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人心,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十日】前幾天發生了這樣一件事,使我真正認識到修煉是嚴肅的,必須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對師尊講的:「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挖根》)有了更深的理解。現寫出來與同修切磋。

在高中政治課上,一位政治老師按照課本上的內容攻擊誣陷大法。(我曾經給她講過大法真相),下課後我的孩子找到了該老師,講了大法真相。出於害怕,政治老師報告了班主任和在校當老師的我親戚(明白大法真相並三退)。最後這事被這個當老師的親戚給壓下了,沒有告到校長那,但是親戚十分害怕,怕受牽連。當時我用人心對待,很感激親戚。

本來以為這事過去了,突然有一天,親戚打來電話,說孩子講大法好的事讓校長、書記知道了。學校決定立即讓孩子轉走,因為當初孩子是親戚幫忙轉來的。親戚並且要求我們不要找校長,不要讓學校知道學生的家長是煉法輪功的,更不要往上找。這個學校一個煉法輪功的人都沒有,人們平時不敢提法輪功,接到真相資料封好上交,並且鼓勵學生老師舉報等。我意識到我沒有進一步的找到政治老師和班主任講真相,是自己沒做好。

當時我丈夫(未煉功)因為此事牽連親戚十分過意不去。我說應該找校長講真相,丈夫說找個熟人約校長然後再講效果好,我知道這裏夾雜著人心,可是由於自己的怕心、礙於親戚的面子心等不好的心障礙自己,就同意了。後來熟人打來電話說:「校長不給面子,並說問題很嚴重,這是政治大事,必須轉走。」我意識到我不能被人心帶動了,必須去講真相,可是不知為甚麼心裏感到壓力很大,我知道是邪惡衝自己的怕心、面子心來的。

零七年四月二十三日,我和丈夫直接去找校長,我發正念不斷的純淨自己,並且出發點放在講真相、救人上,至於孩子轉走與否不重要。到了校長那,我告訴他我學法十年了,身心受益,自焚是假的,是為鎮壓找藉口,並且說了自己在勞教所受到的酷刑,及給孩子和家人帶來的精神上的痛苦。法輪大法講「真、善、忍」,世界八十多個國家洪傳,只有中國鎮壓。我們是受迫害的,信仰是自由的,中國沒有人權,迫害法輪功是千古奇冤,將來一定有個公正的說法;孩子只是說句真話,就被開除,這在市教育、和省教育界從來沒有過。我丈夫說:「法輪功就是好,國家下這麼大力量鎮壓好人錯了,若不好我們家屬就管,用不著政府管。」

我看到校長看著我,神態十分複雜,但可以肯定他聽了後十分震驚, 也知道共產黨甚麼事都做的出來。書記後進來的,我也跟她講了大法好,可是她仍然很冷漠,沒有改變。由於自己沒有在法理上明白,心想孩子轉走與否是我們師父說了算,結果校長還是堅持讓孩子轉走,並說這是為孩子好,同意等我們找到學校以後再轉走。可另找個合適的高中太難了,並且如果孩子真的轉走,那說明孩子錯了,他們也做了壞事了。

當天,書記找到親戚說,孩子在班上又因為法輪功的事說了甚麼,必須馬上領走孩子。後來孩子說了,是同班同學在故意挑逗。我意識到不能等,而且孩子堅決不能走,這是迫害,出了問題應該講真相,證實大法沒有錯,同時救度眾生要繼續給學校講真相。同時我不能承認學校說的「這是為孩子好,偷偷轉走」,這是邪黨的一貫使用的伎倆,我要揭露迫害。

四月二十五日,許多同修近距離去發正念,我和丈夫及親戚(同修)找到了書記。首先丈夫說:「孩子沒有錯,如果你認為孩子錯了,你們學校不要,別的學校也不要,我們決定孩子不轉走。」當時書記態度很強硬,撥通了校長的電話並告訴他家長的意思,然後說:那我們學校有學校的辦法。說完她就想叫我們走。我想我今天來絕對不僅僅是讓孩子留下,救人比自己的孩子上學更重要,要告訴她真相,解體操控她的邪惡。於是我說:「你有知情權,你為甚麼拒絕聽真相呢?我們告訴你真相是為你好,你還沒明白我為甚麼告訴你真相,你讓我把話說完,我們再走。」於是我直接跟她講了天滅中共,及惡黨殺害中國八千萬同胞,還有文革學生批鬥自己的老師等例子,歷史過去是一定要清算的。我直接告訴她法輪大法好,孩子只是講了一句真話,學校讓孩子轉走不是為孩子好,這是迫害,迫害好人的人是要償還的。我說:「你也是一個母親,又是孩子的老師,不應該出現文革中人整人的悲劇。希望你能夠站在正義一邊,給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書記被大法弟子的善心打動了,最後說等學校商量商量。

當天晚上,同修們知道這個事後,連夜給學校寫信,要上網曝光。我悟到去掉對親戚的情和面子心,按照法去做,「邪惡迫害就報導出去,沒有關係,我們不丟面子,叫人看到的是中共的邪惡。」(《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於是把這消息準備上網報導。

四月二十六日,同修們繼續近距離發正念,我和丈夫及親戚(同修)準備找校長,這時書記態度很緩和的告訴我們說:「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學校決定把孩子留下,今後不要發生學生舉報的事,以後有事找家長。」我們說:以後有事和我們家長聯繫。我知道是另外空間的邪惡解體了。

可這事並沒有完,當我丈夫把這個好消息告訴親戚時,親戚卻跳起來了,堅持要求把孩子轉走,否則影響他前途。我們意識到,我們有人心怕牽連他,而且我們忽視了、並繞開了他們去找校長講真相,是邪惡怕孩子以後再講真相,才鑽空子。

於是我們找到親戚告訴他我們找校長、書記的過程,並不像他們想像的那樣,以前書記、校長肯定都聽過真相,還是通情達理的,不是我們賴著不走,是邪不壓正,法輪大法好,孩子沒有錯。他們非常震驚我們敢跟校長、書記講「法輪大法好,天滅中共」。我誠懇的告訴他們:「我有義務讓老師知道了大法好,這樣的結果不但不會牽連你們,相反還會有好處,支持大法有福報,這樣學生和老師會敬重你們。」並告訴他我們十分理解他們當時的壓力。最後親戚感到很慚愧,並且連連說這事不會影響他們的前途。

通過這件事,我意識到修煉中必須一思一念都要歸正在法上,任何人心都是邪惡鑽空子的地方,不是師父不管,是我們自己沒做好。

那天參與近距離發正念的同修們和在家發正念的同修配合很好,而且出發點是救人,沒有考慮結果,真正站在法上,認為這事不是孩子和家長的事,是大家的事。通過此事也證實了師父講的大法弟子整體協調的重要。

以上是自己的體會,不妥之處就,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