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要在法上 不可標新立異

——站在師父正法的基點破除舊勢力的迷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二日】大法弟子維護法是每一位大法弟子的神聖使命,特別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更是這樣。新的宇宙就是這部大法造就的,每一位大法弟子都清楚和明白一點那就是永遠站在師父一邊,助師正法,解體、滅盡、清除舊勢力與三界內一切參與干擾正法的亂神。首先必須要明白舊勢力是甚麼。它們的存在與安排是否符合師父正法的需要。我們在師父的講法中早已經明確:構成它生命的因素的因素都是變異的,這次正法的焦點針對的也就是它們。它們的存在與一切安排就是毀滅宇宙與眾生。師父這次正法是要救度宇宙中一切生命,不計歷史上的過往之過只看這次正法中對正法的態度,這決定每一個生命的位置。然而舊勢力與三界內一切參與干擾正法的亂神在這次正法中一貫的表現已經決定了它們的位置那就是全面解體和清除。這也是正法時期每一位大法弟子當前必須明白和做好的,這也是師父賜予我們神聖的歷史使命,也是偉大、榮耀、神聖的歷史責任。

其實在整個的正法過程中,師父早就指明了這一點,特別是在《全面解體三界內一切參與干擾正法的亂神》的講法中更是把它們的一貫表現和我們大法弟子當前必須做好的講的更加明白。師父把這個問題講的這麼明白了。那麼作為我們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站在師父一邊還是站在舊勢力一邊這可是最關鍵最根本的原則問題。

在我接觸凌海市(維護陳麗敏的)那些學員卻說:「要善解妒嫉心和爭鬥心!」這是嚴重的與大法相違背的邪悟之詞,這是在偏離大法後,被舊勢力利用和師父正法對著幹的具體體現。

當時我儘管知道她們的說辭是與大法相違背的,但當時沒有及時指出,以為她們自己能夠認識到。因為她們在切磋過程中始終強調以法為師向內找,圓容好家庭、社會、同修之間的矛盾,每一思、每一念、甚至一個眼神不對了,都要找自己有哪顆心不對造成的。這麼大的原則問題能不認識到嗎?

直到最近有同修跟我說,你和她們直接接觸知道具體的情況,應該明白她們到底符不符合法,如果她們的做法真的符合法,應該在各個方面都表現的更加圓容祥和。但是為甚麼把咱們誰誰都幹甚麼,誰誰說甚麼,本來是明慧網上多次強調的修口的、不應該說的內容卻讓大面積的同修都知道了呢?並且造成了不該有的家庭矛盾、同修之間的矛盾,本來是這樣的卻說成是那樣的,讓同修之間不信任。這樣的向內找對嗎?這樣的向內找是師父所要的嗎?

同修的話點醒了我,我深感愧對大法弟子這個神聖的稱呼。這麼重大的原則問題,我聽到了為甚麼不及時指出來,提醒她們這樣向學員宣講是引導學員脫離法、是對師父正法的抵觸呢?我現在認識到不能夠及時的指正她們的說辭,致使其亂悟邪悟之理向其他學員散布,沒有做到大法弟子維護法的歷史責任,就是沒有完成史前和師父簽下的維護法的神聖誓約。當師父用同修的嘴點醒我「你不能不管」時,我悟道了這一層法理。我情不自禁的流下淚,我知道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被陳麗敏迷惑的同修們。

站在維護法的基點上,本著對同修負責、對正法負責的心理,我把我與陳麗敏等接觸過程中感受到,和現在逐漸明晰的問題表露出來,希望有過和我同樣經歷的同修,趕快清醒過來,用正法理破除舊勢力的迷惑,走到維護法、以法為師的正路上來。

我和很多同修一樣,在個人修煉上,向內找是個薄弱環節,那麼在這種情況下,一聽凌海陳麗敏等交流「向內找」就覺得很好。一時間對陳麗敏等主張的「向內找」很欣賞。也順著她們的思路搞起了「向內找」,卻越找路越窄,越找難越大。越找越在舊勢力安排的路上了。

那麼她們是如何向內找的呢?她們向內找過程中發現了妒嫉心、爭鬥心,就荒唐的說它們在天上小名就叫妒嫉、就叫爭鬥,把它們背後的邪惡因素解體,把它們善解了。然後同化了成為她們宇宙中的眾生。

對照師父的法,各種執著心是我們在修煉中要去掉的,並不是要和它們善解。而她們卻荒唐的要主張把執著心一一善解後留著。

她們還有一種提法是:把二、三年前的執著都找出來,找是哪顆心造成的。有的人也不假思索的照做。其實質就是師父在法中禁止學員做的「倒髒水」。對照師父的法,大法弟子應該清醒了,是按照師父的「真善忍」要求修去「名利情」還是順著陳麗敏的「善解執著」留著名利情?

那麼,接受了「善解妒嫉心和爭鬥心」的觀念後的同修就等於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就會在舊勢力安排的魔難中修,在這個過程中向內找,然而卻是一個關接一個關,一難接一難。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按照正法理修煉,而不是在舊勢力安排的路上走,不用師父的正法理指導修煉,又如何能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呢?

這是很嚴肅也值得每個大法弟子引以為戒的原則問題了。那些認同了陳麗敏的所謂「向內找」後,再加上陳麗敏等散布的似是而非的「善解執著心」後,(實際上是對師父關於善解的法的肆意曲解,完全與法相悖的邪悟),就稀裏糊塗的對陳麗敏的所有背離大法的東西全部認同,這很令人深思: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是做師父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還是做陳麗敏邪悟的追隨者?是堂堂正正的跟師父走?還是順著舊勢力安排的路走?

如果大法弟子認同了陳麗敏的「善解妒嫉心和爭鬥心」並且照著去做的話,如何能圓滿隨師還?如何為宇宙中正的因素負責,如何能做好師父要求我們的《全面解體三界內一切參與干擾正法的亂神》?師父要求大法弟子用正念鏟除,它卻讓我們去「慈悲救度」,這不是明擺著和師父的正法對著幹嗎?這不是明目張膽的在亂法嗎?有學員認同陳麗敏的那套亂法的東西和農夫救蛇有甚麼分別呢!接受了陳麗敏那一套東西的學員只看到其「向內找」的轟轟烈烈,卻沒有看到她們的基點站錯了、站反了。大法弟子如果不能站在維護法的基點上,會在認同其亂法因素的同時,加強加大、滋養這種亂法的因素。

是站在師父一邊還是站在舊勢力一邊,每個大法弟子的回答應該是毫不含糊的。如果大法弟子脫離了「以法為師」的修煉原則,又怎能走正路切切實實的用大法弟子的正念去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證實宇宙大法呢?

就陳麗敏等在不同時期散布不同的邪悟而言,就是舊勢力有意的安排,如果我們能識正邪,分真假,就能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否則就會上舊勢力的當,大法弟子的慈悲就會被舊勢力利用,從而達到在正法走向最後了被舊勢力的安排毀掉自己和自己宇宙中的眾生。這一原則問題,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必須明確,不能因為自己被舊勢力利用而把自己宇宙中無量的眾生毀掉。舊勢力利用世間的邪惡之人在監獄、勞教所對大法弟子進行酷刑折磨或者實施暴力洗腦,都是企圖讓大法弟子放棄修煉,讓大法弟子說「不煉了」。這是很顯而易見的針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然而陳麗敏等的所作所為實質就是被舊勢力牢牢操控後,是被一層美麗的外衣「向內找」包著的很邪惡的東西,用更隱蔽、狡猾、不易察覺的邪惡手段對不明真相、法理不清的學員更嚴重的迫害,其破壞性更大,它是在使大法學員認同它的同時,在不知不覺中把大法學員拖到偏離法、甚至脫離法的路上去,最終達到使大法學員自毀的同時毀掉自己宇宙中的眾生。與師父的正法要求是背道而馳的。

師父在《全面解體三界內一切參與干擾正法的亂神》一文中明確地告訴我們:「希望大法弟子用神的正念走好最後的路。」正法走到最後的最後了應該完全用神的正念看問題了。師父要求我們要大量的救人。只有用神的正念,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在法上才能救幾十億被舊勢力將要推向淘汰、毀滅而盼望我們救度的眾生。在這歷史的關鍵時刻,卻把時間用在找兩、三年前的執著是哪顆心造成的。這樣一對照,師父是怎樣安排的,舊勢力是怎樣安排的,不就一目了然了嗎?

大法學員應該反思:「七﹒二零」一開始,大法弟子一聽到大法和師父遭到無端的誹謗,大法弟子都能站出來,闡明自己的觀點,大法是正的,師父是被誣陷的,那麼這場迫害還能持續至今嗎?然而,當陳麗敏的亂法行為在明慧網上被曝光後,有的學員卻反映出了要維護陳麗敏的心態,這樣的學員是否想過,甚麼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維護的?甚麼是大法弟子應該用正念制止的?師父強調過在重大問題上要看明慧網的態度,師父的話就是法,我們沒有理由再圍著一個人轉,而去順從舊勢力的安排了。所以我們一定要保持清醒的頭腦,站在師父正法的一邊,不能上舊勢力的當。真正做到維護法,才對的起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

為不辱使命,不辜負師父的慈悲點化,把我所經歷後,所悟到和想到的寫出來,旨在使更多還在抱著陳麗敏的邪悟不放的同修醒悟過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