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促「三退」是早日結束迫害的關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日】就「三退」的重要意義,談談自己的認識,有不妥之處望同修指正。

一、依法理清思路

為甚麼傳「九評」促「三退」?一是在講真相過程中遇到了黨文化的思想障礙需要清理;二是師尊不再給惡黨機會了,需要人人表態,從而認同大法脫離惡黨得以救度。因此,傳「九評」促「三退」就成了講真相過程中的「先頭部隊」了,但不完全是這樣,其意義遠非如此,因為神要做一件事情其意義是多方面的。

1、講「三退」是解體惡黨、停止迫害最直接最有效的辦法。

目前眾神都在全力的清除舊勢力和解體惡黨的一切因素,表現在人類這層空間,就是我們大法弟子的正念之場、發正念和講真相都是在清除邪惡因素,這些都很重要,但不要忽視了講「三退」。師尊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講法》中早已開示了我們,「退黨人數持續的增加就是邪黨的解體過程。」中共惡黨是由六千多萬黨徒分子組成的,再加上上億的團、隊員,更加強了這個邪惡的場,那麼我們勸退一個不就解體了邪惡的一份子嗎?相應的正的場也增加了一份,勸退到一定的數量後,那惡黨必垮,「解體這惡黨不是在制止迫害中國人和法輪功的最好的辦法嗎?」(《洛杉磯市法會講法》)。這惡黨既然是被銷毀解體的對像,那它就不配給法輪功有甚麼說法,所以對這個惡黨不能抱有任何想法,只有義無反顧的解體它,才能從根本上結束這場迫害。明白法理是我們做好「三退」的正念來源和內在動力。

2、先「三退」,易於使人接受真相。

師尊在《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是這樣解答的:「師:去掉邪惡所授印記是必要的。聲明退出雖然是個形式,但是如果人能夠出來聲明,就說他能走出這一步來,通過這件事人心也在變,那麼人身體裏的那些個毒素就會被清理掉。有人說我不用寫、我心裏頭退了,還真不一定能達到清理身體內的毒害因素。神也在看人是不是堅定,因為人思想念頭的起因很複雜,所以人的行為才是人的最準確表示。」

我個人理解,師尊講的「那些個毒素」是不是黨文化的毒素呢?如果這個人「三退」後,其黨文化的毒素被清理後,那麼是不是「思想障礙」被清理了,隨之真相也易於接受了,同時又有正的生命管他了,有的化險為夷生命保住了(其影響力又使其他很多人明白了真相)。這樣既「三退」了又明白真相認同了大法。也就是說要逆向思維先「三退」(當然不排斥同時講大法真相),這樣就會得到師父的加持和相助(毒素被清理),比起先講真相後「三退」要容易些。這是我的體悟(在其它場合不一定適用)。

有一次一位女青年坐我的三輪出租車,我先把她的少先隊給勸退後又講了法輪功真相,她聽後驚叫起來,經我耐心講真相後,這位女青年態度緩和了,臨走還打了招呼。而有一位外地男青年下車後,我同時跟他講了「三退」和法輪功真相後,他付完錢一聲沒吭就走了。通過對法的理解和實踐體悟,利用我當三輪車夫的便利條件,通常是一對一的開門見山就講「三退」,有時間的話再講真相,時間來不及的先「三退」了再說,這樣其「毒素」有一個清理過程,日後再遇到大法真相後就容易接受了。

先「三退」還有一個好處,就是避免了在他(她)一時接受不了法輪功真相的情形下阻礙了我們對其勸「三退」,所以先「三退」了再說。(如果不屬於「三退」的對像那就直接講真相好了)在我勸「三退」的人數中,有一半開始還不知道「三退」是甚麼,但絕大多數都很容易的被勸退了,(因為人有明白的那一面或對惡黨的反感)雖然他們當時還不知道「三退」與法輪功真相的關係,但日後他們一定會詢問這是為甚麼,隨著大法弟子的共同努力及「三退」與法輪功真相的信息傳播擴大,他們一定會很快明白真相的。

我失業後一直想找一個能夠自由支配時間的工作,既能做好「三件事」,又能照顧住生活,後在師父的點悟下我當起了三輪車夫,三個月來,在師父的呵護和安排下,我已經「三退」了一千餘人,其中有復員軍人、公務員、公安人員、大中專小學生、研究生、教師講師,多是外地人,還有少數民族西藏姑娘。在講「三退」真相中怎樣做到安全又有效,根本上靠的是正念正行,具體怎樣做要靠自己用心摸索了。

當然不能講太高,例如在解答為甚麼「三退」就能保命的道理時,你不能說抹去獸印了就保命了,這樣他(她)看不見也理解不了,我是這樣說的:你是它(邪黨)的一份子,它滅你就得跟著遭殃;你退了,你宣的誓說的那些「為它獻出生命」的話就作廢了,它滅就跟你沒關係了。同時要一股腦的把所有的疑問都主動的解答完,最後你再問他(她)同意不同意,就容易接受了。有時我做的也不好,但只要你用心努力的去做,師父就會給你智慧。

二、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是解體惡黨停止迫害的主力。

大法弟子的主體在中國;正與邪交戰的主戰場在中國,那麼解體惡黨停止迫害、救度可貴的中國人的主要責任,義不容辭的應由大陸大法弟子來承擔。那麼作為中國大陸的每一個大法弟子,不得拿出自己最好的辦法去圓容師尊的選擇嗎?而不是選擇自己喜歡的「項目」去做,更不是用各種人心擋著不敢做、不去做。

我想提醒國內同修共同思考一個問題:截止到目前兩年多的時間裏,總共才「三退」了兩千三百萬人,其中黨員恐怕只佔一小部份。假如國內精進的大法弟子有一千萬,其中有一半能站出來面對面講「三退」,每天只勸退一個,那就是五百萬,再保守點兒算,二百五十萬行不行?一百萬行不行?按最低算,一個月就能「三退」三千萬,再加上海外同修的努力,半年至少能「三退」兩億人,那惡黨不早就垮了。可是我們每天「三退」平均不到四萬人,這是多大的差距啊!國內的同修啊,我們真的要想一想,我們每天「三退」了多少人?自己做的如何?因為我們才是主力呀!不要以為真相「九評」資料發出去了,就萬事大吉了,人家就會主動「退」了,不是這樣的。

那麼我們主動的面對面講「三退」,幫助大陸民眾找到退黨的渠道,不就是在破除邪惡的干擾和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嗎?

三、面對面講「三退」是正法進程對我們提出的更高要求

當今的中國幾乎是全民入中共邪教,那麼多中國人還沒有「三退」下來怎麼辦?那些沒做好的學員還有機會彌補嗎?師父慈悲啊!如果不是為了更多的眾生得救;不想拉下一個弟子,用不了一天就把惡黨解體了,一切都在師父的掌握之中,一再延長時間,不就是為了讓我們救度更多的眾生,從而整體鍛煉成熟成就我們各自的果位嗎?師父在為我們做著一切,而我們沒有一樣是給師父做的,所以只有珍惜這萬古機緣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才能對得起自己,不給留下任何遺憾。

其實正法走到今天,邪惡已經邪不起來了,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是邪惡怕我們!如果有怕心就會有假相,使你繼續怕,讓你總也走不出來好讓你失去機緣,如果我們把怕心去掉;把害怕「搞政治」的心去掉,在面對面講「三退」的實踐中逐漸的把各種人心去掉,你就會越做越好,走出自己的路來。其實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不過有個願望而已,而這個願望只有在純淨的心態下才能得到師父的加持和幫助,所以師父才要求我們要多學法。而只有多學法、證實法,師父才會把我們的各種人心在另外空間的物質去掉,不斷的去學,不斷的去做,境界就不斷的昇華。那些有依靠外力甚至依賴常人來結束迫害的人心,只能讓邪惡鑽空子,徘徊不前;而只在家靜心學法只想得到好處的決不會昇華,只能是邪悟,再不走出來就會失去這萬古機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