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找到了最大的漏──證實自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一日】近來的狀態越來越差勁,學法不主動,不靜心,雖然每天要求自己學多少法,但總有點兒應付差事,好像在做樣子給師父看。一方面「真我」非常想靜心學法,無條件的去同化法,而另一方面,由各種觀念和思想業力構成的「假我」總在學法時反映出種種雜念,嚴重阻礙著自己靜心學法。

感到自己修起來怎麼這麼苦,好像修煉不應該吃這些苦,總想順順利利、舒舒服服的修,總想按照自己的意願、喜好、觀念去修。不願更多的捨棄自我,不願把自己的去留交給師父、一切都聽從師父的安排。可是這些自我所維護的、自認為對的觀念、符合「自我」的這些念頭不是真我呀!再這樣下去就會徹底毀了自己,失去這萬古不遇的機緣!心裏求師父加持,一定徹底清除所有障礙我靜心學法、煉功、發正念,做好「三件事」的邪惡因素和自身存在的各種執著心。

真正靜心學法、向內找時,我看到了自己有一顆保護自我,證實自己的私心。在這救度眾生的關鍵時刻,心裏想的不是首先讓被邪惡的謊言所矇蔽的世人明白真相、免於被淘汰的危險,而是把個人的安危、喜好、感情、利益會不會受到傷害,作為自己最重點維護的東西,在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過程中,心裏常顧及自己的感情、利益別受到傷害。帶著這些保護自己的私心,說出的話不純淨,也起不到很好的講清真相的效果。

由於自己總是用人的觀念、用在人中形成的各種變異標準來衡量、判斷別人如何,而不是用大法「真、善、忍」作為標準,把大法放在了一邊,所以表現出來就是以自己的好惡來判定這個人比較善良,應該好講通;那個人太迷信邪黨,表現上帶著很多黨文化的東西,我說的他(她)肯定不信,先不跟他(她)講,等等,本來在一起見面的機會就不多,再加上自己的這些不好的觀念的阻礙,使身邊的親朋好友不能正面從自己這裏聽到大法的真相,正法進程已到最後的最後,還不能把救度世人當作最緊要的事,多麼自私的心理呀!這樣的生命怎麼能進入未來,成為新宇宙的神呢?

那麼最突出的表現就是一直在避免向丈夫及其家人面對面的講真相,而是採取自己認為比較穩妥的方法,如: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共產邪靈及障礙他們明白真相的一切邪惡因素;把他們的電話發到海外,請海外同修幫助打真相電話;聊天時有意說一些善惡有報的例子;及邪黨在文革中的罪行,讓他們知道共產黨多壞等等,卻不敢直言相告「天滅中共,三退保命」這一對他們來講性命攸關的大事。這是自己很強的依賴心和保護自我的私心及避免正面衝突,怕造成矛盾的息事寧人的逃避心。而這種現狀確實嚴重影響了自己在家裏從正面證實大法。

由於自己修煉中走過彎路,邪悟後混同於常人,四年脫離法的時間,他們看到的只是表面我人一面的好,脾氣好,不跟人一般見識,這不是在證實大法,而是證實自己,從正面抵消大法的威德,多麼可恥的行為和骯髒的心理呀!自己還在心裏安慰自己:先讓他們認可我這個人,以後有合適的機會再向他們講清真相。一味拖延、等待,期待外部環境的變化,期待別的大法弟子給他們講真相,卻忘記了自己在修煉中所遇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是要我們修去執著,消去業力、償還業債、提高自己的好機會,總想舒舒服服的修煉,沒有干擾、沒有魔難,總想走捷徑或其他大法弟子鋪好的路,而不願面對困難和考驗,迎難而上,這根本上是為私的觀念。從根本上改變這千百年來在常人中形成的骨子裏的為私為我的理,就是我修煉中必須自己走的路。

我堅定的告訴自己:我願意放棄所有以前曾存在於我頭腦中的、在不同時期形成的每一個不好的,為私的,不善的,不符合真、善、忍宇宙特性的思想念頭、觀念。我願無條件同化「真、善、忍」宇宙大法,用大法洗淨自己,純淨自己,修成無私無我、金剛不破的正法所成就的偉大的生命!

我真心的感到慈悲對人的震撼是多麼強大,發自內心深處的善能改變人,我知道自己必須突破「人認識法」的這種狀態,站在正法的角度,站在師父救度眾生的角度去考慮問題,才能從內心深處有這種救人的願望,圓容師父所要的。

真正障礙我做好「三件事」的就是自己的各種觀念,為私的人心,徹底根除這些各種各樣的私心,拿出自己最好的辦法,救度更多的世人,圓容師父所要的!當我堅定這一念,心一放到底的時候,外部的一切已經發生了變化。他們的各種表現都不能再使我動心,只有堅定的「救人」這一念。其實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法無所不能,就看我們願不願更多的放棄自我,所有的人心一放到底,一切都聽師父安排。

感謝師尊的無量慈悲,讓愚迷的弟子從新振作,在神的路上奮起直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