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某部隊迫害大法弟子的報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日】善惡有報是天理。惡黨及其世間的惡徒在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的迫害中所犯下的重重罪惡,已經和正在遭受報應。新疆某部隊一支隊,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五年中,中共邪黨及惡徒們對一姓李的大法弟子和他的妻子不斷施加迫害,不惜人力財力物力,手段極其卑劣。然而,迫害沒能壓倒大法弟子,也沒能動搖他們的正念正信,相反,迫害所犯下的罪業卻在該部隊及官兵身上不斷的出現報應,屢屢警示於人。

二零零一年農曆新年期間,該部隊邪惡迫害大法弟子李某的妻子,在配合「六一零」邪惡對該大法弟子實施非法抄家後,派出四名幹部乘飛機秘密前往幾千里外的大法弟子老家,對正在探家的李姓大法弟子實行非法拘押,挾持回部隊後採取非法拘禁、思想迫害等手段非法關押三個月。

在參與拘押大法弟子的四名幹部中,其中一叫楊軍才的幹部與該大法弟子是同鄉同學,不知是出於何種心理,被邪靈驅使主動要求前往領路,參與了迫害大法弟子之事。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大法弟子曾向楊××洪法,該人執迷於名利之中未能修煉。在九九年迫害發生後,楊××卻聽信於邪黨的造謠宣傳。對大法弟子講真相的善行,楊不但聽不進去,還狠狠地說:××黨碾死你們就像碾死螞蟻一樣。二零零一年秋季的一天,也就是距離其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半年後的一天,楊酒後帶妻女駕車途中,由於違章超車被迎面開來的大卡車撞成重傷,送醫院後不久死亡。同車的妻女及其姪女僅受輕傷,後均痊癒。事後,該部隊僅對其家人象徵性給予一點經濟補助。

二零零一年十月,該一支隊機關出現洩密事故,被上級整頓一月有餘。年底,安排、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該支隊支隊長調離後掛職並於次年轉業;支隊政委郭××轉業;參謀長羅新思因失職降職後轉業。在邪黨的瘋狂迫害中大法弟子沒有倒下,而聽信、追隨邪黨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得到了報應。

次年,該支隊新上任的領導政委張秋正、副政委滕運恆、支隊長李××利令智昏,追隨邪黨,敵視、迫害大法,在支隊召開攻擊李老師與大法的會議,製作了誣陷、誣蔑大法與李老師的圖片展覽,到處巡迴展覽,毒害官兵與世人,並在新兵入伍時,以寫攻擊誣蔑謾罵李老師與大法的三句話,來鑑別是否煉法輪功,用心極為險惡。

二零零二年一月,該部隊再次對李姓大法弟子迫害,限制他和妻子人身自由,不允許出入大門。並於二月份羅列罪名將李姓大法弟子非法勞教,並強行收回他集體住房;同年八月,又從勞教所將該大法弟子強行送往南山邪惡「轉化班」迫害,九月非法關押在該部隊勞教所迫害。就在此期間,該支隊九中隊一名戰士下哨後,用沒裝彈夾的槍支開玩笑,結果槍響將另一戰士走火打死。該部隊總隊機關一小車發生翻車事故。

在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的迫害中,該部隊事故頻發,報應不斷出現:二零零二年,該支隊五、六中隊三名戰士於凌晨六時左右,在下哨回營區途中,路遇一學車司機酒後駕車將三人撞飛,其中兩人重傷,一人成了植物人,僅醫療費耗資數十萬元。

二零零三年二月,該部隊將李姓大法弟子送往河北勞教所迫害。十月,解除非法勞教後,仍然帶回部隊非法監控。十一月,該支隊派副參謀長閆二海去李姓大法弟子家對其母威脅恐嚇,妄圖迫使其母勸說兒子與同是大法弟子的妻子離婚,遭到嚴正拒絕。後大法弟子質問其威脅恐嚇的卑劣行徑,閆××卻矢口否認。時隔不久,閆××被兩名官兵分別以匿名信上告,經查證後,一支隊責令閆××和原保衛股長徐保秀(曾積極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在軍人大會上公開作檢查,閆××原定去河北的幹部升職培訓也被取消。

二零零四年六月,在所謂的「六四」敏感期前後一個月,該部隊授意安排一支隊以蹲點的名義在車隊對李姓大法弟子實行軟禁,出入不得自由。不久,該部隊下屬某支隊一車輛在倒車時,將正在車後指揮倒車的另一駕駛員抵死。

該部隊曾參與迫害的總隊副政委周建平、保衛處長南新源、及一支隊幹部張紅學、牟××及馬××在被利用完後被安排轉業。相反,在邪惡「六一零」準備去非法查抄大法弟子家時,有位幹部有意拖延時間一個多小時,此後又阻止了「六一零」惡警要擄走家中現金(為工資)的企圖,後該幹部升職。

二零零零年前的十五年間,該大法弟子所在的一支隊先後產生了師級以上高級幹部六名,調往在其它單位任職團級的幹部多達十餘名,被其它支隊官兵戲稱為「幹部基地」。迫害大法弟子中,該支隊再沒產生過一名師級幹部,團級幹部也基本上都是其它支隊外調而來,而且事故頻發不斷。儘管某些曾在職的幹部以蓋門樓、拆禮堂、建照壁等等的所謂「風水」行為,企圖改變其命運,但都在對大法弟子不斷迫害、不斷造下罪業和償還罪業中以失敗告終。

奉勸該部隊官兵及世人,儘早擺正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的態度,早日唾棄邪黨,明真相,辨正邪,保平安。天理昭彰,疏而不漏,善惡有報,總會來到。世人明理,快聽真相,執迷不悟,罪業難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