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奧地利申請難民庇護的心路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三日】

一.延期中國護照被中使館無理拒絕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七日,我在護照到期前把它遞交到中國駐奧地利大使館,申請延期。使館工作人員接受了我的申請,並告知下個星期可以取護照。

二零零六年三月六日,我第一次到中國駐奧地利大使館領取延期的護照時,得到的答覆是:我護照封面的國徽圖形有磨損,所以他們要向上級請示。並讓我留下了電話號碼說有結果就通知我。等了多天沒有消息我有些奇怪。

三月十日我再次到大使館領取護照,使館工作人員的答覆是「我們按照規定,你的護照延期我們不能給你受理,因為你的行為危害了國家安全。」我問到,「是因為我修煉法輪功嗎」,工作人員非常明確的答覆說「是」。我當時想以真、善、忍為標準的修煉團體又怎會威脅到他人和自己的國家呢。在中國的刑法中,危害國家安全是很嚴厲的罪行,最高刑罰可以判處死刑。而一個外交機構又怎能代替司法機關做出判決呢。我問有書面的裁決書嗎,回答說沒有。

使館工作人員不想和我繼續探討這個問題。於是我就交給這位工作人員一封公開信,是關於中國國家體育總局於一九九八年九月、十月對二萬五千二百八十四法輪功學員的抽樣調查,祛病健身總數有效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七點九,中國國家體育總局給予了極其高的評價。這位工作人員看後讓我稍等。不久讓我到會客室和負責人談話。

負責人說他們知道我是法輪功學員,給中國遊人發《大紀元》報紙,參加每週法輪功學員在中國駐奧地利大使館旁舉行的反迫害和平請願等活動(在每次活動中我們打出的條幅是:SOS拯救在中國將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並說護照封面的國徽圖形磨損不是問題,只要我寫下保證不煉法輪功,不參與一切和平請願活動就可以得到護照的延期,並且回國都不會有問題。我也很明確的回答我不會放棄修煉法輪功。在善與惡、是與非面前不存在中立,無視邪惡迫害善良好人,就是對邪惡的縱容。不受法律懲罰和道德譴責的罪行必然惡性擴張,最終那些保持沉默的人會成為下一個受害者。使館負責人問我,如果我的中國護照得不到延期,我會怎樣做。我答道,我只有申請難民了。使館負責人告訴我,現在奧地利實行了新的難民法,審查很嚴厲的……。並讓我好好考慮。

我的中國同胞正在受到中共當局嚴酷的迫害,到今天為止中國大陸非法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人數高達,三千零二十人(統計區間:1999年7月─2007年4月,計93個月。統計人數:共3020人。每月被迫害致死的平均人數:32人。)我怎能袖手旁觀,我要盡我的力和全世界所有的法輪大法弟子呼籲,制止這場慘無人道的對法輪功學員精神與肉體的雙重迫害。在國外,在奧地利、加拿大、日本、意大利、瑞士、匈牙利、新加坡、英國、愛爾蘭、荷蘭、法國、丹麥、澳大利亞、西班牙、比利時、美國、德國、新西蘭等十八個國家發生了法輪功學員護照被沒收、拒絕延期和拒絕更新。甚至發生到法輪功學員家中毆打學員,搗毀,搶劫物品,等一系列嚴重迫害事件。最近江犯罪集團又在俄羅斯參與策劃綁架法輪功學員遣返回中國迫害。

二.申請難民庇護的經歷

二零零六年三月中旬,我把自己在中國使館的遭遇和申請難民庇護的決定告知了當地的法輪大法弟子,至此奧地利的法輪大法弟子開始了無私而熱心的幫助我,這種感動和溫暖一直洋溢在我的心田,伴隨著我走過了無數個痛苦的日日夜夜。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六日,奧地利法輪大法信息中心迅速地對我的遭遇進行了圖文報導並刊登在因特網上。一位早年曾遭到東歐前某共產國家迫害而到奧地利的西人同修,還把我的遭遇轉達給了奧地利議會。有的西人同修,對我進行了媒體採訪並在當地電台中播出。

三月下旬,在一位西人同修陪同下,我們前往奧地利維也納一家非官方的難民諮詢中心──Caritas.在那裏我們接觸了不同部門的工作人員,西人同修為他們講述了法輪功在中國受到的殘酷的非法迫害和我的經歷,最終Caritas的法律工作人員決定為我代理面向奧地利聯邦難民署的難民申請。在代理過程中,我的委託人告訴我,由於二零零六年一月一日奧地利實施了新的難民法,我又是新難民法實施後她代理的第一個案例,所以她心裏沒有底。她又告訴我一旦難民署不接受我的難民申請,我可能會被遣返回中國。在這種情況下,她最後向我求證我是否決定要她為我代理,我通過翻譯平靜的問她,我所遭遇的情況是否符合難民法的條件,她說當然符合。三月二十六日我簽署了委託書。後來西人同修對我說,這是你的考試。恐懼嗎?讓恐懼心隨風而去吧。因為在三月初,西方的媒體報導了,江××犯罪集團在中國大陸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導。證據確鑿,以肝臟移植為例,醫學上講人體肝臟是單一器官,被摘取肝臟的人體供體就會死亡。根據中國官方統計,一九九一年到一九九八年,八年間全中國實施肝臟移植總數僅僅為七十八例。從一九九九年(在中國大陸迫害法輪功開始)以後,肝臟移植數量開始瘋狂增長,一九九九年,二零零零年和二零零一年,分別實施了一百一十八例,二百五十四例和四百八十六例,三年累計九百九十六例。到二零零三年肝臟移植數量飆升到三千多例。那些保持沉默的人啊,您敢確保某一天,您或您摯愛的親人的肝臟還是屬於你們的嗎?

因第一次遞交難民申請的難民營是距離維也納半小時車程的Traiskirchen,我的代理人給我找了一位司機兼陪同人員,是一位六十多歲的奧地利老先生,是位基督徒。他從銀行退休後又為Caritas工作。

三月三十日晨七點鐘,陽光明媚,老先生準時開著他的名貴轎車到我住的學生公寓接我。這一天也是我到奧地利的整整四年,在路上我給老先生介紹了法輪大法的情況,並且希望以後他和他的太太也能夠修煉法輪大法。

到達難民營後,由於我的初步申請手續安排在下午,老先生決定利用這段時間開車帶我到附近的一所著名的旅遊小鎮去喝咖啡,我想我包裏還有很多德文的法輪大法真相資料,這也是個難得的機會去讓當地的民眾了解法輪大法。到達後,老先生在一個商業街區找到一家露天咖啡館。在那裏我給過往的路人發著法輪大法的真相資料,而老先生在咖啡桌前靜靜的看著我的委託書和許多法輪大法的奧地利報導資料。下午回到難民營後,遇到了四位也在那裏申請難民的中國同胞。

四月六日難民營的官員第一次安排我談話,這次談話決定奧地利的聯邦難民署是否受理我的申請,如果他們不受理那麼我就可能會被遣返。在大約一個半小時的談話中,訊問了大約三十個問題,如我是法輪大法的修煉者還是僅僅是同情者,如我在中國何地開始修煉法輪功,我在奧地利修煉法輪功的情況以及我的個人情況等等,訊問結束後,翻譯愉快的告訴我,他們接受了你的申請。我的國際庇護申請將被正式轉交給奧地利聯邦難民署,最終由他們做出裁決我是否獲得難民資格。

二零零六年十月中旬,我的代理人通知我,奧地利聯邦難民署將於十一月十六日對我進行法律訊問以及國際庇護申請的裁決。代理人告訴我,原來安排對我進行訊問的難民署官員為人和善而且和她熟悉,但是十六日原訊問官員因故無法到達,而更換成另一位難民署官員。據她所知,這位官員以嚴厲和拒絕率高而聞名整個法律界。我的代理人很緊張,讓我有心理準備。問我是否需要請一位資深的難民法方面的律師。我告訴她不需要。那一日,奧地利的兩位大法弟子,一位西人博士和他的碩士中國太太,及代理人和我一同前往聯邦難民署。訊問官員開始的態度很不友好,但隨著訊問的展開他的態度慢慢變的和善起來,訊問時間大約二個小時,其中他問我,既然我二零零二年就到達了維也納為何不當時就申請難民庇護,而非要等到護照要過期了。我告訴他我愛著我的祖國。我不想輕易失去我的國籍。其實好多話我並沒有說,當時在我的心裏一直有個願望:在我護照到期以前,我希望中共對法輪功的非法迫害能夠停止,而我也可以堂堂正正的回到我思念的祖國。

甚麼是愛國,我現在才有深深的體會,我們國家是由絕大多數的農民和工人組成的,其中有大約九億農民,愛國就是關愛身邊的每一個人,不論我們認識與否,當他或她受到非法傷害的時候,我們能夠挺身而出,仗義執言,伸出援助之手,而不是保持麻木的沉默。

二零零七年三月五日我拿到奧地利聯邦難民署的裁決書,根據《避難法》我依法獲得難民資格。四月五日我領到奧地利共和國簽發給我的難民護照。至此我申請難民的法律程序經歷了一年一個月零九天。

取得難民庇護的我明白了兩個問題。

(一)時至今日,近八年來上億的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國大陸被迫害,近百萬人被非法關進監獄,勞教所,洗腦班和精神病院,大規模人數的法輪功學員被無辜地非法迫害致死,而且這種迫害還在繼續著,這是真實的發生在所謂的文明世界中的事情。而且被歐盟和其它國家政府所證實,請不需要懷疑歐盟政府的情報機構去證實這地球上前所未有的驚天罪惡的能力。不然外國政府也不會給真正的法輪功學員難民庇護。在申請難民的成員中,有阿富汗人,車臣人,科索沃人,伊拉克人,他們大多數是由於國家內的殘酷戰爭面臨著生命危險,從而選擇被迫逃亡的。在難民官員的眼中,如今沒有戰爭的中國,真正的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也同樣面臨著死亡的威脅,所以他們需要國際社會的救助。

(二)法輪大法非常的好,非常的正,這一點移民官員都認可。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為修煉標準,是修善的、和平的,一切活動都是公開、自願的。修煉法輪功不但能袪病健身,使人變得誠實、善良、寬容、和平,而且能開啟智慧,逐漸達到洞悉人生和宇宙奧秘的自在境界;對社會來說,修煉法輪功能增加社會的穩定、包容與祥和,提高人們的整體精神生活質量。假如像中共媒體撒的驚天欺世謊言那樣,又是自焚又是自殺,目前世界上有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他們的政府能把難民庇護資格授予真正的法輪大法弟子嗎?授予他們自己未來的國民嗎?能允許法輪功修煉者群體在本國存在嗎?因為取得正式難民庇護資格,就意味著擁有歐盟國家內的長期居留權,合法工作權和幾年後的奧地利國籍。哪怕有小學學歷的讀者都可以做出自己的是與非、善與惡的判斷。我真心誠意的希望看到這篇文章的讀者,都來了解真實的法輪功,最終也都能走上法輪大法的修煉之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