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營救親人過程中對否定舊勢力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前段時間,我的家屬被邪惡綁架,在同修的整體配合下,家屬於一個月後堂堂正正回到家中。在這個過程中,以下幾件事情讓我對不配合邪惡有了較清晰的認識。因為明慧網上經常刊登成功營救同修的文章,且自己以前一直處於不精進的狀態,所以就沒有把自己的體會寫出來。最近,在與同修交流時,發現有些同修在這些問題上也是認識不清,寫出來旨在給還沒有意識到的同修提個醒,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1、家屬被綁架後,我去派出所詢問情況,當時所長不在,讓我第二天再去。第二天中午,一個知道我當天要去派出所的同修專門找到我交流此事。交流後,我在法理上清晰了,讓我去派出所的是邪惡,我去了就是在聽從邪惡的安排。不是說不能去派出所,而是我們在掌握主動,我們想甚麼時候去就甚麼時候去。我和家屬在這一點上確實被鑽了空子,讓甚麼時候去派出所就甚麼時候去派出所,讓留電話就留電話,讓去取東西就去取東西,就這麼把家屬騙到派出所綁架走了。

師父說:「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一個花錢出來的同修找到我,問我願不願意花錢把家屬辦出來。我把握不好,就去找同修,同修語重心長的對我說,「今天,如果我們都是常人,我有很多辦法去救你家屬;可是,我們是修煉人,我們走的路關係到未來,這條路一定要走正啊!我們做甚麼事情,都要把基點放在證實法和救度眾生上,我們今天無論承受甚麼樣的痛苦都是暫時的,與未來成就的永遠根本是不能相比的。」這次交流讓我認識到,如果我花錢把家屬辦出來,不只是在配合邪惡,而且是在助長邪惡。

師父說:「無論是救度眾生、個人提高、反迫害都是在證實法,走正你們的路才是證實法。」(《走正路》)記得師父在海外講法講過,我自己理解如果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這不是個簡單的問題,其實就是在走舊勢力安排的路。

3、在給警察寫勸善信時,我寫到,警察所說的所謂罪名在法律上根本是不成立的,同修看了後幫我改成「這一切都是無中生有」。我覺的不妥,這些事情明明是有的呀,我這麼寫警察會不會說你們修煉人怎麼也撒謊呀?

在寫這篇體會時,我與另一位同修交流了對這個問題的認識,同修說,我們不是在否認我們所做的事情,而是否定把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眾生的行為定罪,否定把真相資料作為罪證,從根本上否定這一切。當我們讓警察也認識到這一點時,我們才是真正的講清了真相,才是真正的救度了他們。這時,我突然意識到,我們要說的是:非法拘留家屬的一切所謂罪名、所謂罪證,這一切都是無中生有。

大法,宇宙的根本大法,是「正天正地正眾生」的,大法弟子在證實法、救度世人的過程中就是要歸正世人對大法不正的認識。

4、哥哥(不修煉)知道家屬被綁架的消息後,從外地趕來了,國保大隊告訴哥哥準備辦取保候審,我心動了。當我把這個消息告訴同修時,同修說,「我們不能承認取保候審,這是邪惡提出來的,你家屬本身就是無罪的,取保候審不就是承認自己有罪嗎?哥哥要辦可以辦,但是你不能辦。」我知道哥哥擔心家屬,我不辦,他也會辦的,卻沒發現自己想讓家屬回來、承認取保候審的心還沒放下。

晚上,哥哥一反常態,問我怎麼辦,他聽我的意見,看來任何一顆人心都是隱藏不住的。經過痛苦的抉擇,我放下了讓家屬回來的心。第二天早上,我告訴哥哥不辦取保,堅決要求無條件釋放。看我不辦了,他就直接買車票離開了。

就在那天,我悟到家屬能不能回來不是表面的人在說甚麼,是他們背後的邪惡生命及因素在起作用,我們越不承認邪惡的安排,對邪惡否定的就越徹底,邪惡就越沒有存在的空間場,師父和正法神就會清除它們。邪惡都不存在了,表面的人對家屬能起甚麼作用呢?我真正體會到了「師父說了算」的正念,我的心輕鬆而踏實。下午家屬給我掛電話,告訴我他回來了。

師父說:「當然了舊勢力所有安排的這一切我們都不承認,我這個師父不承認,大法弟子當然也都不承認。(鼓掌)但是它們畢竟做了它們要做的,大法弟子更應該做得更好,在救度眾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煉中碰到魔難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安排的魔難、在它們安排的魔難中如何做好,不是這樣。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我們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們中你們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們造成的魔難中去修煉,是在不承認它們中走好自己的路,連消除它們本身的魔難表現也不承認。(鼓掌)那麼從這個角度上看,我們面對的事情就是對舊勢力全盤否定。它們垂死掙扎的表現,我與大法弟子都不承認。」(《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5、晚上回家後,我才知道家屬還是取保候審回來的,在沒有人保、財保的情況下,他怎麼還是「取保候審」呢?原來是家屬承認了,他聽信了警察的話,在辦理取保候審的手續上簽了字。經過交流,家屬也認識到了,徹底否定這一切。

師父講法中告訴了我們,舊勢力在歷史上就對我們的一思一念做了周密的安排,如果我們平時不能在法上認識法,當迫害發生時,就很難做到時時、事事否定舊勢力。所以,我們真得有正念,不管是生活中毫不起眼的小事,還是直接面對邪惡,都要在法中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這才是徹底否定舊勢力,才能徹底否定舊勢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