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人的觀念 抓緊營救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三日】今天在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十六日大陸綜合消息上看到一則消息《瀋陽市大法弟子張淑霞在大北監獄受到多次非人折磨》:「張淑霞,女,六十二歲,遼寧省瀋陽市和平區人,在大北監獄受到多次非人折磨,惡警利用犯人王春嬌等人對張淑霞用針扎小腹、扎手指縫等部位進行折磨。張愛紅等壞人毒打張淑霞,打的頭部、臉部都是傷。」

在網上又搜索到一篇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的報導《遼寧省女子監獄惡警之殘暴》,揭露了遼寧省女子監獄七大隊隊長李影,指導員王健等惡警殘暴惡行。那些邪惡之徒給大法學員上大掛,用辣椒水洗陰部,冬天不讓穿衣服,只穿褲頭,不讓睡覺、不讓穿鞋,用鐵夾夾乳頭,往頭上澆尿,天天體罰打罵大法學員,不讓上廁所。並介紹「被迫害最嚴重的學員是張淑霞」。「遼寧省女子監獄這裏邪惡至極,真是人間地獄,那裏的同修受盡了無數的酷刑折磨,真是度日如年哪。」

看後,心情久久不能平靜。自己因沒能及時營救同修盡自己的一份心而內疚,也為同修在邪惡黑窩每天遭受殘酷折磨而心痛。

該同修原本在我們家鄉,後來因屢遭迫害而離開家鄉。雖然她人在外地,但她的心一直沒有離開過家鄉與同修,時刻惦記著家鄉同修的修煉、提高與救度眾生。曾多次回來與家鄉同修溝通、切磋。二零零五年夏季在散發真相資料時被綁架送進了大北監獄。

兩年過去了,她被迫害的事實遲遲未能曝光,也給營救同修的事造成很大的障礙。在此談談自己現階段境界中的認識。

同修遭受如此嚴重的迫害不能曝光,可能有多種原因。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怕同修被判刑的事被當地邪惡知道後,會對同修加重迫害,這其中可能家屬有顧慮,怕工作單位知道此事後再遭受經濟上的迫害,所以每當有同修問及此事,知情的同修總是叮囑:消息不要擴散。

從表面上看,這好像是為同修著想,維護了同修。其實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承認了邪惡對我們的迫害嗎?不敢將邪惡曝光,這是不是人的觀念?還是把它當成了人對人的迫害。然而,不敢曝光邪惡,這正是邪惡之徒求之不得的。換句話說,這也是在縱容邪惡。正因為許多同修遭受迫害後不敢曝光邪惡,才助長了它們的邪惡氣燄,它們才敢肆無忌憚、為所欲為。

師父說:「目前它們迫害學員與大法,所有採用的行為都是極其邪惡的、見不得人的、怕曝光的。」(《精進要旨二》〈理性〉)想一想,大法弟子向民眾講真相,是大法弟子懷著大善、大忍之心在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的慈悲,是宇宙中最好、最正的事,這有錯嗎?怕曝光的應該是邪惡。

另外一個原因是她去了外地,好像已經不屬於本地人了,所以與我們關係不大。這兩年我們地區的事也很多,也不顧不上那麼多。然而她在那邊也沒認識幾位同修,了解她的人不多。這樣就造成了兩邊都不管的狀態。她畢竟是在我們家鄉得的法,很多同修對她都很熟悉,所以到現在她仍然屬於我們家鄉同修中的一員,所以個人認為,對她的營救對我們來說應該是責無旁貸的。

兩個月前,我們地區的一位同修(二中教師)被營救出來後,有許多同修都在詢問:現在勞教所裏是不是沒有我們地區的同修了?這時知情的同修因怕給同修招來麻煩,也只好遮遮掩掩的不忍說出真實情況,所以很多同修都以為最後一位同修被營救出來了,可以鬆一口氣了。

同修們,現在我們的環境寬鬆了,可別忘了監獄、勞教所裏還有那麼多同修每天遭受著非人的折磨,張淑霞只是其中一個。我們作為她的親人,在她最需要幫助的時候,我們卻麻木、冷漠、無動於衷,不能為她盡一份心,還覺的與己無關嗎?

希望看到此文的同修,儘快突破人的觀念,包括瀋陽地區與該同修認識的或不認識的,本著師父的教誨「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都能為同修做點甚麼,盡我們的一份心。有條件接觸到同修家屬的,應該幫助家屬樹立正念,堂堂正正去監獄要人,進一步了解其遭受迫害的詳細資料。也希望知情的同修提供更多信息,以便給邪惡之徒曝光,有條件的可以近距離發正念清除邪惡,加持同修。希望全體同修,積極行動起來,抓緊時間,營救我們的親人和同修,早日脫離魔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