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再沉睡,趕快溶入集體煉功

——和不重視煉功的年輕同修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弟子,當時十六歲,在家人的影響下走入修煉。一九九九年後,由於自己不精進,沒有真正把法學到心裏去,在很長時間都處於帶修不修的狀態,在求安逸心和各種人心的干擾下犯了很多修煉人不該犯的錯誤。這些在今天想起來總是令我痛心疾首,有時甚至被後悔的情緒帶動到認為自己是個不配得到大法的生命。然而,在我悔恨又迷茫的時候,慈悲的師尊總是一次一次的將精進的同修帶到我身邊,讓我快些趕上來,從新溶入到正法洪流中。

下面我想主要談談對煉功方面的認識。一九九六年得法的時候我正在讀高一,和很多年輕弟子一樣,在當初走入大法修煉中時,並不是因為身體病痛的原因。所以在煉功初期,在家人的影響下雖然基本能做到每天學法,卻一直沒有重視煉功,在一九九九年前參加煉功點集體煉功的次數也比較少。

由於長期不煉功,本體得不到轉化,身體雖然沒有出現甚麼問題,但是近幾年來一直覺的很容易疲憊,精神狀態很不好。雖然三件事在做,但長期以來早上基本是睡過去了,根本保證不了早上六點的發正念時間,也不能保證每天的煉功。

看到明慧網上發表了大陸大法弟子三點五十集體煉功的文章後,我當時心裏就「咯登」一下的感覺,覺的自己差的太遠了,又慚愧又著急。雖然內心非常希望能振作起來,參加集體煉功,但早上又總是被懶惰的魔性拖下去。這時,我還用人心來給自己找藉口,覺的晚上睡的太晚了,早上要是三點五十起來,就相當於只睡了不到三小時,肯定不行的,再說自己一直沒有養成早起的習慣,生物鐘的調整也需要一個過程,還是先儘量做到早上五點五十起來發正念再說吧。雖然自己也知道這是不正確狀態,也發正念鏟除舊勢力因素的干擾,但因為沒有從生命最本源處發出堅定的正念,只是把這魔難看作是早上「起不來」那麼簡單,所以總是時好時壞,自己心裏都沒有底氣了。

有一天晚上學《轉法輪》,當時學到第九講的「氣功與體育」一節,我突然發現「氣功修煉」的「煉」的右邊的「東」字少印刷了一「點」,我一下愣住了,這本書我讀了不知多少遍了,為甚麼從來沒有發現!「煉」字少了印一點。我猛然醒悟,是師父在點化我:煉少了一點啊!我在那一瞬間覺的是那麼汗顏,因為在這個問題上我一直都沒有真正嚴肅對待!慈悲的師父一再點化,再做不好的話,真的對不起師父啊!

我認識到:長期以來被睡魔干擾不僅僅是懶惰、起不來那麼簡單的表面現象,而是從根本上沒有認識到法理!只學法不煉功的行為就是不符合法輪大法這一門要求的行為,「不按法的要求做,就不是我們法輪大法的人」(《轉法輪》第二講)。明白法理的瞬間,我覺的自己這麼多年來竟一直走在危險的邊緣啊!平時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大法弟子,我的行為真的符合一個大法弟子的標準嗎?!我深深覺的自己不能再浪費這無比寶貴的時間了。

晚上我把鬧鐘設定到三點四十,第二天早上鬧鐘響的時候,我一下就醒了,而且頭腦很清醒,一點也沒有睡眼惺忪或者勉強的感覺。三點五十準時開始煉功,以前因為煉功太少,在煉法輪樁法的時候總是覺的肩膀很酸,尤其是「頭頂抱輪」的時候,簡直是心裏發怵。但是這次抱輪的時候我真正體會到了「容心輕體」,那種美妙的感覺無法形容。五套功法煉完後直接發正念,除去洗漱和早飯的時間,還能有半小時的時間學法。然後正常上班工作,一天下來精神特別好,心裏也特別踏實。不像以前,每天都要為沒有按時發正念和煉功而心虛。

其實寫這篇心得我覺的非常慚愧!正法已經到最後的最後了,這在大多數同修來看早已不是問題,而我到現在才徹底認識到。但我看到周圍有一些年輕的同修也經常為早上起不來而犯愁,想了很多辦法,早上鬧鐘響成一片,但還是做不好,所以就想寫出來和大家交流。不要把起不來僅僅當作「起不來」這樣一個無奈的狀態。真正從內心認識到法,真正按照法的要求去做每一件事的時候,法的威力就會展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