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倫比亞大學校報:器官摘取 難以置信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明慧記者周杉編譯報導)哥倫比亞大學校報Columbia Spectator四月二十日刊登署名Suman Srinivasan的文章說,大衛•麥塔斯和大衛•喬高最近完成了關於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最新調查報告。他們深知這篇報告會給自由國度的讀者們和立法者們帶來怎樣的道德震撼和痛徹肺腑的刺激,但身為國際人權律師的麥塔斯先生和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喬高先生對中共的罪行決不會輕描淡寫。

這份調查報告講述了甚麼呢?

法輪功是在九十年代初起源於中國的一種打坐修煉功法。由於法輪功在改善健康方面有積極效果,而且免費教功,中國大陸的許多民眾成為法輪功修煉者中的一員。在短短七年裏,法輪功學員的人數據估計超過七千萬。

中共向來不在法律管轄範圍之內,法輪功人數的增長讓中共的某些官員深感不安。一九九九年,被中共玩弄於指掌之間的國家機器取締了法輪功,開始了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抓捕和殘酷的迫害。這場迫害直到今天還在繼續。大約有數十萬名法輪功學員在中國的勞教所裏備受摧殘,最基本的人權被剝奪。國際特赦組織把這些身陷囹圄的法輪功學員稱為「良心犯」,因為他們「被監禁的唯一原因就是以和平的方式表達自己的信仰」。

雖然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野蠻迫害早已為人所知,麥塔斯和喬高的報告提供證據表明人們最擔心的事情確實在中國發生:以非人行徑對待法輪功的中共政權或許會採用更惡毒的方式。麥塔斯和喬高在調查報告中說,中共政權(體制中的劊子手)切割法輪功學員的身體──這裏絕無誇張或渲染── 用刀分割學員的身體,將不同器官分割開,用於移植或在器官市場上販賣以牟取暴利。

這份報告包括根據調查員與中國國內醫生的對話錄音抄錄下來的證據,這些醫生毫不在意的說他們手頭就有法輪功學員,隨時可以摘取(作為器官供體)。麥塔斯和喬高已經公布了幾段錄音。在對話中,不公布身份的調查員問道:「器官供體是一個健康的法輪功學員嗎?」醫生回答說:「對。我們只挑健康的供體,因為我們要保障移植手術的質量。」

如此細緻的調查,如此謹慎的探討,如此恐怖的發現,調查報告使聯合國酷刑問題特別調查員弗雷德•諾瓦克(Manfred Nowak)深受震撼,開始了對事件的調查。中共政權的最初答覆僅僅是兩頁紙篇幅的對整個事件的簡短抵賴,讓公眾更感到事態堪憂。二零零六年五月一日,中共匆匆頒布禁令,禁止器官交易,那時調查報告發表還不到一個月,也許這不是巧合。當然這項法律能不能實施又是另外一個議題。早在麥塔斯和喬高的報告發表之前,人權組織的調查就已經證實中共政權非法摘取囚犯的器官。

那麼我們的懷疑是否是一個自然而然的、順理成章的反應呢?上個世紀的歷史,那些至今還難以忘懷的類似悲劇,提醒我們必須鼓起勇氣去思考整個事件的真實性,儘管這樣的暴行令人毛骨悚然。

但是,今天的中國和我們的國家在經濟上息息相關,有多少商品上都印著「中國製造」的商標。許許多多的權威機構都認為它們「需要」中國是一個正常、繁榮、平靜無事的國家,它們也都希望中國是這樣一個國家。

可不是嗎?美國的公司甚至向中共領導人出售互聯網監視技術,幫助他們逮捕民主人士和各個宗教團體的人士。就在此時此刻,中共的那些官員們每年正花費上億的金額讓國際公關公司幫助他們在海外打造正常的形像。人們夢想中的中國往往是處處可以淘金的市場,而不是從活著的良心犯身上割取腎臟的慘景。

當納粹德國獲得奧林匹克運動會舉辦權時,納粹政府藉機大作噱頭,向世界展現德國如何欣欣向榮。在很多有識之士的眼裏,二零零八年的北京奧運會正是這一段痛心歷史的再次上演。

麥塔斯和喬高一直在世界各地奔走,讓人們了解調查的真相,可是他們仍然無法進入中國,這個最事關重大的國家。中共官員拒絕讓他們二位入境調查,其他調查人員也遭到同樣的待遇。

人們可能會想,如果器官摘取確實是虛構的,而且中共政權對此確信無疑,它為甚麼不歡迎獨立調查團進入中國,反而懼怕調查團前往呢?或者說,如果摘取器官的罪行確實在發生,當局豈不是強烈希望能採取措施制止這樣發生在自己的國土上、殘害自己人民的最令人憎惡的惡行嗎?對第二個問題的思考無疑會給予我們這樣的答案:中共政權就是這些罪行的同謀。中共的反應刻骨反映出它對自己的罪噁心知肚明。

今天中午,麥塔斯在猶瑞斯大廳(Uris Hall )發表演講時,我熱烈的為他鼓掌。有一天,當關押在中國的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都被釋放時,我們可以設想,那些在中國受到壓迫的中國人民將會為麥塔斯的奉獻鼓與呼。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