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州市安寧區和平灘女子勞教所對我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一日】我有幸98年9月得法。得法9個月、在不到一年的日子裏,99年7月20日邪黨鋪天蓋地的迫害大法,我要為大法說句公道話,我多次去北京向上級部門講真相、揭露謊言。可是多次被送回當地看守所、拘留所。最後一次上京上訪證實大法,惡黨人員又把我送到看守所,我絕食七天後被釋放。

回家後沒有多長時間,惡人在2001年2月10日,讓我們單位一女同事敲門,說要給我領工資,看我在不在家,我在家等著,結果不一會兒,工資給我沒拿來,來的卻是社棠派出所、北道公安局和我廠保衛科的4名惡警,讓我跟他們走一趟去洗腦班。我說:我不去,我沒有犯法,我修煉法輪大法做一個好人,道德高尚,對國家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我不去,當時他們沒有任何手續和任何證據,幾個人強行在我家非法給我戴手銬,抓住我的頭髮,把我拖到樓下,我這時高聲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惡警害怕我喊,他們4個人把我推到車裏面,他們的車停在樓底下,就這樣我被惡警送到了戒毒所。在戒毒所我不吃不喝絕食,當時戒毒所朱萬民派惡人強行給我灌食,用大勺子把我嘴撬開,再用小勺給我灌食,把我綁在長條椅子上,不讓我大小便,嘴也被撬流血了,腫了好長時間。戒毒所迫害了40天後,於2001年3月19日,戒毒所來了幾個人,讓我看一份非法勞動教養的決定,就這樣我被非法勞動教養兩年。

惡人把我非法送到蘭州市安寧區和平灘女子勞教所,在裏面我受盡了無數的折磨。剛進勞教所不長時間,我們集體煉功,惡警說:這裏不能煉功,煉功就要關禁閉。說我帶頭煉功,關禁閉10天10夜,我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在勞教所經常讓我們寫所謂的作業和所謂的上課,惡人誣陷說「法輪功危害社會」,讓我們抄這一句話,我抄的是「法輪功不危害社會」,於是惡警讓吸毒人員每人一小時看著我不讓我睡覺,白天還要讓我軍訓、勞動,就這樣把我折磨了半個月。

有一次讓我們寫所謂的作業誹謗大法和師父,我不寫。我寫:我們師父傳的是宇宙大法,師父是救度世人的。惡警看後說,讓她轉化,她不轉化,反而更堅強。惡警指示吸毒人員看管我,不讓我睡覺,長達4個月,迫害得我骨瘦如柴,才罷休。

勞教所裏經常讓我們看誹謗大法的焦點訪談、自焚事件,看完讓我們寫感想,我寫自焚全是假的,是謊言。他們不聽,我遭到他們的毒打。惡警指示吸毒犯打我,十幾個人打我一個,把我的頭用被子捂上,拳打腳踢,我在房子裏喊打人了,惡警裝著聽不見,反而說我不遵守它們的規章制度,又把我關到禁閉室。在禁閉室把我銬在地上的管道上,管道流著水,淌得滿地都是,就這樣把我折磨了3天3夜,才打開銬子。在這期間,我在這小黑屋裏聽給我送飯的吸毒犯說,又送來了一位大法弟子,是一個60多歲的老人,高級工程師,名叫程桂蘭,三天就被活活打死了。這伙惡徒真是喪盡天良,勞教所是名副其實的人間地獄。

在臨解教的那段日子裏,惡警迫害我,讓我寫這個書那個書。我不寫,惡人就讓我看廁所。卑鄙到甚麼程度,誰大小便幾次都讓我記在本子上。我不記,就讓我一直呆在廁所。一中隊惡警楊得蘭逼迫我寫四書,我不寫,就指示惡警把我銬在高低床上,蹲不下,坐不下,折磨了七天七夜。之後我的胳膊不能動,回家後好長時間才恢復。

以上就是我受迫害的部份經歷,現整理出來,揭露蘭州市安寧區和平灘女子勞教所的罪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