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在邊陲小鎮扎根開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九日】我早就想把這個真實而震撼人心的事情寫出來,但由於方方面面的干擾一直沒有寫。今天下定決心拿起筆來寫出這洪法中的一件件神奇的故事,頌揚法輪大法洪傳的威德,以示後人。

那是一九九七年冬天,我妹妹坐公交車外出辦事,在車上看《轉法輪》書。這時在她身邊坐著一位女士和她搭話,問在看甚麼書,這麼聚精會神。我妹妹說《轉法輪》。並告訴她法輪功在全國各地洪傳,教人做好人,祛病健身,道德回升等。這時女士身旁一位男士也搭話說,這麼好的功法,我們那邊還沒聽說。

我妹妹詢問才知道他們一個是學校老師,一個是做生意的老闆,他們居住的地方是在東北邊境的東大門與某國一江之隔的邊陲小鎮,是邊界集體轉業的官兵,落戶在那裏。他們居住的小鎮是團部,下設連隊,交通只有長途客車,消息很閉塞。他們約我妹妹到他們那裏去傳功,相互留下了地址姓名,結下了大法的緣份。

回來後我妹妹談起這一奇緣,我們姐仨一商量,這是一次洪法的好機緣,不能錯過,不能漏下一個有緣得法的人,這也是師父的指點。我們及時和總站溝通,抓緊安排好時間,正月初九,我們姐仨帶上師父的講法帶、大法書、放像機等資料就出發了。

當走到邊防站時,車上所有的乘客必須經過檢查才能放行,當時我們心裏很緊張,因為音響是不讓帶進去的,千萬不能讓他們攔下來,否則影響洪法,可是出乎我們意料,檢查人員好像沒看到我們一樣擦肩而過。一顆懸著的心放下了,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們順利的離開邊防站,平安到達某鎮。

當時已是晚上五點鐘天已經黑了,我們發現那二位早已來迎接我們了,一切早就安排好了。負責人有團部幹部、衛生院幹部、老師、個體老闆,非常熱情。課堂設在某老闆姐家開的飯店(閒著)。當晚他們就通過團部廣播通知各家各戶,學煉法輪功,並把簡介貼在黑板上,做好一切宣傳工作,給了一個很好的開端。我們內心說不出如何感謝師父給予我們的一切,我們按著程序安排九堂課,第十天交流,每天上午放一講師父講法,下午學煉五套功法。

開始的第一天才來五、六個人,後來人越來越多達到五、六十人,他們這裏的人都非常純樸、善良,告訴我們說領導這麼支持,還有幹部、老師、醫生等都來參加,還不收任何費用,我們覺的一定好,所以我們也就來了。通過幾天聽師父講法,我們逐漸明白了法輪功是怎麼回事。就這樣人傳人,越來越多。

在聽師父講法煉功過程中出現了許多神奇的事情。老闆的母親患癌症晚期,術後不能行動,聽完法後精神起來了,還能和大家一起煉一個小時的動功不覺累,在當地反響相當強烈,讚歎大法的神奇;還有一個老太太抽了三十年的旱煙,聽完課後不抽了,不是味了,覺的不可思議;還有一位得了子宮癌,當時流下來了,她感動的哭了;有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說做「握球擰掌」時看到無數朵蓮花,激動的說唐僧取經行走萬里吃盡了萬般苦,這不出家門就送到門口來了,真是萬古不遇的好功法,不能錯過呀。

我們姐仨目睹這一幕幕真實的故事,感到非常驚奇,師父對這地方的人,給了這麼多東西,無法用語言表達出來,真是佛恩浩蕩,慈悲眾生,不落下一個有緣人。

有一次教完五套功法,已是晚上十點多鐘了,我們回招待所,隨後跟來一位年青人,他在哈市醫大讀麻醉科,執意要住下,我們想住吧,你在我們這就像孩子一樣沒有甚麼,正好還有一張閒床。我們開始一起切磋這幾天學法煉功收穫,他告訴我們在師父講法時,他看到不同空間一層一層的人都在聽師父講法,他說生下來天目就是開著的。前世是大方丈,因犯色戒被打下來,轉生到現在這個家裏,很清楚自己是怎麼來的,決心煉法輪功,回學校教同學煉。

晚上我們帶他一起煉靜功,我和他挨床並排坐著,我姐和我妹妹對床,約十分鐘左右,我感到一陣陰風衝我而來,頓時我感到徹骨寒冷,直打牙巴骨。我知道不好的東西來了,這時就看附在他身上的大蟒兩眼瞪的像燈泡那麼大,張牙舞爪就過來了,這時師父給我下了保護罩,它沒動的了我,當時我妹妹一看不好,上我姐胸前摘下法輪章,就戴在那小伙子胸前,只見一道金光劃過,瞬時間,法輪旋轉起來,把他身上甚麼猴子、狐狸、黃鼠狼、蛇、大蟒全都化成原始之氣。這位青年得救了,他眼含著淚說:師父救了我,它們太干擾了,要不是師父救我,否則我就毀了,書也念不下去了,弄不好命也搭進去了,我一定用功好好讀書,做一名合格的麻醉師,決不隨社會潮流走。當時那種場面真是驚心動魄,是師父保護我。第二天我的半邊臉和嘴還青著呢。再次感謝師父慈悲救度之恩。

還有一位是衛生院負責人,家裏供著狐黃之類的東西,晚上她來我們住處,問我們怎麼辦,我們告訴她聽師父的話趕快扔了,她說那東西惹不起,開始將我弄的不行,我硬是不理它們,那東西一看不行,就捉弄我的孩子,沒辦法才供的。我們告訴他,師父在《轉法輪》裏說:「其實我說不厲害,在真正的修煉者面前,它甚麼也不是,你別看它修了千兒八百年了,還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相信師父,我們送給她一本《轉法輪》書,告訴她怎麼做,回去後半夜就把狐黃的排位扔了,甚麼事也沒有。她後來成了學法煉功組織者之一,起到了骨幹作用。

在洪法教功中,師父時時刻刻都在關心呵護我們,每遇到甚麼困難、問題,師父都及時點化啟悟我們,師父就在我們身邊。記的有一次妹妹中午飢餓難忍,就叨咕說,人家都吃三頓飯,咱們每天兩頓,時間拉的還很長,從早上起來幾乎每天都到大半夜。妹妹是負責教功法的,體力消耗大一些,當時說說也就算了。第二天他們就問兩頓飯時間是不是太長了,要是餓,中午再給你們加一頓。我們感到非常驚奇,昨天我們剛說完,她們怎麼就知道了呢,師父對弟子真是無微不至的關心。但我們還是堅持下來了。

以上我寫的是在這九天洪法教功過程中發生的真實故事,很多,僅舉幾例。結束後,開了個交流會選出他們信任的人員負責,並成立煉功學法小組,把法洪傳到他們所在的周邊地區,連、隊、村、屯讓所有有緣人都得法。

一年以後,他們那裏開學法煉功交流會,我們姐仨都去了,我們一看參加法會的約一百多人左右。聽他們每個講自己學法煉功身心受益的經過,個個感人肺腑。例如有一位女同修,就是迷糊病好多年,吃多少藥也治不好,甚麼活都不能幹,只能低頭不能抬頭,洗衣服都不晾曬,不能取回來。煉了功不幾天就好了,她的親屬是大夫,都沒辦法。一看她煉法輪功好了,大夫全家也學法煉功了;還有一位中學老師,她和孩子都被白花蛇附體,煉功後都清除了,師父救了她和孩子。

聲聲謝不完的師恩,場面激勵人心,法輪大法在邊陲小鎮村村屯屯真正的扎根遍地開花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