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功前別人護理我,現在我護理別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六日】我是遼寧省凌海市附近的農村婦女,沒有文化,不會講甚麼大道理,只說一句發自肺腑的心裏話:「法輪大法好」。

我是一個拄著雙拐的單腿殘疾人,今年六十六歲了。煉功之前我正處在病危之時:我唯一的一條腿出現嚴重病症,從小腿往下全是血紅色,雙手肌肉萎縮,怕涼,三伏天得穿棉褲,戴手套,別提多難受。經濟條件本來就差還得整天跑醫院。孩子們跟著受累,沒錢也得借錢給我治病。我身上時常裝著毒藥瓶,就不想活了,是孩子們看的緊,不然早就死了。

誰都知道有病是最難受的,不能幹活還拖累別人,活著有啥意思呀!正在這時妹妹給我送來了《轉法輪》。我越看越愛看,明白了做人的道理,知道了人活著的意義:要做一個好人,按「真善忍」去做,要為別人著想,要先他後我,不和人家去爭去鬥,放下名利情。我就想,我是個連活都不願活的人,還能看重甚麼呢?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我扔掉了毒藥瓶,從此在修煉上下功夫,不上醫院了,也不再吃藥,身體反倒神奇般的好了。從此便脫去了三伏天還得穿著的棉褲和戴的手套,是「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的生命。

一個煉功全家受益。我不再花錢治病了,家庭解脫了困境,孩子娶了媳婦。師父救了我還給了我們全家人幸福。

我的身體好了,能拄著雙拐去地裏拔苗、鏟地、收莊稼了,雖然幹的不快,慢慢的也把五畝地收了回來,以後就孩子們管了。我雖只有一條腿,可我的心並不殘廢,我能做正常人的家務,不怕苦、不怕累、不怕難,而且還能護理我的老伴。他得腦血栓兩年了,大小便都不能自理,我每天都要給他洗涮許多次。孩子們都不願進屋,只有我這個一條腿的殘廢人蹦過來蹦過去的護理他。一個炕上吃炕上拉的病人,由一條腿的我去護理,如果我不學這個「大法」,不煉這個功我根本是做不來的。煉功之前是別人護理我,煉功以後是我護理別人。

師父教我們在利益上不和別人爭鬥,要為別人著想,我的兒子們生活一般,誰能給點撫養費就給,不給也不跟他們爭,為了少給孩子們添麻煩,我能做的我儘量自己做,不去找他們,把握好自己的一言一行,時時按煉功人的要求去做。

本村的人都知道我原來有重病,是煉功煉好的。我以身給鄉親們洪法,有的主動要洪法小冊子看。我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我雖然沒有別人做的好,但我盡我最大的努力去做,晚上去送資料;白天見人講真相,勸「三退」。賣東西來到我家門口的一個不放過。本屯的人能退的都勸退了。我時時不忘記自己是煉功人,我不會悟更高的法理,但我知道聽師父的話,按「真善忍」去做準沒錯。

有一次我突然出現像得腦血栓一樣的狀態。唯一的一條腿不好使了,手也不好使了,動都動不了了。孩子們都嚇壞了,家裏兩個人都需要護理怎麼辦呀?親友們也發愁,都讓我快上醫院。我堅定的告訴他們:我是煉功人,沒有問題,幾天就會好。我心裏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找自己的心錯在哪裏。同時我把它看作是給我提高心性的機會,是好事。結果幾天時間這一大關就過去了。不相信法輪功的人和親友們都服了,都說真神了,有的人要大法的書看。

不但我再也不用上醫院了,連我老伴得腦血栓都沒吃一粒藥,聽師父講法錄音帶,過一段時間,他的嘴歪眼斜等各種症狀也都自己正過來了。

大法給我們全家帶來幸福。我以我的行動謝師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