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赦國際等組織於匹茲堡大學揭中共活摘器官(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由包括大赦國際(Amnesty International)匹茲堡大學分部、學生反群體滅絕大聯盟(STAND)、匹茲堡大學法學院的美國民法自由聯合會(ACLU)、解放北朝鮮(LINK)和卡奈基梅隆大學的校園基督聯誼會(Intervarsity Christian Fellowship)、關注亞裔美國人雜誌Big Straw等在內的十三個學生組織,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六日在美國賓西法尼亞州匹茲堡大學共同舉行了新聞發布會和「看不見的屠殺:揭露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研討會。


研討會主講嘉賓在匹茲堡大學。右起大衛•喬高,楊景端,Torsten Trey,李祥春


市議員Bill Peduto在向來賓念代表市議會的簽發的支持信


大衛•喬高呼籲各國醫院和學校停止與中共合作培養殺人醫生

高精度圖片
在研討會外的活摘器官模擬展

著名的美國匹茲堡大學擁有世界最大的Thomas E. Starzl器官移植中心。據西安交通大學的網站介紹,先後有一百三十餘名中國移植界學者曾在匹茲堡進修學習,其中有七十人專門學習臨床肝臟移植。

匹茲堡市議會寫信支持研討會

在新聞發布會上,匹茲堡市議員Bill Petudo先生發言。他首先感謝研討會的嘉賓和組織者的辛勤努力,讓當地民眾有機會了解到正在中國發生的對法輪功學員活體摘取器官的迫害,並宣讀了他代表市議會寫給本次研討會的支持信。Petudo先生多年來一直非常關注在中國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人權狀況,四年前曾幫助營救原清華大學副教授徐才錄博士的妻子賈曉梅女士。賈曉梅在中國因為修煉法輪功和散發法輪功傳單而被非法關押。

隨後,四位被邀請的嘉賓,他們分別是:大衛•喬高先生──原加拿大亞太司司長,「關於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的作者之一;李祥春──法輪功學員,因回中國傳播法輪功真相而被中共當局非法拘捕關押三年;Torsten Trey博士──德國醫生,國際人權組織「醫生反器官摘取」的發起人之一和發言人;楊景端博士──精神醫學專家,先後上台簡短的從各自角度以親身經歷揭露了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殘酷迫害法輪功的事實,並回答了媒體記者提問。

喬高呼籲匹大停止合作培養殺人醫生

在緊隨其後的研討會上,喬高先生向大家重點介紹了他和麥塔斯先生的修訂版調查報告中新增加的證據。自第一版調查報告在二零零六年七月六日問世後,喬高和麥塔斯先後去了全球三十多個城市向世人介紹獨立調查團的結論,揭露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同時繼續收集有關活摘器官的證據。二零零七年一月三十一日,獨立調查團公布了更新報告──《血淋淋的器官摘取:關於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修訂版》。喬高說,修訂版中由原來的十八條證據增加到三十三條,並修改了原版中寫錯省份的兩個城市。喬高說:「對於我們的結論還有我們提出的二十條可實施的建議,中共政府至今未能做出任何回應和採納,唯一的回應就是指出了我們寫錯省份的兩個城市。但這並不影響我們的報告所得出的結論,那就是──大面積的強迫掠奪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一直存在著,並且今天還在繼續著。」

他還向在場的媒體和聽眾談到了他在亞洲結識的一個曾經到中國大陸去換腎的病人。病人描述當時的情景,說一個醫生拿來一張紙,在那上面挑選符合自己配型的腎臟。那上面列了八個腎,最後一個才配上了。他說那供體肯定是活人,不然怎麼會馬上配上,馬上就做了移植手術。

喬高說:根據中國大陸的網站,匹茲堡大學醫學中心的移植中心曾經培訓過一百三十個中國的移植醫生。不論此事是真是假,我們都呼籲所有曾經或現在還在跟中國有相關器官移植方面交流的各國醫院和學校,立即中斷這種關係。只要中共沒有停止活摘器官的行為,與之合作培養殺人醫生,無疑是在助紂為虐,成了罪惡的幫兇。

喬高呼籲北京政府能夠正視他們的報告,真正的採取實際行動阻止由各級軍隊、政府、法院、監獄、醫院參與的對法輪功學員的活體器官摘取,釋放所有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並同意來自各國的獨立調查團進入中國徹底對此事進行調查。否則,即使有再多的所謂立法充其量不過是毫無誠意的表面文章,用來掩飾罪惡而已。他呼籲世界各國的政府,尤其是美國和加拿大政府、非政府團體和所有有良知的人都來了解和關注這件事情,不要讓歷史重蹈覆轍,讓全人類再次蒙上洗脫不掉的恥辱。

喬高特別提到,現在有必要重新考慮是否繼續讓北京在明年舉辦奧運會。他說,奧運會的精神是和平、自由與平等。一個靠暴力和謊言來維繫統治的政權和奧運精神是完全背道而馳的,它只會利用舉辦奧運會讓人民認同自己的合法性。一九三六年,在希特勒和納粹黨統治德國的期間,柏林舉辦了奧運會。可是,這個在推行種族歧視政策背景下舉行的運動會,不但沒有起到推動和平的作用,反而加速了納粹黨的擴張野心和對猶太人的迫害,最終給全人類帶來了深重的災難。

李祥春隨後上台以親身經歷講述了在被中共關押期間監獄對他進行的肉體上和精神上的迫害。他說他被天天逼迫看誣蔑法輪功的材料和電視片進行洗腦,被逼迫寫思想彙報和悔過書,不寫就遭毆打。他的母親受不了打擊病情加重去世,監獄沒讓他見上母親的最後一面。在被關押期間,監獄醫生給他抽了三次血。他不願意,隨即被綁在床上,問抽血幹甚麼?他被呵斥:你是犯人,甚麼也不能問。李祥春感慨道,比起成千上萬個被迫害的中國法輪功學員自己實在是幸運很多,至少活著出來了。

接下來,楊景端醫生向大家介紹了甚麼是法輪功及法輪功被迫害的來龍去脈。他說,其實真正的原因,既不是因為修煉法輪功的人太多,因為有哪個政府會怕好人多?也不是因為為數眾多的修煉者在面對不公的對待下選擇了去北京向政府講清真相,因為那是憲法規定的公民應有的權利。真正的原因就是中國共產黨的本質就是容不得不受自己絕對控制著精神和肉體的人群的存在。楊醫生建議想更多了解中共本質的朋友都去讀一讀《九評共產黨》,這樣會對中共統治中國的五十多年裏所發生的很多大事件有一個非常完整的了解和洞徹。

最後一個發言的是Torsten Trey醫生。作為「醫生反器官摘取」的發起人和發言人,他著重講了全世界的醫學界對於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問題應該有所行動。首先,他指出喬高和麥塔斯撰寫的調查報告有著不可否認的權威性。它在第一時間發表,對於整個調查有著重大意義。至今中共政府也沒有允許獨立調查團進入中國進行調查。他呼籲國際上能有更多的醫學界人士加入「醫生反器官摘取」組織,以同行的角度向中國的醫學界提出對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此一指控的高度關注,並向中共施加壓力,開放所有勞教所和醫院接受調查。

中國學生被煽動來攪會場

下午五點半,研討會移師至不遠的卡奈基梅隆大學的McConomy大禮堂,大學的廣播台全程錄音,聽眾中有大學的學生、教授、系主任、還有很多普通民眾。研討會中途,在場的義工發現場內有學生模樣的華人散發誣蔑詆毀法輪功的傳單及資料,當場被場內保安請了出去。

顯然是商量好了的幾個不明真相的中國學生借提問時間,向到會的聽眾誣蔑法輪功。Torsten指出他們的做法不僅是在跑題,故意轉移視線,更是在無知的煽動仇恨。他說:「我們今天研討會的主題是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活體摘取器官。關於法輪功的信仰,我們可以再開一個研討會。但是,你不可以因為不同意別人的信仰而贊同中共的迫害。」

喬高向一個很不禮貌的中國女學生說到:「你說法輪功在日本也被取締,那是絕對的謊言!在我去過的全世界三十多個國家裏,只有中國才對這樣一個善良的人群採取極端野蠻的群體滅絕的暴行!」

楊景端醫生在回應另一個被謊言毒害的中國學生時說:你一口一個邪教,那麼你知道甚麼是真正的邪教嗎?有組織就算是邪教嗎?那麼一個大學它也是一個組織。有信仰就算是邪教嗎?那麼各大宗教都有各自不同的信仰。有個人崇拜就算是邪教嗎?那麼現在年輕人當中有狂熱的追星族,還有的學生崇拜自己的老師教授呢。這些都構不成邪教的特徵,誰是真正的邪教是看它尊不尊重生命。中共在中國建立政權五十多年來,在和平時期導致了我們八千萬中國同胞非正常死亡。在一個接一個的政治運動中,在一輪又一輪的迫害打壓下,神州大地不知有多少慘絕人寰的悲劇發生過,又有多少數不清的家庭破碎,人性遭到扭曲。只不過中共多年對包括媒體在內的社會資源的全方位的控制阻擾了國人反思歷史,使年輕一代不知道過去的事情。楊景端建議能夠來到美國的中國大陸來的學生都應該利用這裏的自由環境,多了解一下中共在歷史上的所作所為。

還有中國學生也不得不承認在中國有活摘器官的事情,但是覺的這也不是中共政府的直接行為,所以不應該把帳算在中共身上。

對於這點,楊醫生問那學生:「你知道文革嗎?」
「我知道。」
「那你知道文革期間死了多少人嗎?」
「非常多。」
「那麼,毛澤東有親手殺死其中哪一個人嗎?」
學生無言以對。

楊醫生接著說,如果沒有中共首先對法輪功的迫害,也就不會有現在的醫院裏對法輪功學員不當人看,可以如此滅絕人性的活摘他們的器官。「有人問我,說那些中國的醫生怎麼敢在電話上說他們醫院的器官來源於活著的法輪功學員。其實這也好理解,由於中共的仇恨宣傳,不明真相的人們真的把法輪功當成了中國的敵人。而事實上是中共把法輪功當成自己的頭號敵人。那麼,在長期受到中共仇恨和無神論教育的當今中國社會裏,又有甚麼不可能發生呢?」

會場內又陸續進來了一些中國學生。其中有一人問到自己的爺爺在中國曾經修煉法輪功,但是後來中共不讓煉,他也就不煉了,也沒有受到迫害。他表示不相信在中國有著對法輪功的迫害。

這時,一位在場義工走上講台,她是曾經被關在中國勞教所一年的法輪功學員王女士。主持人告訴剛才提問題的中國學生:「你說你從來沒見過法輪功受過甚麼迫害,今天就讓你認識第一位。」王女士講了自己在勞教所受到的非人的待遇。她為了說句真話去了天安門,被判一年非法勞教,期間曾被脫光衣服在太陽底下暴曬。大部份聽眾被震撼了,目光流露出深深的同情。幾個學生坐不住站起來走了。

還有幾個人當發現在場的電視攝像機對著自己時,趕忙用報紙遮住臉,自始至終沒有說任何話,身份不明。

在兩個研討會場外,都有法輪功學員做活摘器官的模擬展示。直觀的演示,讓很多過路的人了解到了真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