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在我家的神奇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七日】

一、姪女:「我走回來的」

一九九七年,我的姪女年滿十六歲,她叫玉鳳,那年不幸染上了類風濕病,腳青腫穿不上鞋,眼睛紅腫好似封上了,生活不能自理,痛苦不堪。她的父親帶她到醫院去醫治,沒有效果,有的醫生說這樣的病不會好的,回家等著吧。在醫院和家人都放棄治療的情況下,只好一個人躺在炕上胡思亂想。

一天,我回娘家去看她,心裏很是難受,難道這十幾歲的小姑娘就這樣去了嗎?忽然心中一亮,我說:「玉鳳,明天跟我去學法輪功吧,我煉了半年多,身體的甚麼風濕病、胃病、關節炎全都好了。」她聽了之後說:「讓我想想吧。」

第二天,她想好了,決定同我一起學法輪功。我就用小驢車把她拉到了我家,到我家上炕很費勁,上門口台階都得叫人架著,腿也不會彎。

次日,正好下雨,我說:「玉鳳,今天下雨,不能上地,我教你煉功吧。」這樣她在炕上,我在地下,放上煉功帶,我就做,她開始看,後來就隨著做。煉第二套功法抱輪時,我都已經煉完了,她還在那做(抱輪),過一會我有點著急了,我就喊她,她不言語。又過一會,我又喊她,她才收勢結束。而且不高興的對我說:「二姑,喊我幹甚麼,我還沒煉夠呢,法輪真是正轉九圈反轉九圈,我數著呢,太好了。」我說:「真的?」她說:「真的,我一點也不累。」我說:「你根基還挺好,好好煉吧。」

就這樣她開始煉功了。又過一天,我上地扒玉米,她也非要同我一起去,結果一樣同我扒玉米。六七天過去了,她的腳也消腫了,眼睛也不腫了,上台階也不用人架著了,功也學會了。

半個月過去了,我說:「我去你老姑家,有人要學功,我去教功,你在家等著,我呆會兒回來。」她不幹,也要同我一起去,這樣我們兩個翻過一座小山,走小道去了。上山時,我就架著她上山,下山走的還挺快。我心裏暗自感謝慈悲的師父救了她一命。在第二十二天那天,我們再次去她老姑家教功,她就不用我扶著了,自己行走,一點也不累。

到了第二十九天,她說:「二姑,我想家了,我想回家看看。」我說:「行,過幾天再回來。」她一路走回去,十三里地。回到家中,村裏人都問:「玉鳳,你回來了,在哪家醫院治好的?」她說:「我跟我二姑煉法輪功煉好的,沒用吃藥,也沒上醫院。」人們簡直不敢相信,問怎麼回來的,她說:「我走回來的。」人們就讓她再走一個要看一看,她就走上幾圈給大家看。

人們都說法輪功太神奇了,用小車拉走的,一個月走回來了,而且沒吃一片藥,沒花一分錢,人們紛紛相傳,後來我去那裏洪法、傳功,有十幾人都來感受大法的神奇。

二、弟弟:「法輪大法太好了」

二零零五年春夏之交,我的弟弟在起石廠幹活,不料山坡下堆,就把他壓在山槽裏,人們把他扒出來,叫來救護車,拉入醫院,經檢查拍片子說骨盆三處砸裂紋,說不定得做手術,手術得五千多元。他家生活十分困難,就求醫生儘量別做手術,觀察幾天也沒做手術。

住了半個多月,要求出院,醫生不讓走,怕出現問題,可是由於沒有錢就強行出院了,用擔架抬著,打車回家了。弟弟生活不能自理,躺在炕上又急又怕,著急花了四千多元都是借的,害怕自己不能幹活,下肢將來不知會啥樣。

四五天過去了,我就抽空去看他,我說:「你在炕上呆著還鬧心,看看寶書《轉法輪》吧。意志堅強些,心放寬一些,你一定會好的,很快的。」他答應了,把書留下。

隨後他就從頭看,一天一個變化的就好了起來,逐漸能坐起來,逐漸扶著窗台就站起來,再逐漸的扶炕沿下地走,後來就能鬆開手走。

在看書過程中,看到第七講抽煙問題時,他就不能抽了,抽不了了,正像師父說的那樣「看書看這一講,你再抽煙就不是滋味了。」(《轉法輪》)半個多月過去了,書也看完了,也能煉功了。一個多月過去了,在家呆不住了,上山、下地走了,撿蘑菇、撿山杏。他說:「我真沒想到我好的這麼快,我出院時,我還打算買雙拐呢,沒想到這麼快就好了,法輪大法太好了。」

原本我弟弟是不相信的,從那以後對法輪功相信的五體投地,三個月的時間甚麼活都能幹了,扣大棚一點也沒落後,生活也比以前富裕多了。

我們全家再一次感受驗證了大法的神奇。

三、父親:「我返老還童了」

我的父親今年八十九歲,在一九七八年得了腦動脈硬化,不能轉動,腦袋整天難受,不時的抱住腦袋不言語,打針、吃藥,治了十幾年也沒好。

一九九七年,父親幸得大法,剛開始煉功時,根本煉不了,因為胳膊伸不直,大腿蹲不下,盤腿盤不上,這可急壞了,怎麼辦?我說沒關係,師父說了,慢慢都會好的。就這樣伸不直、蹲不下的煉了幾天,奇蹟出現了,多年僵硬的胳膊伸直了,大腿也能彎曲了,腿也盤上了,怎麼疼也要盤上一小時,脖子也能轉動了。父親心情非常高興。

在煉功不長時間後,師父給他淨化身體。一天夜間十二點半,他突然肚子疼痛難忍,爹一聲媽一聲的叫著,我被他的叫聲驚醒。看此情景我就明白了,我說不怕,一會兒就好,師父給你淨化身體呢。他就這樣疼折騰了一個半小時,躺那不吱聲了。過了一兒,他說:「我這一會兒做了個夢,說是那些人在打坑子呢,好像說是給我打的坑子,還有一邊沒挖完,不挖了,我就醒了。」我說這是師父在點化你呢。他說是啊!我這麼大歲數了,今年都七十九歲了,說不定沒有多少時間了,叫我趕快往回修呢。

第二天早上他就開始便血塊和血膿,一直持續了七天,如果不煉功的話,可能一天就不行了,他高興的說:「真奇怪,這麼拉膿血七天也沒事,能吃能幹的,還挺好,真是好。」以後肚子裏幾十年的硬包不見了。

一九九九年中共惡黨開始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他說:「法輪功就是好,我可有說的。我三歲沒媽,七歲爹被抓壯丁走了,我跟奶奶一起生活,遭了不少罪。在文革時吃不上飯,吃榆樹皮,就淤在肚子裏,形成了病,扎針把針扎彎了也扎不進去。煉功後師父給我打下去了。還有腦動脈硬化的病也好了,這不都是大法的神奇嗎?」

今年,二零零七年他整整八十九歲了,那天我回家去看他,他臉上皺紋沒有了,滿頭白髮變黑髮,自打煉功沒掉一顆牙,幹吃方便麵一點兒也不比我慢,耳朵也不那麼聾了,我說:「爸,要看你臉,你比我五十歲的大哥還年輕啊,滿面紅光的。」他說:「是啊,我返老還童了,好好煉吧。」

說起退黨的事,他想起了十七歲那年的一件事:那時他在他姑兄弟家,他大表兄吃齋念佛的,經常過陰七天不吃不喝。一天,他就給我父親說:「表弟呀,共產(惡)黨要成事了,人民可就開始遭難了,(共產惡)黨黑暗呢,黑黨啊,你可千萬別入(惡)黨啊!到今天我還沒忘記這話呢。」

寫到這裏我勸所有加入了惡黨組織的人,快快聲明退出,棄暗投明,平安幸福,全家退,全家團圓,全家平安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