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沾了大法的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六日】

  • 「都是沾了大法的光」

  • 頭上大腫瘤消失了

  • 明白真相的主任

  • 法輪大法救了姥姥的命

  • 王大伯的變化

  • 「都是沾了大法的光」

    安國市某村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人,全身都是病,花了四、五萬元錢也沒完全恢復;後來老人知道了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並看了《九評共產黨》及相關真相資料,退出惡黨後,能騎自行車而且生活上能自理。他高興的說:「都是沾了大法的光。」


    頭上大腫瘤消失了

    我叫劉雲珍,女,現年六十歲,家住四川省樂山市牛華鎮浸水村。我得法較早,不識字,靠丈夫教,基本能通讀《轉法輪》和《洪吟》,修煉後感到一身健康,精力充沛。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由於江氏集團對大法的迫害和環境的壓力,加上兒媳常年在外打工,為了照看兩個小孫子,就把大法丟在了一邊,不學法不煉功了。這樣一段時間後,頭上有點不舒服,逐漸長了一個大包,眼睛都睜不開,疼痛難忍,頭髮掉了,出現七個孔流出膿水,兒子送我去省、市、縣各級醫院檢查出為惡性腫瘤,即癌症。醫生結論為:「不可治」了,最多還能活兩個月,叫兒子回家準備後事,還有醫生要我開刀切除可以緩減一下疼痛,我不同意做手術,叫兒子把我從市醫院抬回了家。

    我躺在床上臥床不起,頭上不斷流膿血,感到生不如死。在絕望時,是大法救了我。同修們知道後看望我,鼓勵我從新開始好好學法煉功,放下生死,只要堅修下去,師父會管的,師父本來就是來救人的。

    同修們到我身邊發正念,晚上在家幫發正念。我躺在床上學法,睡在床上煉五套功法,心中不停的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腫瘤處沒有敷藥,只是一同修給我擦了點「凡士林」。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兩個月後我頭上的腫瘤消失了,消去的頭上開始光亮無發,現長出了黑髮。同修和親朋好友都為我高興,是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大法救了我。

    在勸三退時,我用自己現實的例子挨家挨戶講大法真相,讓更多的世人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明白真相的主任

    今年元旦前的一天下午,我幫丈夫油漆門窗,忽聽院子裏有人喊:「有人嗎?有人嗎?」我出去一看是居委會主任和兩個不認識的男青年。我說:「人在,有啥事?」其中一個青年一個勁的追問我是這家的啥人,叫甚麼?這時居委會主任在那倆人的後邊給我搖手、使眼色,意思是別說,同時還大聲說:「她是幹活的。」

    我明白了意思,說「我是刷油漆的」,就趕緊離開了。丈夫出來把他倆領到了另一屋。主任過來給我說:「他們是來查你的,趕快走,等他們走了再回來」;並說他知道真相,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一定要注意安全。


    法輪大法救了姥姥的命

    (小姑娘口述,大法弟子整理)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我的姥姥家在遼寧省開原市,是一戶普通的人家,她叫蘭素芹,今年77歲。

    前不久,我去姥姥家看望姥姥,有一天,姥姥突然嘔吐不止,全身疼痛,家人急忙把老人送去醫院,大夫給做了全面檢查,結果卻查不出病來。家人又送老人去了骨科、中醫科等幾家醫院,都是沒病,可姥姥的身體就是疼,家人只好給老人打止痛劑;就這樣,幾天下來已經花掉了一萬多元。後來到瀋陽六四三醫院檢查,結果還是沒病,這下家人可全愁了,治病也得對症下藥哇,查不出病可怎麼治呀!

    就在全家人急成一團時,病房裏有一位大姐對我們說:「讓你家老人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病就會好的。」我一聽,忙貼著姥姥的耳朵說「快念『法輪大法好』。」這時就聽見姥姥一個勁地念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慢慢地姥姥睡著了,這麼多天,姥姥都沒有睡過。看著姥姥睡著了,我們也去休息了。

    沒過幾天,姥姥的病就全好了。


    王大伯的變化

    王大伯今年82歲,是離休幹部,和我父親是發小(從小一起長大)。2001年我因修煉法輪功被抓進監獄,父親當時正在患病,兩次夢見我被警察抓,伸手拉我,從床上摔到地上,於2003年去世。

    我回家後,王大伯因為父親的死怪罪於我,始終不聽我講法輪功真相,我漸漸對王大伯失去耐心。近日王大伯又來我家,我本不想再和他費唇舌,勉強問了一句:「王大伯您退黨的事考慮的怎樣了?」

    王大伯一反常態在我耳邊輕輕的說了三句話:「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李洪志師父好!」我吃驚的問他怎麼改變的?王大伯告訴我,他的一個鄰居利用每天早鍛煉的時間,在他耳旁講了三年法輪功真相,現在他徹底明白了。

    王大伯的變化使我對師父的經文《濟世》有了更深的感悟,也從那位未曾謀面的同修身上找到了差距。如果我們都有這樣的正念、這樣的耐心,就會救度更多的有緣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