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六歲老人得法奇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七日】

一.從中共反面宣傳 認定大法好

我是七二零後江羅流氓政治集團對大法瘋狂鎮壓時才得法的。當我十七歲時就參加了共產邪黨領導下的所謂「革命工作」。然而,經歷了共產邪黨的假、惡、鬥、貪後,中國自古以來的傳統文化,就遭到了徹底的破壞,致使人們沒有了道德良知。我退休後也不看報、不看電視,成天都在賭場裏打牌賭錢,混時間。

我兒子在醫院開了一個小吃店,叫我管理,在這期間,碰到四川某地的一對夫婦住院,妻子被送來醫院剖腹開刀搶救,花了幾萬錢,才把生命保住。在這期間因沒錢了,一兩天才吃一餐飯。我見此情形,我就對他說我們吃飯時,你來與我們一起吃,不收你的錢。他向我說:「不交錢,病人要停藥。」我就幫他擔保並借給他幾百元錢,因住不起院,他妻子的病還未痊癒,就回家療養了。

他回家借錢來還我時,他把他家鄉的土特產用報紙包了幾包送給我。我打開報紙看到了頭版頭條說法輪功如何如何的壞。有過我們這樣各種政治運動經歷的人,看到這樣的報導,思想上就有一個概念,共產邪黨說好的並不一定就好,說壞的不一定就壞,共產邪黨執政以來,一貫如此。這樣,就引起了我對報紙、電視的注意,當時正是九九年七二零,是江、羅政治流氓集團鋪天蓋地迫害法輪功期間,天天報紙、電視說法輪功如何如何的壞,但又無實質的東西,看了這些報導,在我思想上產生了想找個修煉法輪功的人問問清楚的想法。

在一個偶然的時間,在廣場遇到一個公安局的熟人,問起法輪功問題,他說:「你們系統就有一個某某,你認識,他現在就被公安關看守所裏,聽說要交三千元錢才放人。」某某回家後,我去見他,問到甚麼是法輪功,他說法輪功就是修煉、教人做好人。你要想知道,我借給你一本《轉法輪》的書你自己看,看了後,你認為好就送給你,不好你就還我。當我看完一遍後,思想上覺的人間還有如此奇書,當我看完幾遍後,全身有發熱的感覺。此後我就大膽要他們教我煉功,參加他們的小型法會。從此就當上了師尊的大法弟子。

二.修煉的神奇

修煉不到一年的時間,我身體起了很大的變化。我已經是七十多歲的人了,修煉前,我看書要用四百多度的老花眼鏡,左腳行走很不方便,上樓要用手幫忙;小腹像有個釘子釘著,吃飽了痛,餓了也痛,症狀已長達三十年之久;痔瘡經過專家動手術、吃藥,不但未好反而更加厲害;我的頭一年痛二次,痛起來甚麼藥也治不了。神奇的是修煉不到一年的時間,四百多度的老花鏡,戴起看不見,不戴連地圖上的小字也能認清。左腳走路爬坡不但不吃力,而且走路輕飄飄的,像有人幫忙提腳似的,其它病態也一掃而光。不但如此,臉上的老年皺紋也沒有了,頭髮據理髮師說,你吃了甚麼,白髮有一多半變成了黑髮。我拿出九一年退休的照片與現在的照片對照,連自己都驚訝了,現在的我紅光滿面,比那時還年輕許多,臉色也不黑了。

家裏來一個遠方客人,問我多少歲了,我反問他,你看呢?他說你最多不過五十來歲,小我兩三歲。我問他有多大歲數,他說快滿五十三了。我笑著說:「我九一年六十歲退休,現在已滿七十六歲了」,他很驚訝的說:「根本看不出你有這麼大!」

三.相信大法得福報

我的親侄孫得了腎炎住院,他家裏很窮,醫生說要三萬多元才能治病,他的父親遠在雲南打工,要拿出這筆錢治病也是很困難的,於是我就決定動員家族與親朋好友資助,好不容易把錢湊齊,在醫院治療才十多天就把錢用完了,主治醫生說,這個病人的病我們已想盡方法無能為力了,最好轉到省醫院去換血,看有沒有救!這是專家會診決定的,言外之意就是判了死刑。

我知道後就到病房去看,當時心生一念:「說大法弟子有一事請求師父恩准,侄孫幼小喪母,家境貧寒,孤苦伶仃,因患腎炎惡疾,經市人民醫院治療無效,請師父及護法神救度幼小生命」,我一邊說一邊叫姪兒記下來,把紙條放在病人的枕頭上,又把師父的講法錄音磁帶,用單放機插上耳機叫病人聽,才聽一盤半,病人就口吐涎水。姪兒跑來對我說,病人不行了,你走後就吐了好幾大碗涎水。我當時說,不怕,這是好事,這一定是師父在清理身體。這樣不到三個小時,病人就下床行走了,並要求吃稀飯,第二天要求吃雞肉或其它有營養的東西。當時我就決定讓他出院,住到我家裏。

夜晚廣場人多,他要求出去玩,這時醫生也覺的奇怪,知道的人覺的大法真神。侄孫所在學校還有三十幾個得了同樣病的病人,有的就找上門來,我就答覆:醫院治不好了,來找我。我對來的人說,你回去叫他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病人真的就念好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