訪聲樂專家:人生為何?(上)(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四日】(明慧記者黃凱莉採訪報導)「在音樂圈裏,我也算個成功者;但隨著歲月的流逝,這些成功感逐漸引不起我的興趣,相反對那種在成功背後,名利場中角鬥出來的榮華感到厭倦,內心反而感到空虛和痛苦。我常常問自己:我何時能從這種人生的漩渦中擺脫出來?!人的一生就應該是這樣的嗎?人生的真正意義何在?」這是韓素秋在音樂界裏奮鬥了數十年後的心聲。

高精度圖片
韓素秋生活照(二零零二年)

高精度圖片
一九八五年在「黃河大合唱」中擔任領唱

現居美國的韓素秋畢業於中央音樂學院聲樂系,曾在中央樂團任主要歌唱演員十二年,在無數大型演出中獨唱、領唱,並開過個人演唱會;後來在中央民族大學聲樂系任教,並受邀到中國各地音樂學院及海外的藝術學校教授聲樂,可謂桃李滿天下。她還在《中國音樂雜誌》上發表很多關於聲樂的論文,在許多歌唱比賽中任評委。

* 名譽背後感孤獨 立願尋道

她說:「我的歌聲曾給無數觀眾帶來快樂,也盡心盡力教授我的學生,贏得了無數鮮花和掌聲,還有名譽、地位和金錢。在我事業越輝煌的時候,內心越感空虛、孤獨;由此,我開始閱讀一些有關佛教、道教的書籍。我就想在裏面找一塊兒能夠藏身的『淨土』;也開始廣泛接觸佛教、道教界人士。」

為尋能藏身的淨土,她四處拜廟、尋師。她說:「曾有幾個『有名』的出家人要收我為徒。從此,我幾乎全身心投入到宗教。」

* 人生戲弄 僧尼同居一廟 道長吃生 真法真道何處尋?

不過,時間一長,她發現宗教中並不是淨土。她說:

我曾到五台山中一寺廟住過幾天,看到這裏有幾十名男僧和女尼同住一廟,同一食堂同一時間吃飯,每天面對面一起念經、一起做法事。常人尚說「男女授受不親」;出家人怎會如此?這實在令我不解。

而且,這廟裏的住持脾氣很壞,僧、尼都很怕他。有一次,因一件事不順他的意,竟在正殿上做法事時,把佛像前香案上的東西,一下子推到地上,還破口大罵。他總是牢騷滿腹,講這個對他不好,那個對他不敬,……我滿懷希望、崇敬的心進山,卻是滿懷失望、迷惑下山。

更有一次在宴會上,一位身著道服、頭盤髮髻、在道教界「有名望」的道長在那又喝酒、又吃肉、還吃活海鮮。我就問他,以你這身份這樣做合適嗎?他說,「宗教也要適應時代嘛!」

我聽後不禁愕然,真是哭笑不得。我因不適應世俗來到宗教,他卻說要宗教去適應世俗。為甚麼顛倒過來了?我百思不得其解。

在我投入宗教期間,常聽說需要錢修廟、建藏經閣等籌錢的事,我也曾傾盡囊中所有給以支持;一心想得到真正的「法」,能夠給我指點迷津的真理。這麼久只有一位僧人曾跟我講過一次所謂的「經」外,其他人光向我要錢,從未跟我談經講法,更沒有人談如何修煉的事。

由此,我心情也越來越壓抑,話也少了。我常常仰天長嘆。有一天夜裏,我實在想不通,更向天高喊:「人活著到底是為甚麼呀?誰能回答我呀!」

我是唱歌的,嗓門大而亮,那聲音在震天撼地。

* 迷途絕望中 法輪大法驅走心中所有黑暗

就在韓素秋越來越感到人生迷茫、絕望的時候,一九九五年六月的一個黃昏,她路過北京一個書攤,看到上面一本藍色封面的書放著光。她說:那書一下把我吸引過去;一看,原來是《轉法輪》(法輪功著作)。當我翻開書,看到李老師的照片時,一股強大的熱流迅即從我頭頂上下來通遍全身,瞬間,我沐浴在一種從未感受過的溫暖之中,同時,從我生命最深處喊了一聲:「這就是我師父呀!!!」

她說:假如當時不是因為在大街上我會放聲大哭的。回家之後,我不吃不喝,用一天一夜的時間,一口氣讀完了一遍《轉法輪》。師父那博大精深的法理把我折服的五體投地。使我心中長久以來對宗教的疑慮煙消雲散;驅走了我心中所有的黑暗。

當時我對師父的感激之情無法用言語表達:師父沒有捨棄我這個在迷途中幾乎絕望的人。我在師父的像前發誓:「生死與大法相隨!」從此,我真正走上了大法修煉之路,並堅持到現在。

* 修煉大法 身心受益

韓素秋說:我做事很努力,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個工作狂。三十多歲時,由於工作壓力大,後來身體越來越差,大家都知道我是個重病號。每年都要住一、兩次醫院;尤其在中央民族大學教學期間,我的身體可說是累垮了,那時我身體裏所有的「零件」,包括五臟六腑沒有一樣正常的,都不行了。我一米七的個兒,只有九十八斤;同時臉無血色。每回宿舍樓來了急救車,多數是因我而來。因長期吃大量藥物,自己已成半個醫生。

韓素秋說:修煉後,各種毛病漸漸消失,我滿面紅光,以前不認識我的人都不相信我曾經是重病號。

此外,以前我脾氣不好,修煉後,人們都驚奇感歎:呀,你怎麼脾氣如此好。這是因為我修煉後,懂得了如何查找自己的不足,修去它,要與人為善、替人著想,慢慢修正自己的結果。現在,你叫我發脾氣,也不那麼容易發出來。

* 「修煉『真、善、忍』,我懂得如何做一個真正的好人。」

韓素秋說,修煉法輪大法後,按照「真、善、忍」的原則,修正自己不正確的思想與行為,我懂得如何做一個真正的好人,也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她舉例:一九九七年四月份,我和老伴騎車去功友家。路上被一汽車撞了,當時我人被撞飛出七、八米遠後,摔在地上。當時我有些迷糊,可是腦中卻想起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類似的例子:一位五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被汽車撞了,飛出很遠,她爬起來後對司機說:沒事兒,你走吧。拍拍身上的土,拉著老伴兒就走了。她沒有找那司機的麻煩。

我也想到師父講的「好壞出自一念」的話;於是我坐在地上叫老伴讓人家司機和乘客走。他們都過來要送我上醫院,我說:「沒事,你們走吧。」

韓素秋說,不光是我一個人,所有修煉法輪功的人都覺的:這大法真好。那時大家在一起煉功、學法,互相切磋,查找自己的不足,促使自己去掉不好的東西,從而提高人的道德品質,使人變的越來越好。大家都這樣,這社會不就會越來越好了嗎?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