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慶市臥裏屯公安分局惡警張義清的犯罪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二日】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輪大法被迫害之後,黑龍江省大慶市臥裏屯公安分局一直參與迫害大法學員,罪行深重。而張義清當上大慶市臥裏屯公安分局政委後,更加緊對大法學員的迫害,以此達到他升官發財的目的。

二零零五年十月份,大慶乙烯興化村一名大法學員因給單位同事郵真相材料被單位壞人舉報,後綁架到臥裏屯公安分局。據公安內部可靠消息,在張義清的親自指揮命令下,利用最卑鄙最下流的手段迫害該大法學員:讓大法學員坐鐵椅子,手腳全部固定在鐵椅子上27小時,並且還用塑料袋套上頭,不讓呼吸直到把人憋得窒息,看不行了,再用涼水往身上潑;更毒辣的一招也就是讓人更快缺氧窒息的損招,把塑料袋套上頭後、用點燃的煙頭往裏放煙直到把人憋的滿臉青紫口吐白沫,然後再潑涼水,反覆多次,讓你痛不欲生;還有讓人聽噪音,把耳機固定到頭上放出最大的老鼠撕咬的怪叫聲、金屬撞擊聲、打碎玻璃的刺激聲等,把人折磨的頭象要爆炸一樣,頭暈、噁心、嘔吐,再加上不讓睡覺,惡警三、四個人一班,四、五個小時一換,大法學員睏得實在挺不住了,稍一迷糊,惡警就大聲恐嚇,即便這樣還伴隨著拳打腳踢、用皮鞋打臉打頭以及身體的各個部位,一邊打一邊破口大罵;二十四小時不讓吃飯,不讓上廁所;還給大法學員戴手銬腳鏈子,利用各種惡毒手段迫害大法學員,致使其承受不住迫害而株連其他四名大法學員。

這些大法學員也同樣遭到以上各種刑罰的迫害,並且都被抄了家,其中一家個人財物損失價值八千多元。在家屬不斷去找張義清要人的過程中,他陰一套陽一套,多次向家屬承諾很快就釋放他們,可是遲遲不放人,在關押一個多月後卻背地裏將他們交與檢察院,欲對這幾個人判刑。大法學員向檢察院講清真相,闖出魔窟,這時臥裏屯公安分局張義清還勒索大法學員家屬每人交納5000千元保證金,並許諾一年後不發生甚麼事就退回,其中三家共交了1.5萬元,到現在還沒退回。

零五年,大慶乙烯興化村大法學員劉淑傑和小女兒黃玉在外地講法輪功真相被綁架、判刑、非法關押在外地,她丈夫零六年底到監獄去看妻子和女兒,他看到親人被迫害的殘忍程度,回家後著急上火,一言不發,零七年四月一天突然昏倒,送去醫院搶救,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書,大女兒希望母親和小妹回來看望親人最後一面,找到張義清,他百般刁難拒絕這個要求,他說:如果回來,得需要兩個警察看守押送,來回所有費用四五千元都得讓家屬拿,本來治病都是借的錢(病人已經被逼買斷工齡多年,妻子沒有工作,並且多次因修法輪功被綁架坐牢),張義清明知家屬拿不出錢來就這樣往絕路上逼,結果妻子和小女兒都沒能見到親人最後一面。誰沒有面對生離死別的那一刻?張義清這滅絕人性的做法,真是天理不容。

大慶市龍鳳區臥裏屯大法學員崔玉梅,因信仰法輪功多次被迫害,因此丈夫和孩子也離開了她,她母親王淑琴因煉法輪功曾經被多次關押、非法勞教,於零二年被迫害致死(辦案單位也是臥裏屯公安分局),崔玉梅孤身一人流離在外,零七年五月十日在張義清直接操控下被臥裏屯公安分局惡警綁架,並被勞教一年半,五月二十九日送到哈爾濱戒毒勞教所。

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大法學員姜湃在張義清直接指揮下被惡警綁架,迫害幾天後,四月三十日被關進大慶市看守所,姜湃被迫害得吐血、昏迷,曾被送往醫院搶救十多天,並發現她患了膽結石。張義清和大慶市局的警察不顧姜湃的死活,去醫院將姜湃又劫持到大慶市看守所。張義清還揚言:「誰辦保外就醫都行,只有姜湃不行。」張義清密謀對姜湃進行非法判刑。六月二十六日,姜湃被迫害得昏迷不醒,再次送到醫院,家人發現姜湃在大慶油田總醫院的監護室內,被用手銬腳鐐銬在床上,腳有青紫處、浮腫,打著氧氣管,不能說話,不認識人,已經昏迷不醒。六月二十七日,家人到各相關單位(大慶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大慶市公安局臥裏屯公安分局、大慶市檢察院、大慶市龍鳳區檢察院等)要人,仍然不放。家人到市公安局找,要求放人,那裏的人說:給治,不放人。到臥裏屯公安分局找,都互相推脫。姜湃於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零點至一點之間含冤去世。去世時雙腳還戴著五公斤的腳鐐。

其實張義清經常接到海內外大法學員向他講真相的電話,他自稱他的電話都要被打爆了,可是他不聽大法學員的良言善勸,還是一意孤行,繼續迫害好人。在此勸告張義清懸崖勒馬,否則報應即將來臨,後悔晚也。

希望知情者繼續整理張義清的惡行,將其不斷的曝光。制止邪惡,使其棄惡從善。

張義清的電話:辦公室:0459--6765865;住宅:0459--6765668;手機:13704660187。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