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資料的一點經歷和感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六日】我做資料的時間很短,才一年多,沒有甚麼經驗,但確實有很多感觸。寫出其中的一點,是為了激勵自己在以後的日子做好做正,也希望和同修們交流,共同精進。

零四年春,在經歷了三年流離的日子後,我回到家中。我們一家都修煉。當時我就想自己做資料。但父母告訴我,我們已經有了穩定的資料來源。有一位同修乙寄居在同修甲家中專門做資料,種類和數量都很多。父母定期去取資料,回來分發給周圍的同修,但周圍的同修要資料的並不多。我當時看明慧文章,也發現有不少這方面的報導,說資料點的資料做出來後,要的人不多,有的同修只要師父的經文,不敢要資料。我就想,既然如此,我就不用自己做了,甚至還想:這是支持資料點同修呀!因為我們家是「第一中轉站」,拿資料方便,還覺的這樣挺好,其實依賴心已經很重了。

零五年九月初,同修甲突然被綁架,在她家專職做資料的同修乙被迫匆匆撤離。一下子我們失去了全部資料的來源。那些日子我們真的很難過,為同修,也為我們整體出現的漏。我和丈夫商量,明慧網一再強調資料點遍地開花,我們也來做一朵小花吧,為了救度眾生,我們應該承擔起自己應盡的責任。

丈夫很快去買了一台噴墨小一體機,我們開始了自己做資料的歷程。開始的時候,我們通過輾轉的方式才得到需要的週刊和真相資料,然後再複印出來,發給其他弟子;後來我們和同修丙聯繫上,用U盤直接把資料取回來打印;再後來在同修們的幫助下,我們可以直接上明慧下載資料了,各方面開始慢慢走上正軌。

在做資料的過程中,我真正體會到修煉的嚴肅和神聖,這不是常人的工作,這是真修實修的過程,修煉的心性和層次,全在此中體現。在這個過程中,我看到了自己許多的不足,我把它寫出來,去掉它,也希望能對和我有類似問題的同修起個提醒作用。

剛開始做資料的時候,雖然我們一竅不通,但心裏還是很有信心。在流離的日子裏,我大部份時間是住在一位親戚家。這位親戚開了一個複印店,很多時候我需要的資料就在他那印,一次幾百張,印的很順利。所以我自己做資料時,我想應該不會很難。但沒有想到,我們一開始做,就遇到很多問題,干擾很大。可能就是針對我的想「順利」、求「容易」的思想,邪惡給我製造了不少「麻煩」和「複雜」。因為機器小,經常要注墨水,奇怪的是,注了墨水以後,墨盒卻不好好工作了,清洗半天打印頭,還是出不來字,只能換新墨盒,消耗很大。這時難免心情緊張,一緊張就容易出差錯,資料有時印歪了,有時忘記翻頁了,有時印的頁碼顛倒了,有時不小心還弄上一塊墨漬,真是手忙腳亂,心裏也亂亂的。知道這種狀態不對,也一直向內找自己,也發正念鏟除干擾正法的邪惡因素,但效果好像不是很好,自己也感覺到自己處於一種很被動的狀態。因為初期耗費很大,心裏總是不由自主的嘀咕,有時發著發著正念,竟然會走神想著複印一份資料得花多少錢啊,弄的自己真是很懊惱:我怎麼會這樣呢?後來我在明慧上曾看到一位同修的文章,同修的經歷和心態幾乎和我同出一轍,我不禁啞然失笑,看來我們還真有不少的同修有過這樣的經歷。

一段時間以後,情況有所好轉。這期間自己有所提高,放下了一些患得患失的心,心態也較為平和了。這時印資料,效率提高了,墨盒也能夠換墨水了,差錯也少了。但還是有不盡人意之處。不知為甚麼,沒印多少資料,墨水就很容易消耗完了,所以有時注墨水,我就一個勁的灌,結果有好幾次弄的墨水溢出來,不小心還會濺到紙上,手也弄的黑黑的。因為墨水消耗太快,資料印出來容易有模糊的字跡,我就把有模糊字跡的資料留下來自己發,把好的資料給同修。漸漸的我覺的不對勁:我們做出來的資料不是為了救度眾生嗎?我留下的資料也是發給世人的,難道經我手發的就不用注重質量了嗎?雖然意識到不對,但我又在心裏為自己開脫:這些資料僅僅是字跡有點模糊而已,還是完全能看的清楚的,問題還不至於太嚴重吧?所以我還是沒有真正認認真真重視這個問題。而這時做出的週刊也有字跡模糊的現象,作為同修的母親不止一次批評過我。這時我又有點心急了,甚至想換一台機器。但想到這台機器能和我一起做資料,一定是有緣份的,我讀過很多弟子的文章,知道機器是有靈性的,出現這種情況,一定是我沒有和機器溝通好,責任在我,我不能輕易放棄機器。我和丈夫商量,丈夫說,不管怎樣,資料一定要做好,我們多買一些耗材吧。

這個時候,我們家和同修丙一家(他們家也都是大法弟子)已組成一個學法小組,我們定期學法切磋,有時在交流做資料的問題上,我們都有相似的困惑。一天我們學法時,來了一位協調的同修丁,他和我們講起他自己做資料的體會,他說,他對自己的要求是,一定要用心,要把資料做完美。我們都覺的好像有點要求太高了(其實這恰恰就是我們自己對自己要求太低了)。我們都得到過同修丁做的資料,真的是無懈可擊。同修丁微笑著,沒有多說,但我卻明白了,這個問題對我來說,應該是突破的時候了。我心裏問自己:為甚麼我做資料時就沒有想過要把資料做完美呢?

有一天,我正在學《在美術創作研究會上講法》,師父的一段法深深的打入了我的腦海:「如果中國畫中、塑像中的技法也同西方一樣成熟、準確,豈不更能使人感動、更加逼真嗎?不能因為神的作用而把不成熟、不完美的作品就看成可以了,完美的作品加上神那才更是神聖。」我的心一下子豁然開朗,我找到了自己的問題。

長期以來,我一直有這樣的想法:大法無限神聖威嚴,師父無限偉大慈悲,在今天這個正法時期,師父領著弟子們救度眾生,我們的真相資料是有法的威力的,能救的人,一定會被震撼的,一定會找回生命本源的那份期待和喜悅,我們只管去做,法的威力就會盡顯。所以我總覺的,資料只要印出來,就能發揮其應有的作用。也就是說,在我的潛意識裏,資料的質量並不是關鍵,因為他的內容自有其強大的力量。雖然也知道做資料是修煉不是工作,但心思還是更多的放在了如何多印多發一些資料,對資料的質量問題還是沒有站在法的角度去考慮。是,大法的真相資料,確實不同於常人的白紙黑字,我們做出的資料,確實能起到除惡和救度眾生的作用。與此同時,我們是否想過,一份資料的產生,凝聚了我們多少大法弟子的合力呀!當我們高質量把資料做出來的時候,我們不是很好的參與其中了嗎?這不也是我們對法的一種圓容和整體配合嗎?這不也是在我們應該做的這道工序上為這偉大的作品添上完美的一筆嗎?我個人理解,一份真相資料,包含了我們大法弟子方方面面齊心合力的圓容和配合,使資料達到內容和形式上的和諧完美,加上法的內涵和威德,自然會更加神聖,更令世人敬重。同時我還悟道,要把事情做好,要學好法,還要提高自己的技能,解決一些自己應該解決的技術問題,這樣會有更好的效果。

悟到這層法理,接下來的日子,我做資料時,真的有了一種全新的感覺。每次做資料時,我的心清清靜靜的,沒有別的雜念,只專注於做資料。同時我還把一些以前比較含糊的技術問題弄清楚了(以前想弄清楚卻總弄不清,現在一下就明白了)。還是那台機器,還是那些耗材,但奇蹟出現了,同等數量的墨水,過去只能出二、三十張資料,現在可以出將近二百張!而且出來的資料清晰乾淨,賞心悅目,這就是大法的威德和威力。儘管現在資料的需求量比以前大,但我卻比過去做的從容和自信,我希望自己能在法中越做越好。

我本來不敢寫這篇文章,因為我很慚愧,修煉這麼多年(我是九五年得法的弟子),自己在一些最基本的事情上,還是常常沒有做好,我實在太差勁了。但一件小事觸動了我。現在我們很多弟子都建立了自己的家庭資料點,我曾在別的弟子那裏得到一些其他點上製作的資料,我發現很多都做的很好,但也確實有一些字跡暗淡不清,有些甚至有缺行缺字的現象,看上去比較粗糙且難以閱讀。類似的情況我遇到了幾次。說真的,以前我會不在意的,只要是我們大法弟子做的符合正法要求的資料,我都認為是好的,但現在我的想法有點不一樣。師父告訴我們:「完美的作品加上神那才更是神聖」。希望我們都能重視這個問題。其實,很多弟子在這方面做的相當好,為救度世人,他們想了很多很好的辦法,不僅做出高質量的資料,還把資料進行精美包裝,讓世人更容易接受。我們雖然是小小的家庭資料點,但我們的責任不小,我們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做的事情應該是神聖而美好的。

一點粗淺的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們批評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