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江案原告朱柯明促解體中共、結束迫害(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三十日】兩名在中國大陸受到非法監禁折磨的香港法輪功學員朱柯明與傅學英,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上午成功向香港高等法院遞狀,控告迫害法輪功的中共三名元凶江澤民、李嵐清、羅幹。原告之一的朱柯明下午在新聞發布會上宣讀聲明,他向中國當權者胡錦濤與溫家寶喊話,呼籲他們不要為共產邪黨背黑鍋,在這個歷史關鍵時刻,順天意應民心,解體中共,結束迫害,嚴懲兇手。


朱柯明在新聞發布會上宣讀聲明

朱柯明的聲明如下:

我叫朱柯明,是一名法輪功學員。現年五十週歲,出生在中國北京並在那裏長大。我不但了解中國社會,更了解法輪功在中國的出現給億萬中國人民、中國社會乃至中國政府所帶來的巨大益處。也曾親眼目睹並親身經歷了自一九九九年以後法輪功在中國是怎樣被無辜迫害的。那是極其荒謬,極其流氓無恥邪惡至極的!那真是中共政權集古今中外一切邪惡之大全的大演練、大暴露!

迫害之初,我與香港法輪功學員段巍女士、北京法輪功學員王傑先生,曾先後多次直接寫信給當時的國家主席江澤民和中國的全國人大、全國政協、國務院以及公安、司法等部門,客觀實際的向他們反映了法輪功的真實情況並證實、論述了對法輪功的造謠、詆毀、誣陷,以及對億萬修「真、善、忍」做好人的民眾的迫害與鎮壓,將會給中國的社會道德、民心以及中國的政治、經濟、社會、外交等帶來災難性的後果,並強烈要求立即停止這場迫害。

然而,令人遺憾和痛心的是,當我們看到在我們和全國各階層無數的法輪功學員將近一年的請願、論理、講真相後,所有真誠、善意的行為非但沒有使政府動心,反而對迫害變本加厲。而這種為爭取做好人權利的善舉,卻使無數的法輪功學員付出了慘重的代價甚至生命!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們才以《申訴狀》的法律形式,於二零零零年八月將這場迫害的始作俑者,也就是這場人類歷史上最為流氓無恥、最為慘無人道的迫害的罪魁禍首江澤民等人告上了中國的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以及全國人大,而且是真名實姓,光明磊落。

然而,讓我們萬萬沒想到的是,我們這種正義的合情合理的合法行為以及對國家、政府、百姓負責的真誠之心,中國政府、中國的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非但沒有受理,反而按《申訴狀》的簽名及筆跡,尋跡將我與王傑秘密非法抓捕。我被強判五年徒刑,王傑先生被抓後不久被活活打壞內臟,放出後傷重不癒而去世,段巍女士雖僥倖逃脫但至今不能回國。

由於我們的被非法抓捕,給子女、父母和家庭造成了極大的傷害與痛苦。也由於我們的被非法抓捕,致使我親手創辦經營的私人性質的公司、工廠因此徹底倒閉破產。其有形資產、無形資產等一切均化為烏有。直接經濟損失達幾千萬元,間接經濟損失則以億萬元為基數。整整五年的牢獄迫害,使我親眼目睹並親身經歷了中共政權對法輪功修煉者從精神到肉體慘無人道的非人折磨與迫害。我由於堅定信仰不認罪也不接受所謂的轉化,他們對我進行打罵、恐嚇、電棍、長時間不讓睡覺、強行洗腦等等一系列的非人性的刑罰和虐待。我遭受到了世人難以想像的刻骨銘心的痛苦與傷害,五年的迫害,僅牙齒都快掉光了。在獄中,由於不服中共的迫害,幾年間我曾先後六次向中國的全國人大和中國的最高法院提交《申訴書》,要求他們繼續受理我被非法抓捕前所提交的《申訴狀》,並要求對我無罪釋放,然而不但直到刑滿出獄,也沒得到他們的任何回覆,還差點把我勒死。今天在香港這個一國兩制的地方,在各方正義團體、人士的鼎力支持和幫助下,才得以繼續控告。這雖然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但對中國大陸的所謂自由、民主、法制和人權來講,同時也是一個極大的諷刺與悲哀!

當然,遭受中共打壓迫害的決不僅僅是我們幾個人,我這次對江澤民、李嵐清、羅幹的迫害指控,也決不僅僅只是為我們幾個人討公道,從某種意義上講,也是在為被中共迫害的所有的法輪功學員討公道。被非法關押、勞教、判刑以及被迫害致瘋、致殘、致死、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下崗、失業、破產甚至被活摘器官出售的法輪功學員,已無計其數!他們的冤屈又向誰訴說!現如今,雖然這場迫害的部份真相已大白於天下,幾乎世人皆知,但也只是冰山一角,全部的真實情況由於中共的高壓與遮蓋,還沒有被徹底揭露出來。一旦這場迫害的全部真實情況徹底展現在世人面前,一定會令全世界、全人類震驚的!極其流氓無恥!極其邪惡殘忍!極其暴虐恐怖!極其慘無人道慘無人性!古今中外絕無僅有!危害全中國,毒害全世界!

我想請大家想一想:中共脅迫國家、政府調動幾乎所有能夠調動的財力、物力、人力以及所有的國家機器,欺騙矇蔽國內民眾與國際社會,蠱惑、煽動、利用全民全社會仇恨、打壓、迫害一群修「真、善、忍」做好人的民眾,這怎麼能不導致這個政黨、這個政權徹底失去民心和徹底失敗呢?!如果如此逆天叛道、邪惡無比、凶殘至極的政黨和政權還允許它繼續存在的話,中國的前途何在?!人類的希望又何在呢?!

八年了,每天、每時、每刻都有這種善良無辜的民眾在被非人性的行為殘酷的迫害著,甚至被奪去生命。在中國大陸,學法輪功的人有億萬之眾,如再加上他們的親人和家庭,受到中共迫害和打壓的又是多少人呢?這個問題不解決,所謂的繁榮、穩定、和諧又從何說起呢?!我認為,現任國家領導人胡錦濤和溫家寶,如再不立即制止這場持續八年之久的針對善良民眾的迫害並嚴懲兇手,不但是有責任的也是有罪的。其後果也是非常可怕的。

我是一個中國人,我非常熱愛我們的國家、民族和人民。在此,我也想借此機會向胡錦濤和溫家寶說幾句真心話,並非常希望他們能夠看到我的這個聲明後或公開回覆或通過香港佛學會轉交給我。

偉大、智慧、曾為人類創造無數輝煌的中華民族,由於中共的出現,給國家、民族、人民帶來了致命的災難、痛苦與仇恨。時至今日,已成為國家、民族、人民生存的死劫。一九九九年以來對學法輪功善良民眾的迫害,不但沒有「消滅」法輪功,反而因為這場邪惡的迫害徹底暴露了共產黨的邪惡本質與流氓伎倆,從而自己打倒了自己。法輪功的純正、美好與共產黨的邪惡卑鄙,不但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也使共產黨及其統治下的政府徹底失去了民心。尤其是自二零零四年底大紀元時報的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發表之後,每天都有數萬人退出中共,到目前為止,總退人數已達二千三百多萬人。這還只是登記在冊的,而不在冊的還不知有多少。這還只是在中共極力封鎖、查禁情況下的現狀。

如果政府允許在國民中進行平等的研討,公開討論共產黨是甚麼、法輪功是甚麼、共產黨都做了甚麼以及給國家民族帶來了甚麼;賦予人民真正的人權和自由,讓人民自願的選擇,那結果又會怎樣呢?!目前,大家都知道,我們的國家在表面繁榮、光鮮的背後,社會危機、經濟危機、政治危機等等已積累到了即將崩潰的程度。所以,徹底結束中共的統治並肅清其流毒,不但是歷史的必然,是天意,同時也是刻不容緩的事情。越早制止這場迫害,懲辦兇手和徹底結束共產黨的統治,對國家、社會、百姓來講,損失越小。

你們雖然身為黨和國家的領導人,但也是共產邪靈的受害者,對給中國人民、中華民族帶來無數災難、痛苦與仇恨的中共而言,你們沒有必要也並沒有責任和義務對這個邪黨負甚麼責!但是此時此刻,任何挽救中共的行為,都是對國家、民族、人民的犯罪。對這個惡貫滿盈的政黨抱有任何幻想也都是對自己和國家、民族、人民的不負責任。我想請你們思考的是:滿腔的為國熱情、卻為一個共產邪靈背著黑鍋,多麼的不值得!再者,你們駕駛著中共這支血債累累惡貫滿盈的海盜船,怎麼可能真正實現這一願望呢?

作為國家領導人,是應該真正為中華民族,為中國人民負責呢,還是為給中華民族、中國人民帶來無數災難、痛苦與仇恨的中共負責呢?是挽救災難深重危機四伏的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呢?還是挽救惡貫滿盈、血債累累窮途末路的共產黨呢?在這重大的歷史關頭,在這正與邪、善與惡的大是大非面前,在這民心與天意面前,作為國家的領導人,將中國領向何方?導向何處?是停止迫害、嚴懲兇手、除惡黨應民心順天意重振中華民族的輝煌,還是讓中共把中國拖垮、拖死,置中華民族、中國人民於死地,這是你們不得不面對的重大抉擇,同時也是全中國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對你們的真誠期盼、信任與重託!真誠的希望你們三思而後行!

在這裏,我想真誠的拜託胡錦濤和溫家寶一件事:那就是煩請你們幫我監督、提醒、督促中國的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繼續受理我於二零零零年八月提交給他們的《申訴狀》,並誠請全國人大監督執行。自二零零零年八月第一次提交加上在獄中的六次申訴要求繼續受理,這已是第八次了,我真切的希望這件事情能夠在你們的親自關心下,能夠得到實質性的進行並有結果。

此時,我誠請全世界所有正義善良的人們共同關注此訴狀,並共同為制止這場持續八年之久的迫害,做出自己應該做和能夠做的一切。我相信,這不僅是功德無量的事,中國人民也一定會感謝你們的。同時,我也再一次對支持幫助我的律師、團體和朋友表示衷心的感謝!我相信,你們的正義之舉,必將獲得光明美好的未來和福報!

                     聲明人:朱柯明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於香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