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並進一步解體舊的安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五日】今天看到新經文《全面解體三界內一切參與干擾正法的亂神》,內心巨大的震動,解決了自己長期以來,而且是此時正面臨的困擾。下面把我想到的寫出來和同修交流。

得法以來,我就一直在困惑,為甚麼,宗教中的世人,看不到大法的純正與洪大的法理,看不到大法洪傳,特別是在前所未有的巨難中,大法與大法弟子整體所展現出來的,超越歷史上一切正法正教傳世時他們所表現的堅韌,慈悲,智慧,與純正積極的境界,看不見大法已經開創了人間全新的洪大氣象與趨勢呢?

為甚麼在宗教經典都能夠不同成度預示今天最重大時刻,啟迪世人真性的同時,當今那些宗教人中又能在他們的經典中抓到與大法相背相左的說辭說法呢?

為甚麼在對大法的迫害中,宗教中一些內心不正的人可以用其宗教個別理論攻擊大法呢?甚至在險惡的轉化謊言中,很多宗教尤其是佛教中的說辭說法,可以被利用邪變法輪功修煉者對大法的正信呢?甚至有的還轉入宗教呢?為甚麼宗教中的人士能夠無視一些真修者被殘酷迫害呢?

為甚麼大法在巨難下,走向輝煌的過程中,宗教在它們的末法末劫時期,尤其在大陸卻也從表面形式上顯現出發揚光大的表象來呢?大建寺廟,求佛信仰者也在增加,而且更有意思的是,不斷出現某某名人皈依,某某演員出家,於是媒體輿論為之所動,報導一篇接一篇,這對歷史這一刻的主題要發揮甚麼作用嗎?

當我看到師父的新經文時,恍然間明白了許多。

一切皆非偶然,一切舊安排也都又包含相生相剋,一切舊安排也都體現著舊勢力的標準和意圖。

師父講了,歷史上那些正法正教最大的目地是為今天真正能度人的,挽救眾生的大法奠定文化。也就是說,它們的實質,這些修煉法理的實質意義只在於給今天的大法做了鋪墊,創造了文化條件,而不是讓其作為真正的歸真之路。舊勢力在它們的這一切安排中雖然有它們幫師父傳法的用意,但是要清楚根本上它們是要這一切最終按照它們要求,達到它們的目地去走,所以這一切安排中同時必然的,也不可避免的加進或帶進了舊標準的,它們要在此時左右正法的另一部份安排。

它們用宗教鋪墊了能得法的文化,可是它們之後又實施了破壞,使這種鋪墊作用減損到它們所要的範圍程度,也安排了障礙人得法的因素。「有許多因素都有問題,舊勢力在近代破壞中國文化,給我傳法留下一個爛攤子。方方面面破壞的因素太多了,所以很多事情都要糾正」(《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歷史上就有這樣的例證:耶穌傳法時在安息日治病救人,舊宗教徒就以舊教義中說安息日要停止一切勞作為據,散步說辭,反對耶穌,抵制破壞。對於現在,比如新唐人晚會中的和尚忍辱救生的故事,在大陸人的認識中,還有另外一面的消極看法,他們會變異的認為大法弟子不應積極講真相,去表白,應該沉默忍耐,與世無爭,到時自然真相大白。就像師父講的:「這已經違背了傳法中「全面敞開、只見人心」的傳法宗旨,違背適應正法中變化了的實際情況。」(《全面解體三界內一切參與干擾正法的亂神》)像刻舟求劍的劃痕一樣,標籤似的印在宗教中人的認識中,使這部份眾生不能夠用生命的真性去直接面對大法,真正去了解大法,從這一點上看他們還不如那些普通世人,他們對大法的了解和態度真的不及普通世人。

舊勢力與那些亂神通過各宗教的勢力與在其中安插的這些因素,嚴重的操控著當今宗教中的人,使他們不去關注天象變化在常人中的警世顯現,不去接觸了解大法真相,對大法的內涵感覺麻木。延續到近天,這種操控已經完全超出了宗教自我維護和專一修煉需要的自然體現成度,完全顯示出了舊勢力與那些亂神不符合正法要求的一意孤行,完全顯示出它們干擾正法,障礙眾生得救得法的負面作用。

舊勢力與那些亂神按照它們的標準衡量著哪些人可以得法,哪些人不能得法,得法者甚麼時候得法,但是它們怎麼知道真正的大法對生命的準確衡量標準是甚麼呢?它們也知道宗教中人一旦了解真相或得法,那將不會像分散的世人明白真相那樣簡單,那是一個在思想上連帶緊密,本身就是修煉信仰的群體的大門打開,那帶來的變化也會是巨大的。然而舊勢力亂神在此眾生前所未有的危難時刻,不能夠配合師父最大限度救度眾生的需要,還在頑固的通過對宗教的把持,堅持它們的安排,阻礙宗教中的人了解真相,來左右正法,到今天這種罪錯是決不能再延續了。

師父講,「三界之內的一切生命都是為法而來、為法而成、為法而造就的」(《在2003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在正法洪勢已經充份展現的今天,宗教中起負面作用的部份卻不能夠醒悟收場,而且那些亂神的阻礙作用更顯突出了。雖然世人也能從宗教內真實情況中感到宗教末法的敗壞成度,但是它們同時也不斷安排出反作用的事情來,如不斷搞出某某名人皈依,某某演員出家等等這類事情,引起輿論關注,引起世人的興趣,也使宗教中人感到壯大,安穩,還在助長這些不能度人的宗教勢力。甚麼目地作用呢?不就是干擾正法麼?

而對於那些亂神,可能有我們從前所尊敬的,我們一直沒把其當作亂神的,我們到此時需要清晰明確,包括對那些覺者的衡量判斷,和到現在為止的成見,要把法的標準放在第一位,把我們的對其印象等等放在其後。雖然我們在人中還不好判定,但是法的標準自然會判定,我們明白的一面也能知道,那麼只要我們擺正關係,放下人情,明確對師父新經文的這一認識,我們只管發出這一念,一切對正法,救度眾生在起這樣阻礙破壞作用的所謂神,不管它是誰,都全面解體它們。我們的能力是按照法的純正標準起作用的,所以該清除的,那就是清除,不該清除的,你也碰不到他,不是我們人中的認識想清除和不想清除的問題。我們應該明確法在衡量一切,自有標準,我們現在所要注意的是放下觀念的障礙,把法真正擺在第一位。深查一下自己的顧慮,從何而來。不妨再問一下自己,甚麼法能成就這麼偉大的現實與未來。

以上的認識還不夠成熟,請同修繼續交流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