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師父在大陸傳法時的二三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未能參加過師父的傳法傳授班。但在幾年的集體學法中,聽老學員講過的,現在回憶寫出來證實法。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批評指正。

一、師父甚麼都知道

一九九八年的春天,在一次全區的小組長和輔導員學法會上,休息時,坐在我身邊的甲同修講:「法輪功可不一般,師父甚麼都知道。《法輪功》一書講的:『我們有個學員到醫院把針頭給人家打彎了好幾個,最後那一管藥都哧出去了,也沒扎進去。他明白了:哎喲,我是煉功人哪,我不打針了。他才想起來不打針了。』那個人就是我。那時我滿身都是病,師父來傳法時,我正在連續打針呢。從那以後學大法了,也沒打針,也沒吃藥全好了。」

她接著說:「老師來哈爾濱講法是在冰球場,人很多,四千多人哪。頭一天我坐在後邊了,聽了一堂課,覺的挺好的,心想,我可得上前邊好好聽。第二天我和老伴倆早入場了,坐在最前邊。中間休息時,師父從講台上走下來,到我跟前說:昨天上醫院打針去了吧?沒扎進去,最後那管藥都哧出去了吧?我覺的奇怪呀!就問老伴:你(對師父)說了(我去打針)?他說:我哪兒說了呀?這不才看見老師嘛!我心裏納悶,老師怎麼知道的呢?哪知道,咱師父甚麼都知道呀!」

二、八十歲老人識字

乙同修是一九九四年得法,那時已接近八十歲了,不認字,但每天都參加集體學法。她講:「學法時,一聽到別人念書,心裏就著急,怎麼辦呢?回去給師父法像磕頭,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啊,我學大法不認字,太難了,請師父教我認字吧。就這樣,不長時間我就識字了,能通讀《轉法輪》了。說到這呀我太感謝師父了。」

三、有緣得法

丙同修家是開旅店的,在一九九四年八月三、四日,旅店突然人滿員,從開店以來也沒見過這麼多人,裝不下。後來,問客人才知道:是法輪功老師來傳法辦學習班。心想,這法輪功一定好,我可得去學,但是沒有票了,就是在門外站著聽。第二天到了講法場,在門口轉,正在著急的時候,一個人走到他跟前說:你要票嗎?我這有一張。這時他高興極了,馬上入場,從此得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