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就沒有闖不過的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五日】我於二零零六年六月得法。得法前我是一名晚期肺癌患者,在長沙腫瘤醫院做化療二個療程都沒有好,反而更嚴重了,胸水增多,家裏已是欠債累累,我也感到生命對我來說已是不多了,不想治了。

有一天有個朋友,他是大法弟子,到我家跟我講,你煉不煉功,我沒有考慮就答應了,問他是甚麼功?他說法輪功。我說現在我要吃藥的。他說沒關係,你剛剛開始學,以後你自己就會知道如何去做了。

學法沒幾天,有天晚上睡覺我感到一個圓圓的轉的好快直接往我右胸打來(有病的這邊),打得我一驚醒,原來是夢。又有一天中午,這可不是夢,我趟著看書,突然感覺兩腿之間好大一個圓盤轉的好快,好像有人說話,兩隻膝蓋裏被抽了東西一樣,跟著往上跳,我當時很清醒,也嚇一跳。接著一件神奇事又發生了,大熱天,我睡午覺,大概睡了40分鐘,醒來發現枕頭濕了一大塊,我以為外邊下雨(我床靠窗台)。沒有下雨,難道是我流口水,也不會那麼多吧,我把枕頭拿起來一看,怎麼裏邊床單都有些濕,我沒有想明白,就跟同修們說了這些事。同修說:好事啊,是師父給你清理身體,你不是胸積水嗎,從口裏流出來,你看到的圓盤那不是法輪嗎?都在幫你清理身體,你真的有緣。通過學法煉功,半月以後,我的藥沒有吃了,身體一天比一天好,朋友都說我好看多了,我告訴他們,我是煉法輪功煉好的,他們感到很震驚。

轉眼幾個月過去了,中秋節到了,感覺身體有些不舒服,我是煉功人,沒有在意,第二天呼吸很困難,連早餐都是別人送,他問我是怎麼回事,我只笑一下,講不出話來,但是我沒有放在心上,只當是平時的消業。過了幾天,情況越來越差,呼吸困難隨時都感到像要窒息一樣,喘不過氣來,全身像氣球一樣,脹得難受,特別是腰部,腫好大,所有的褲子都穿不得。肚子脹的很難受,可大小便又拉不出,全身靠在軟軟的棉被上都像針扎一樣疼,尤其肩膀上就象骨頭裂開似的撕裂的痛,緊接著邪惡的干擾更嚴重了,不讓學法,一學法就痛的不安寧,讀兩句都喘不過氣來。不讓我煉功,一煉功就像針扎一樣痛的要休克,做一個動作就呼吸困難,一套功法做一遍都要分三次才能做完,不讓我聽法,一聽法頭就要裂開似的,聽不下去,不讓我發正念,一結印、一立掌,肩膀就像撕裂般的疼痛,那真是度時如年,每一分一秒都難以度過。

就在這般痛苦的時刻,我想起師父的法,「黑色物質就是業力,吃苦就能消業」「首先得把黑色物質轉化成白色物質,就是這樣一個過程,也是極其痛苦的」(《轉法輪》)。我心裏很清楚,我這次過關,一來是自己的業力太大,二來舊勢力的迫害,同修們也告訴我,現在正法時期舊勢力干擾迫害大法弟子,很多都從「病業」上表現出來,舊勢力的安排,師父不承認,我們也不承認,我們要趕快鏟除它。

同修們與我一起共同學法,正點發正念,鏟除邪惡的干擾和迫害,不讓我學法,我就要學,每天堅持學法1-2講,最難受時也要學一節,自己不能讀時,同修們讀我聽,痛的厲害的時候就背「百苦一齊降,看其如何活,吃得世上苦,出世是佛陀」(《洪吟》)。堅持煉功,哪怕煉一兩個動作,抱輪是演煉一下動作,打坐2-3分鐘,我也要煉,我心裏就一個念頭,有師父在,我甚麼也不怕。

家裏的親人、丈夫、好友一再勸我,要我上醫院,我笑著說,我有師父保護,堅信大法,你們放心我不會有事的。經過八天八夜我沒有合一下眼,疼痛也沒有減輕,同修們鼓勵我說:這是舊勢力的迫害,師父承受的比你不知要多多少倍呢,師父是慈悲的,不會讓他的弟子承受那麼大痛苦,也不會讓邪惡的舊勢力無休止的迫害,你求師父加持救你,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終於到第九天中午我不知不覺睡著了,醒來覺的好舒服,精神多了,也不那麼痛了,同修們高興說,是師父救了你,是師父救了你呀!我的病業真是來勢洶洶,去也匆匆,我在心裏默默念著謝謝師父。

在《轉法輪》裏師父講:「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勇於面對,信師信法,就沒有闖不過的關。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