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住壓力 在單位開創正法修煉環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我一九九六年有幸得法。記得當時聽完師父九天講法錄像後,廢寢忘食,如飢似渴的看完師父另三本書,多年的迷惑解開了。我仰望天空長舒一口氣:原來,人身可以修成佛!?我的思想猛醒和震撼。我靈魂深處狠下決心:「一定修成!不管多難,我不怕!」從此幾年來,不管淒風苦雨,每天早晚跑著去煉功點學法組從不間斷。忙的心裏美滋滋的。牢記師父的話「希望大法弟子能以法為師,排除干擾,紮紮實實的修,這就是精進。」(《法輪大法義解》)十一年修煉,特別在巨難中,我只聽師父的話,只堅信大法!隨師正法七年,故事太多,神奇太多,真是記不完,說不完,而每一步都在明悟法理、並堅定的放下生死的恆心中闖了過來。每到關鍵危險時刻,總是師尊慈悲呵護、點化引領過來。今天,將記憶中幾個體會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

在道德淪喪、名利熏心的今天,單位複雜的人際關係,真是修煉和去人心的好場所。面對一千多知識份子的領導和職工,我們時時處處的言行都代表大法弟子的形像,都在影響著他們。我由衷感到逆境中「以法為師」修好自己和救度眾生的巨大使命和責任。牢記師父的法:「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見真性》)。

七二零之後,邪惡開足馬力,謠言鋪天蓋地,很多同修被抓,失蹤。更多同修被迫害的失去工作或流離失所,它們又煽動世人誣陷大法弟子「工作都不要了!不負家庭責任!走火入魔!」等等,當時我狠下決心:在單位堅持下去,一定讓所有人認清這場邪惡騙局,了解法輪大法!為了證實法輪功沒有錯,我的辦公桌玻璃板下一直擺滿長春大法弟子書畫展等照片,有意引來很多講清真相的機會,氣的黨委書記面紅耳赤的吼叫。邪惡層層監控迫害使我工作變動頻繁,這也正是我救度每一個新環境的眾生。惡人們又極其隱蔽的安插與我密切接觸者做「眼睛」、「口舌」監控並隨時彙報。但我相信:不管他們如何,只要我做的正,放下任何人心,就一定會改變環境,改變他們對大法的誤解。「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去掉最後的執著》)。

在大法熔煉中,我一改過去的內向性格和觀念,變得開朗祥和慈善寬容。邪惡的層層加碼造謠宣傳,使領導和同事們感到壓力加恐怖,可我得法後總是發自內心喜滋滋的笑容滿面永遠富有活力!即便黨委聽從邪惡政法委歇斯底里逼我放棄,我不放棄修煉就在填表送看守所和洗腦班,逼迫羞辱的我流淚難忍,我也不退步,而是反過來讓他們永遠看到大法弟子堅如磐石、正念正行,又時時處處祥和善待別人,各方面都非常好的形像!這已經與邪惡的欺世造謠宣傳形成了反比和全盤的否定!並告訴他們:大法慈悲和威嚴同在!師尊說:「修煉者堅定的正念超越一切人的認識,超越一切人心,是常人永遠都無法理解的,同時也無法被常人改變,因為人是改變不了覺者的。」(《強制改變不了人心》)

二零零零年七月,邪惡正瘋狂,我們一起發資料的同修陸續被抓時,我組建起家庭資料點。並在坎坷摔打中,七年來,連續不停穩健的運轉,從一竅不通到神奇般樣樣學會,有時感受到師尊加持,真如有人手把手教。和同修們到城市鄉村發放,在師尊保護和加持下,發揮了巨大作用。

經歷目睹了邪惡鎮壓抓捕的整個瘋狂過程。我們整體互相督促學法,理性清醒的配合到現在。我親身見證了:只要弟子按照師尊要求做,就能全面破除舊勢力安排,就能破除流氓中共一切罪惡陰謀。更見證了大法的威力,見證了師父對弟子的時時呵護!一種對恩師的感激無法用任何語言表達。堅信師尊和大法的心已無人可奪。

二零零零年,因發資料連續出事牽連到我等等原因,我被局邪惡政法委停職迫害,終於三次流離失所。為抗議非法抓捕,決不束手待斃,又不給人們造成誤解,杜絕造謠。當時我決定異地用電話形式跟他們坦蕩講清楚,證明我們沒錯。我嚴肅質問道:「現在上車逼罵(我們師尊)、上船逼罵、上飛機逼罵!上班還逼罵!這是甚麼社會趨勢?你們對在哪裏?」最後他們退步,勸我回單位上班,心裏都是最怕我進北京!在那最複雜艱難中,也有時不知怎麼做最對,即使有一次被騙到派出所,只知全面的講了一天真相,卻沒悟好,簽了字,作了萬萬不該做的事。之後寧願放下生死,馬上去了天安門廣場(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第四次進京),在瘋狂邪惡的眼皮底下,高舉出「真善忍」橫幅高喊出了生命中最想喊出的話!震的邪惡沒有一個抬起腦袋,只有遊人們抬頭觀望。又被師尊保護,安全返回。

我決不容許給自己證悟的一切抹黑!經常禁不住熱淚盈眶。多少次別的同修被跟蹤、被抓捕牽連到我,多少次我自己發資料和購買機器、耗材,維修,廢物處理等,暗中受到邪惡跟蹤,(可能還有我不知道的)最後幾乎都神奇般化險為夷,雲消霧散。

比如:邪惡最猖獗的二零零二年、二零零三年期間,我幾乎每天上班,包裏要裝上晚間做好的一百至二百個光盤或小冊子,都要面對車站附近虎視眈眈,監視行人的警車中的罪惡眼睛,但發正念中,他們真好像看不見一樣。一次一位同修來到我家樓口,發現後面跟上的人有些可疑,便越門轉到樓角發正念,可是惡人急跑跟了過去,兩人相視愣住,之後同修智慧的安全離開。一次,我和同修買了兩箱光盤拐了幾個地方才送到家,萬沒想到幾分鐘後,警車照樣追來,進了門洞到處查問,最後毫無結果溜走了。

十一年來我家兩面牆壁一直高敬師尊大法像!一次幾個六一零人員腳蹬門檻,愣是沒進來。《九評》推出後,我新買的「拖5-DVD光盤拷貝機」由商家車送貨,半路我有意更換出租。剛走,幾輛警車幾乎同時追到我換車地點,四處尋找流竄,直到晚間也沒走。

有一次,我無意中發現遠距離要道口有可疑的車和人,晝夜輪班監視。我穩穩的密集發正念除惡,並及時通知同修:「別來找,我去外地辦事」。之後再亂撥些電話,以假護真。正是那段時間,一同修做夢看到我家資料點周圍很多魔,只見師尊左手一揮,右手一揮,頓時空間場清亮潔淨。有幾天在我家做喇叭的同修說:很多金色袈裟的佛在家中飄來飄去,有師父,還有不認識的佛都在護場。

資料點從組建,到後來的所有大小設備和所有耗材我都自費。多次謝絕和退回了同修們的贊助(包括經濟富有的同修很大贊助的退回,讓他們幫助貧困的資料點),除特殊情況實在退不掉之外。因為很多同修,被迫害的早已失去工作,生活環境都很艱苦。卻能在捨盡中全力證實法已經很了不起。很多同修省吃儉用還主動湊錢給資料點,不收都很感動的。而我,一次次在公安局政法委、黨委及派出所等高壓迫害騷擾中放下生死、耐心講真相證明大法無錯,講清媒體的謊言宣傳,卻奇蹟般一次次都返回單位,坦蕩上班到現在,已經很幸運了。我完全明白這是師尊的浩蕩佛恩加持,和慈悲有序的安排。今天我認真核實一下:迫害前的周圍煉功點,早期走出來證實法的近百名同修中,一直堅持上班的只我一人了,這還是幾經坎坷正邪交鋒,失而復得的。(後來找到了工作和身份隱蔽的同修沒算在內)可見幾年來邪惡迫害之廣泛和「經濟上截斷」的野蠻實施。

由於當時資料點少,需要做的工作很多,經常是幾樣工作同時進行如:拖機刻盤、排版、複印、掃描、過塑等,一刻不停的忙到深夜,很少與家人同桌共餐,總是習慣的邊做資料,吃幾口完事(家務活我做的不好,丈夫退休後協助很多)。前幾年隨著一次次資料點的出事,到單位和家中找我的同修很多。我一直按照師尊的教導,智慧理性安排好並儘量滿足同修急需,我悟到再忙累,不能落入幹事心,學法不能放鬆敷衍,就想辦法多利用些單位空閒時間。這樣我發現每天抓緊真能學很多(經常是三講或更多)。早起煉功。幾年來,同事們經常聊天扯皮鬧矛盾,我卻一直充份利用這些空閒和中午,抓緊靜心學法、發正念,持之以恆,這都是公開的秘密。由於我平時工作認真,主動,很注意大法弟子形像和影響。他們也確實看到我越學這法輪功,變化非常大,品質很高,處處善待別人,包括當初歇斯底里逼我放棄的人和曾經吼過我的小字輩,我像沒事一樣的真誠祥和善待他們。因此以後的幾年裏,所有的領導和職工都在看、在觀察著。有些領導背後偷偷談論、點頭,覺的大法還是好。而我要求自己走最正的路:「好到比所有的常人都好。」(《法輪大法-歐洲法會講法》)紀委書記萬般無奈的說:「她哪方面都沒有毛病,就是怎麼不讓,也煉法輪功!」有的領導偷偷告訴我說:「你們師父真厲害,教出這麼些好徒弟!」又一書記偷偷說:「共產黨員要都像法輪功,咱國家就好了!」有的同事大聲說:「人家才真正夠行的,刀架脖子也不背叛人家師父!」另一個說:「就從這人的變化看,法輪功就是好!」一位學員說:「對你,他們心多麼好。」我說:「這是師父威德和加持,帶領咱們大法弟子開創出來的環境。」

由於謊言不斷升級造成的恐怖,常年不斷的敏感時期,政法委要求單位對我層層監控:害怕和同修接觸、聚會,更怕我進京等等。政法委幾次要身份證。我就說「沒有」。後來全院職工收身份證,我還是「沒有!」單位的人只好偷偷笑著全部退回。單位幾個大號的頭頭,我曾幾次親筆寫了勸善信,提醒他們重視。

盯我的幾個「眼睛」,通過長期接觸,我們都成了朋友。「眼睛」小A看過幾遍《轉法輪》後,為了幫我存放大法資料,把她辦公室和小桌鑰匙各給我一把。二零零二年中國新年前一天,我把首惡被告到海外法庭做成「重要通告」附兩張光盤深夜發向公安局門口和周圍車群、派出所、發給我單位內外各個角落,作為新年厚禮,放假七天慢慢觀看。小A提前要了不少,幫我發給她鄰居。大年三十晚,拜年電話告訴我:「禮品我都送到啦!」由於單位頭頭調轉,幾年來,單位內外也增添了另一道殊勝的風景線:一批批光盤、彩色傳單和小冊子經常光臨;給頭頭寄放的光盤等成套資料不期而至;將幾百人的名單和科別記下,讓同修幫我智慧的異地發信,後來用「特快專遞」寄九評等……雖然有時搞的單位頭頭猜到我,對我大發脾氣:「你再這麼整,我就不要你!」等等。我反而認真的說:「我正要找黨委書記談,有件事不得不說了:幾年來不管我到哪科,總有隻黑手插入,讓支部上報黑材料,這不但侵犯人權,更使基層上下為難!我希望能制止!」並每天對他們近距離密集發正念。二零零五年,此黨委書記因受賄和流氓罪在「保先」高峰時期被檢察院雙規。真是應了「惡有惡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