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大法弟子程桂香被迫流離失所二年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二日】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八日,黑龍江省七台河市北興公安局由想要提拔為科長的李峰佔帶頭,在大年夜監聽大法弟子程桂香家人的電話,大年初一非法拿著程桂香的照片,到她流離居住的小區四處盤查。十九日(大年初二)開著三台車,妄圖再次綁架她。四月三日又一次勾結當地派出所妄想迫害大法弟子程桂香。

從二零零二年至今,北興公安局惡人多次到大法弟子程桂香家非法抄家,騷擾她家人。八年來,北興農場公安局個別人緊跟江氏流氓邪惡集團迫害大法弟子,其中有被勞教的、有流離失所的、有多次被拘留抄家的,有罰款超萬元的。

下面是程桂香自述幾次遭受迫害經過。

我叫程桂香,四十六歲,家住七台河市北興農場公安家屬樓。九八年六月有幸得大法,通過學法煉功,身體的病痛不翼而飛,還明白了人生的意義─返本歸真,對師父的感激無以言表。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團發動了邪惡的全國性的對法輪功的非法鎮壓。我與同修一起去北京證實法,在七台河火車上被北興公安局馬寶雲、馬文秀(我丈夫)還有幾名幹警截回。讓我們到公安局看電視,我不相信電視上所說的謊言。我堅修大法,相信師父,我沒有放棄修煉。

二零零二年十月的一天,北興公安局副局長惡警朱風營、還有二名幹警開著車來到我家乾洗店,說讓我到派出所去一趟,馬上跟他們走,我不去,他們不走。朱風營看到窗台放的書《轉法輪》就要拿走,我從他手中奪回。我說你們先走吧,一會我自己去,他們走了,我想去看看也好給他們講真相,就這樣我去了派出所。到派出所惡警朱風營叫一名幹警做筆錄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我說煉,就給他們講了一些我煉功身心受益和告訴他們電視媒體栽贓陷害法輪功的一些真相。之後惡警朱風營說就因你還煉法輪功,給你辦學習班。我說不去沒時間,從派出所往家走,惡警朱風營就拽我的胳膊往車上推,綁架到北興拘留所,同時還有二名大法弟子。

在拘留所裏他們對我們進行洗腦迫害。我家人知道後到公安局去找,我妹妹對教導員馬寶雲說,我姐按「真善忍」做好人有甚麼錯,馬寶雲說你就不能說「真善忍」。局長魯自亭到拘留所問我說你煉功能煉出錢嗎?如果能煉出錢我們都煉。經家人不斷找,另二名大法弟子已絕食三天,第五天我們從拘留所出來,但沒結束對我們的迫害,讓我們每天到公安局會議室進行洗腦迫害,讓我們寫所謂的「保證」與法輪功決裂,我們不寫,就持續一個月的洗腦迫害,最後我們妥協了。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八日,北興農場場部出現大量的真相資料,橫幅、不乾貼、油漆噴「法輪大法好」標語震懾了邪惡。公安局惡警朱風營還有一名警察來我家問我,那天晚上你在哪,我說星期日孩子上學回家在父親家吃飯,吃完飯回家,沒配合邪惡。因有一大法弟子被綁架,遭到酷刑折磨,他沒守住,三名大法弟子先後被綁架,我也被監視,警車在我家門前停了三天,惡警朱風營還帶著警察跑到我孩子的學校騷擾。

二零零四年四月,因孩子要高考,為了讓她高考階段不為我擔心,我陪讀二個月,在這期間,惡警朱風營又到我家找我,我妹妹不告訴他,他說你不告訴,我們到學校找孩子。多卑鄙邪惡。就這樣我妹妹帶他們到我陪讀住處,惡警朱風營問我說,有人看見你三月二十八日晚六點到某某家(大法弟子),我說是誰說的你把他叫來我可以對質,我沒配合。

二零零四年七月的一天,惡警朱風營、治安科長劉春山、幹警李文生又到我家來,劉春山從包裏拿出一張紙來叫我看,我不看給他推回去了,朱風營說這是你的筆跡,鑑定結果證明真相標語是你寫的,就看你的態度。我說你們想迫害人,費盡心思甚麼都搞的出來,我不看。他們說這是經過鑑定的。我妹妹馬上接過來說,中央新聞還造假呢,天安門自焚是個騙局,接著我就講了天安門自焚的真相,惡警朱風營對幹警李文生說,她們說甚麼你就記甚麼,最後讓我看簽字,我沒看也沒簽,他們灰溜溜的走了。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四日,早七點多,有人敲門,我以為是大法弟子就開了門,一看是公安局的閆曉梅、劉紅,她們說讓我到公安局去,我說不去,你們走吧,她倆不走站在門口就等我一起走。那時有一大法弟子在我家,我只好下樓,到樓下一看我家樓前後都是警察還有車,差不多公安局、派出所的人都來了。我到洗衣店(和妹妹一起開的),隨後惡警朱風營、趙文開進屋,朱風營叫我到公安局,我不去。這時我家人弟、妹、父親聽說都來了,他們也都能正念對待邪惡。朱風營到我跟前拽我胳膊,我說你放手,他說我是尊重你的,我說你就應該尊重我。然後他叫門外的警察進來拽我,他們都不進屋,有進來的看看就出去了,沒有人動我的。他叫閆曉梅進屋記筆錄,趙文開是一直跟在朱風營身後的,他們在我面前甚麼也說不出來,呆了半天朱風營問了我一句,信是你郵的嗎(大法弟子給他們郵的真相資料)?我說我沒做壞事,沒危害社會,我是在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我們沒有敵人,就是今天你這樣對我,我也沒有恨,我只是跟你講我們是受迫害的。他們在那坐著,甚麼也說不出來。最後閆曉梅讓我簽字,我不看也不簽。就這樣他們在我家樓前後開著車守著。

到中午吃飯的時候,我和家人一起到飯店吃飯,閆曉梅、姜運昌就跟著,還有趙文開開車跟著。吃飯時,弟、妹們說大姐你必須得走了,他們是要將你勞教。我是不承認的,我說不走,我不會有事的。家人都為我擔心,也很著急。弟弟說,大姐今天他們要是動你,寧可我死,也不能讓他們把你帶走。

看到家人為我擔心的樣子,我決定走了。吃完飯,我們又回到洗衣店,在師父的保護、家人的幫助下,我脫離魔爪被迫流離失所至今。(當天在綁架我的同時,還有一大法弟子叫宴樹斌,他家樓也被圍,他沒開門。下午惡警們破三道門而入,綁架宴樹斌,非法決定三年勞教,在綏化勞教所。)

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八日,在北興公安局新調局長張震、新上任政委(主管迫害大法弟子)張春華、新上任副局長劉立影,利用三萬元獎金及官職誘惑那些為名利甘願出賣良心的人,由準備想要提拔為科長的李峰佔主管,趙瑩光、閆曉梅、劉立影參與利用監控、監聽我孩子的卑鄙手段,在大年夜監聽我孩子與男友的電話,大年初一非法拿著我的照片,到我流離居住的小區七台河市富強礦,勾結不明真相的人四處盤查。十九日(大年初二)開著三台車,妄圖再次綁架迫害我。蒼天有眼,邪惡的陰謀沒有得逞,也不會得逞。

二零零七年四月三日,被利慾熏心的惡人,竟然又一次到富強礦勾結當地派出所妄想迫害。

從二零零二年至今北興公安局惡人多次到我家非法抄家,但一無所獲。多次騷擾我的孩子。

八年來,北興農場公安局個別人緊跟江氏流氓邪惡集團迫害大法弟子,其中有被勞教的、有流離失所的、有多次被拘留抄家的,有罰款超萬元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