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古代文官的氣節說開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十日】論文官,我們不得不先說說文人。而提起「文人」這個詞,現代人可能會馬上聯想到是指那些從事與文學或歷史方面工作有關的人,如大學中文系的教師,媒體及出版社的文字編輯等等。其實,如果要按照古代的「文人」的概念來衡量,現代的這些「文人」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文人。為甚麼呢?

我們誰也不會否認漢朝的司馬遷、唐宋八大家(韓愈、柳宗元、歐陽修、三蘇、王安石、曾鞏)他們是文人。還有李白、杜甫、白居易、李商隱、杜牧等等,都是文人。可是,我們卻發現這樣一個問題,上面所提到的這些古代著名的文人都曾在朝為官。有為官至病逝於任上的柳宗元,也有隻做了三年翰林學士就棄官而去的李白。有官拜丞相(相當於現代的總理)的王安石,也有一生中基本上是充當幕僚的李商隱;如後人也把李白稱為李翰林;杜甫稱為杜工部。也就是說,這些先賢首先是朝廷(現代稱政府)的官員(文官),而後才是文人。因為他們的很多傳世的作品都跟他們為官的這段經歷有關聯。

那麼,文官(文人)的氣節應該是怎麼樣的呢?我們先說說司馬遷。司馬遷是中國歷史上偉大的史學家和文學家;天漢二年(西元前99年),司馬遷因為替將軍李陵(飛將軍李廣的孫子)說了幾句公道話,觸怒了當朝權貴及漢武帝,被送進監獄並被處以腐刑(宮刑)。但他並沒有因為遭受此奇恥大辱而屈服或去說假話,而是在獄中忍辱負重的活下來並繼續其《史記》的編撰工作(三年後他被赦出獄);一直到征和二年(西元前91年),司馬遷終於完成了《史記》這部恢弘的歷史巨著。

《史記》是中國第一部紀傳體通史,對後世史學研究影響深遠;《史記》不僅語言生動的記載著中國歷史的滄桑變化,同時也是優秀的文學作品。從《史記•李將軍列傳第四十九》中我們也可以看到,司馬遷仍然是很客觀的記載著李陵將軍的事蹟,並沒有因為被赦出獄,怕再次入獄而說假話。司馬遷不愧是一位有氣節的文官。

我們都知道白居易是唐朝偉大的現實主義詩人,與李白、杜甫並稱唐詩三大家。白居易從29歲中進士開始為官,到了70歲還掛著官職(閒職),在唐朝出名的文人中,白居易算是任職很長時間的文官。白居易在任職期間寫過很多的「諷喻詩」,從皇帝到朝官,他都批評過。很出名的詩篇如在《長恨歌》中批評唐明皇李隆基:「漢皇(實指唐明皇)重色思傾國」、「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在《賣炭翁》中批評宦官:「翩翩兩騎來是誰?黃衣使者白衫兒。手把文書口稱敕,回車叱牛牽向北。一車炭,千餘斤,宮使驅將惜不得。半匹紅綃一丈綾,繫向牛頭充炭直」;等等。

唐朝和宋朝是政治上很開明的兩個朝代,官員因言獲罪於當朝權貴甚至是皇帝時,最多是被貶官(調出京城到地方為官),一般不會有甚麼大事。你換了現今的中國大陸,誰要是敢寫文章公開諷刺那個給中國人民帶來深重災難、荒淫無恥的前「總書記」江澤民,我想可能馬上會被抓去坐牢。白居易並沒有因為寫了這兩首「諷喻詩」而獲罪。白居易去世後,唐宣宗李忱對他的評價是相當高的,唐宣宗在《吊白居易》詩中說:「綴玉聯珠六十年,誰教冥路作詩仙。浮雲不繫白居易,造化無為字樂天。童子解吟長恨曲,胡兒能唱琵琶篇。文章已滿行人耳,一度思君一愴然!」皇帝親自為一位文人(文官)寫悼亡詩在中國歷史上都是不多見的,更何況這位文官還曾經寫詩批評過唐宣宗的先祖唐明皇!由此事可見,敢於說真話的文官,在歷史上都是受人尊敬的。而那些善惡不分、趨炎附勢之輩,只會受到人們的唾棄。

北宋的蘇軾在詩、詞、文、賦、書法等方面都有非常高的成就。而作為一名文官,雖然他一生的仕途坎坷多艱,但他卻能嚴守一位文人所應有的氣節。《宋史》評他:「忠規讜論,挺挺大節,群臣無出其右」、「器識之閎偉,議論之卓犖,文章之雄雋,政事之精明,四者皆能以特立之志為之主,而以邁往之氣輔之。故意之所向,言足以達其有猷,行足以遂其有似。至於禍患之來,節義足以固其有守,皆志與氣所為也。」陸遊更是對蘇軾十分景仰:「公不以一生禍福易其憂國之心,千載之下,生氣凜然」。(《放翁題跋•跋東坡帖》)

相傳蘇軾自嶺南北歸常州後曾用盡積蓄購房一處,準備遷居此處。一晚踏月散步,聽一老嫗哭訴百年老屋被不肖子孫典賣,蘇軾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正是自己所買之屋。遂退還,且所用購房之錢一文不要,而自己卻不得不借房居住,最後病逝於所借孫宅中。臨死前,召子至床前說:「吾生不惡,死必不墜(下地獄)」。蘇軾在他去世前寫了一首絕筆詩《夢中作寄朱行中》,更是坦然的將自己比做美玉及春秋時代的名相鄭子產(孔子曾稱讚鄭子產是「古之遺愛」);讀過《宋史》的《蘇軾傳》,看了蘇軾的這首詩,我不禁對其磊落的一生肅然起敬!

從以上的事例我們可以看出,這些能夠名垂青史、歷代受人敬仰的文官,他們都能夠尊崇孔孟之道,真正的做到了:「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不得志時能潔身自好,修養個人品德;得志時就教導天下人也以修身養德為重)」《孟子•盡心上》。

現今中國大陸的文官,我不想去提他們。我想說的是近期在香港這塊曾被譽為東方明珠的土地上,發生了一件人神共怒的事件──暴力遣返台灣法輪功學員。

我想問問香港特首曾蔭權及特區政府的那些高級官員們,你們也都是文官,如果你們還承認自己是炎黃子孫的話,你們是像古代的那些名垂青史的文官那樣尊崇孔孟之道?還是改信共產邪黨、馬列主義的假惡暴?!

我想問問香港特首曾蔭權及特區政府的那些高級官員們,你們在七月一日香港回歸十週年的慶典上,舉著手宣誓要恪守《基本法》;就在你們宣誓的同時、就在你們的眼皮底下,香港發生了有史以來最惡劣的違反《基本法》的暴力遣返事件。你們居然睜著眼睛裝作看不見?!

正告香港特首曾蔭權及香港特區政府的某些官員們,為了你們自己的未來趕快懸崖勒馬吧,不要玷污了「文官」這兩個字,更別當了共產邪黨的陪葬!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