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功、發正念中所見另外空間景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六日】得法前多種慢性病纏身,修煉後成了社區最健康的老人,同時,大法的神跡在我身上不斷展現。

煉功三個多月,一次晨煉後回家時突然覺的腳下像裝了彈簧一樣,沒等邁步就被彈起來離了地。早飯後騎車經過一個上坡,平時騎到這時需要用力蹬幾下,這次好像有人推著一樣就上去了。

煉功半年後天目開了,一下看到了幾個空間,有一次煉靜功,覺的自己坐在小溪的浪花上順流而下,兩岸楊柳枝垂在水面上,舉手可拂。

又一次在煉功點上煉靜功,入靜後覺的坐在高空,看到從煉功點上射出來好多功柱,用射出來形容功柱,因為我當時看到的功柱就像探照燈的光柱一樣,有很強的力度感。但光柱白天是看不到的,而我看到功柱的同時還看到一輪紅日冉冉升起。同時還看到了三花聚頂的景象,三朵花連同三根柱子在正轉、反轉和自轉,這三根柱子和功柱明顯不同,沒有力度感,白白的,像煙霧,像在無風時從煙筒裏升起的煙柱。(我所看到的這些可能與層次高的同修看到的情況不同)我還看到從手心噴射出的火星,周期性的一進一出。

煉功兩年後,一天中午和衣躺在床上,好像一物飛進頭裏發生爆炸,火光一閃,隨著一聲巨響,頭骨被炸開幾瓣。當時嚇了一跳,翻身坐起,耳朵還嗡嗡的響,好長時間才恢復正常,我知道這不是夢,從此有好幾天就像生活在原始森林裏那樣覺的空氣十分清新,有一種不可言狀的快活之感,記憶力明顯增強。

上面講的是99年720之前的事,還有很多至今不便講出來,那時幾乎每天都有美妙的現象顯現。

99年7.20以後,隨著形勢的發展進京上訪的同修越來越多,我也認識到應該進京上訪為大法、為師父討回公道。但是凡是上訪的押回來都被拘留,那些天思想鬥爭很激烈,等心情平靜了,做好了一切準備,沒有了怕心,雖被抓回來後投入了拘留所,但按時出來了,沒有寫任何保證。以後的幾次干擾也在正念中一一化解,對我的監控也因為我向其講真相證實法而解除了。

發正念在另外空間的威力是巨大的。01年6月中旬第一個星期日晨6點,是全世界大法弟子首次發正念的日子,因為我沒得到這一個消息沒參與。早晨煉靜功時突然看到各種人等四處逃竄,有的跑著跑著一頭栽在路旁而死,當時不知何故,一月後我知道發正念的事,逐漸悟到了四處逃竄的東西正是被大法弟子正念追殺的邪惡。

一次煉靜功時,一邪惡站在我對面肆意謾罵,以前煉功也經常出現這種干擾,我都不理睬,這回心想何不用正念除之,正念口訣一出,邪惡立即五官移位,表情十分痛苦的死去,瞬間化成一堆粉末。全過程也就3-5秒,但過程一步步分的很清楚,可見大法的神威。一次在夢中好像在山坡上打坐,一群邪惡生命連喊帶叫向我圍攻上來,就在單手立掌的同時,一串火球從手中發出,飛向圍攻上來的邪惡,立時邪惡就消滅沒了。

同修們一定要重視發正念,師父不會叫我們做沒有意義的事。

我時常警醒自己,千萬年的等待就是為了今天得法,所以每次闖關時,隨師修煉的心不動搖,大難來時頭腦清醒,正念比較足,所以看上去來勢洶洶的一個個難關,都被師父一一化解了。

我的一切都是師父給的,就是用世間一切美好的語言文字也表達不出浩蕩師恩的萬分之一,按師尊的要求做,在救度眾生的同時,讓自己也功成圓滿,這才是師尊希望的。我的修煉還遠不夠好,在救度眾生時還有不盡人意的地方,寫出來是為了和同修們切磋,共同提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