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講真相信件彙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九日】

  • 給齊齊哈爾檢察院、駐泰來監獄檢察科及泰來監獄的公開信

  • 千萬不要再毒害孩子

  • 給齊齊哈爾檢察院、駐泰來監獄檢察科及泰來監獄的公開信

    齊齊哈爾檢察院、駐泰來監獄檢察科及泰來監獄的工作人員:

    我們是07年3月24日在泰來監獄不幸身亡的劉晶明的親人。對於劉晶明及我們全家所面臨的不幸,我們想和你們談一談:

    我們的親人劉晶明,生於1968年7月23日,現年39歲。生前就職於齊齊哈爾市中醫院,是一名優秀的採購員。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後按真、善、忍原則做好人,他做採購員工作從不貪不佔,為人和善是全院上下員工公認的好人。95年為醫院保衛科發明的二節棍榮獲為專利局批准的專利產品;2001年中醫院全院跑水現象嚴重,多數水龍頭長流水,醫院花多少錢無法修理。善良聰慧的劉晶明不要任何報酬、自己動手、任勞任怨,將全院的水龍頭修理好,方便了員工,而且為醫院每年節水達幾萬元;2002年業餘時間無償為中醫院刻的院徽至今懸掛在醫院辦公樓內。可是就是這樣一位仁厚、善良的好人,自99年以來,竟多次被非法拘押、勞教、被勒索錢財、判刑直到2007年3月24日,在泰來監獄集訓隊僅入監46天便被奪去了年輕的生命。

    新聞媒體曾一度宣傳法輪功是益於身心健康的好功法,劉晶明因此於95年開始修煉。可是99年7月,新聞媒體一改先前對法輪功的正面宣傳,全是不實報導。在各種壓力下,身心受益於法輪功的劉晶明堅持說明法輪功真相、澄清事實,因此幾年來他多次遭綁架、顛沛流離。幾十年來的歷次運動給國家和人民帶來的深重災難教訓是慘痛的:前任國家領導人鄧小平三起三落,不得不在重壓下寫「永不翻案」的保證,其子鄧樸方因不堪凌辱縱身跳樓而至今殘疾;張志新因仗義執言而深陷囹圄終被殺害;曾經有海外親屬關係就一定是特務;四大名著一度是被付之一炬的「大毒草」。那麼到底甚麼是對,甚麼是錯呢?有沒有一個正確的衡量標準呢?如今對法輪功的鎮壓是否又是一次民族浩劫呢?

    從法律角度講,劉晶明堅守自由信仰受《憲法》保護,「任何組織與個人不得以任何藉口幹涉公民信仰甚麼或不信仰甚麼」;印發真相資料是為了澄清事實,屬《憲法》保護的「公民言論自由」範疇。也就是說劉晶明屬合法公民,即便被送到泰來監獄,監獄警察也不能以任何所謂的強行轉化為由觸犯《憲法》干涉其信仰自由。更不能對其強行轉化而犯下「虐待被監管人員罪」。

    3月24日晚7時泰來監獄集訓隊管教紀恆泰給我們打電話,告知劉晶明已於2007年3月24日1時40分「跳樓」身亡。當我們詢問劉晶明的死因時,紀說:我們對法輪功學員實行強行轉化,劉晶明非常頑固,不背獄規背經文,劉晶明的死是因為覺得刑期太長絕望而導致死亡。據紀恆泰提供的所謂的死亡經過:劉晶明所在集訓隊監號在3樓。3月24日1時15分,劉晶明要求上廁所,當時有兩個值班犯人,其中一犯人周立新在監號門口抽煙,犯人聽到鐵窗的鐵欄響聲,便入室內抓住劉晶明的右手,劉晶明甩脫後便在掰開的鐵欄窗口處跳出窗外。5分鐘後他們將劉晶明抬入監獄醫院,劉晶明於2007年3月24日1時40分身亡。

    劉晶明遺體頭部右側嚴重塌陷、右大腿骨支出、右腳扭轉變形、七竅出血、臉部腫脹、雙膝蓋部位紫黑淤血有硌痕、耳朵、雙手、肚臍有血痕,慘不忍睹。

    對劉晶明的死因,我們提出幾點疑問:「既然劉晶明已於凌晨1時40分死亡,為甚麼在晚上19時才通知家屬,這18小時裏泰來監獄及管教們在幹甚麼?!關押在押人員的場所,窗口的鐵柵欄就那麼輕易的掰開嗎?況且劉晶明每天遭受高壓強行轉化,身體正處於極度虛弱期間能有掰開鋼筋的力氣嗎?劉晶明雙腿膝蓋部位呈紫黑色、有淤血和硌痕,定是長期跪刑所致」。劉晶明與一同入監的法輪功學員任英群等8人在同一監號關押,家人問到任英群時紀恆泰支吾著不語,後又說任英群於一個月前已調離集訓隊;而集訓隊的梁隊長則說劉晶明出事後的第二天也就是3月25日,任英群被調離,且說劉晶明出事時任英群正在睡覺。紀恆泰與梁隊長所言任英群調離時間不符,其中必隱瞞著甚麼?

    泰來監獄集訓隊管教紀恆泰及縣公安局刑偵科、駐泰來監獄檢察科兩名工作人員一致認為劉晶明的死因是其覺得刑期太長,絕望而導致「自殺」身亡。這一論點是不成立的。首先這是對劉晶明心理活動的主觀臆測和推斷,不能以此作為事實的根據來鑑定死亡結果,而且即便是劉晶明「自殺」也是由於高壓強行轉化逼迫所致,而作為國家執法單位的執法警察對被監管人員酷刑折磨、強行轉化,以不法手段逼迫自由信仰者,已經觸犯了《憲法》規定的「信仰自由」、《刑法》第251條的「非法剝奪公民信仰自由罪」和「虐待被監管人員罪」。因此,泰來監獄、主管管教紀恆泰及對劉晶明實行強行轉化的相關人員,對劉晶明的死亡負有不可逃脫的刑事罪責。

    對於我們的親人劉晶明的死因我們全家向齊齊哈爾檢察院、監所檢察處、駐泰來監獄檢察科、泰來監獄等部門提出幾點要求:

    一、要求法院等相關部門對劉晶明的遺體進行全面檢查和法醫鑑定,並留照片存檔。
    二、全面調查核實劉晶明的死因,追究泰來監獄及相關責任人的法律責任。
    三、對泰來監獄監管不力造成劉晶明年僅39歲便失去寶貴生命的嚴重後果,我們要求泰來監獄給予劉晶明年邁父母以經濟賠償。

    劉晶明的全體親人
    2007年4月1日


    千萬不要再毒害孩子

    ──給納溪區建設街河東小學校長、全體老師的公開信

    河東小學的校長、各位老師:

    今年剛開學,你們為了應付上面的檢查,給學生們分攤了一項特殊任務:把中共宣傳的「邪教」讓學生作為作業記住、背下來。這是非常非常錯誤的。

    中共邪黨把法輪功誣陷為「邪教」而殘酷迫害已經近八年時間了。八年中,法輪功學員不畏生死依法上訪,向國家、政府講真相,用散發資料等各種方式向人民群眾講真相,世人已逐漸清醒,明白真相的人越來越多。是跟中共走還是抵制這場迫害?在事實和真相面前,人人都在思考、在選擇。許多曾參與迫害的人已經放棄了迫害,在用行動來制止與結束這場迫害,選擇了正義和良知。在嚴酷、紅色高壓下的中國大陸各地區、各階層人士突破封鎖,於今年新年之際紛紛致電向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問好,表達敬意與祝福。中國人在覺醒!

    目前,從你們學校的情況看,以作業的方式讓學生背誦中共用「邪教」罪名誣陷、誹謗法輪功的謊言,就是還在繼續參與迫害法輪功。更嚴重的是,你們讓孩子們遭受謊言的毒害,還把他們推向邪惡一邊。也許你們出於無奈,也許你們對法輪功的真相還不明白,我們有責任告訴你們真相。

    法輪大法洪傳全球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修煉者遍及全世界。許多國家、政府感謝李洪志師尊傳出高德大法濟世度人,使人民身體健康、道德高尚,頒發褒獎2000多項,一些城市還定了「法輪大法日」,法輪功書籍也譯成了幾十種語言文字,法輪大法把美好傳給了全世界。如果說法輪功是中共宣傳的所謂「X教」,他能被諸多國家接受?能得到世界的讚譽和人民的熱愛嗎?凡是接受了大法的國家和地區至今沒有誰在反對,更無人說是甚麼「邪教」。就台灣來說吧,同樣的中國人,同樣是有五千年文明的炎黃子孫,一海之隔兩樣狀態。台灣的法輪功學員可以自由的、公開煉功,連學校的小學生也可以在老師的帶領下煉功、交流修煉中身心受益的心得體會。台灣政府及台灣那麼多的團體沒有誰說法輪功是甚麼「X教」,並提出反對,取締、打擊的。法輪大法好全世界都知道,只有中共才污衊法輪功是甚麼「X教」進行殘酷迫害,這難道不奇怪嗎?

    中共邪黨阻止法輪功學員向人民群眾講真相,對依法上訪及向民眾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大肆抓捕、關押、判刑、勞教、酷刑折磨。一個標榜全心全意為民執政的「黨」為甚麼懼怕法輪功群眾講真相呢?將幾十萬人投進監獄、酷刑折磨致死致殘數千,甚至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盜賣,這不邪嗎?邪惡至極!

    只有中共這個真正的邪教、世間最大的惡魔才幹的出如此傷天害理、滅絕人倫的事來。有良知的中國人怎麼能與惡魔為伍呢?擁有崇高地位的老師怎麼能正邪不分參與迫害、助紂為虐呢?作為教師根本就不應該為了「上面」的檢查昧著良心讓孩子們背邪惡的謊言,按惡魔的要求誘導孩子們去敵視能帶給人生命真正美好的法輪大法,把純真的孩子們推入這場邪惡的迫害之中。

    中共的邪教本質就是撒謊,忽而說國家主席劉少奇是叛徒內奸工賊、忽而又說是無產階級革命家;忽而說鄧小平是走資派,忽而又說是改革開放的領路人;看教書人不順眼就說是小資產階級、臭老九……總之,說誰好誰不好立個罪名張嘴就來。因為邪、因為惡,所以其行為完全是沒有理智的。

    這個邪靈信奉假、惡、鬥,要打擊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大法,當然首先要撒謊:製造假新聞如自焚、自殺等等,造的謠越聳人聽聞欺騙性越大,老百姓的仇恨越大,鎮壓起來就越順手。還有一些人認為,撒謊造謠怎麼樣?暴力鎮壓又怎麼樣?無所謂好與壞、對與錯,沒有甚麼正邪、善惡,一個政黨為了達到一個目的採取甚麼手段都是正常的,無須大驚小怪。其實這正是「黨文化」強行灌輸幾十年的結果,變異了中國人的思維,認為世間上不存在正邪善惡,黨的需要就是是與非的標準、黨的需要就是對與錯的原則。中共就是把「黨原則」滲透到無處不在的「黨文化」中對中國人進行精神控制,誰冒犯「黨原則」就打擊誰。

    作為教師來講,如果不擺脫「黨文化」的控制,將會危害國家和民族。教師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教師的一言一行、肯定甚麼、否定甚麼,無時不在塑造著孩子的靈魂。家長都說,「老師的話是聖旨」,可見,老師強大的影響力使其掌握了塑造心靈的極大主動權,而塑造甚麼樣的心靈就意味著有甚麼樣的未來。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學生一夜之間變成造反有理的暴徒,鬥校長、打老師,皮帶抽、腳尖踢,抓其遊街;衝進政府機關「奪權」;連小學生也帶上紅袖章,成立戰鬥團,身不由己的跟著鬧。學生突然之間變成暴徒,在中國幾千年教育史上是從來都沒有過的。為甚麼中共統治下的新一代會這樣?我們的老師在一代學生的心靈中撒下了甚麼樣的種子就有甚麼樣的未來。

    中共邪黨講「鬥」,講階級鬥爭,按「黨」的需要劃分階級敵人,人們就以「黨」的需要去仇恨。老師按「黨」的教育方針、在教育中不斷的強化邪黨意識,年復一年、日復 一日的灌輸「聽黨的話,跟黨走」,「黨叫幹啥就幹啥。到那一天,「黨」一聲號令:「革命小將造反有理」,學生最單純、最聽黨的話,當然造反就最起勁。「黨」叫恨誰就恨誰,「黨」叫鬥誰就鬥誰。校長、老師一旦成了黨指向的目標,也就無法逃脫學生的仇恨而挨打挨鬥。學校、老師塞給學生心靈中的「黨原則」,替代了普世的善惡是非標準、替代了普世的道德觀。「黨文化」是毒害學生心靈的最大因素,學生變成暴徒,老師、校長成了學生仇恨、鬥爭的對像,正是「黨文化」結出的惡果。一代青少年的靈魂被「黨文化」扭曲,被「黨原則」污染、操控,民族的災難是空前的,歷史的教訓是慘痛而深刻的!

    校長,各位老師,希望你們吸取歷史的教訓,擺脫「黨原則」的控制。希望你們多了解法輪功的真相,了解法輪大法的美好,了解這場滅絕人性、殘酷至極的迫害,認清中共邪教的本質,在大是大非面前作出正確的選擇。為了民族、為了未來,為了對孩子們負責,希望你們千萬不要讓「黨文化」再毒害孩子。

    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