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七年元月,十位大陸大法學員被迫害致死案得到證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五日】(明慧記者黎鳴綜合報導)十位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在二零零七年元月得到證實。女性法輪功學員有六位,佔百分之六十;其中二人被迫害致死於剛剛過去的二零零七年元月;六人被迫害致死於二零零六年;一人被迫害致死於二零零五年;一人被迫害致死於二零零一年。

遇害者中,除一位年齡有待核實外,五十歲以上的老年人有五位。年紀最小的是四川省武勝縣大法弟子段遠樂,男,二十七歲;年紀最長的是家住安徽省合肥市教育學院宿舍、七十二歲的朱廣珍老人。

十宗被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大陸的八個省,其中吉林省和湖南省各二例;黑龍江省、河北省、四川省、廣西壯族自治區、河南省、安徽省各一例。

中共和江氏集團對法輪功滅絕性的迫害已經進入了第八個年頭,至少三千零十一位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突破中共嚴密的信息封鎖通過民間渠道已得到證實。而實際被迫害致死的人數遠遠不止這些。

七年多來,法輪功學員面對腥風血雨般的殘忍虐殺,始終堅持法輪大法「真、善、忍」的原則,大善大忍,不分貧富,不分社會階層,向所有的世人不懈的講清真相。越來越多的人在明白真相後心生善念,良知復甦,道德歸正,獲得健康的身體甚至生命的延續。人們親身體驗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無不深深的感恩、稱頌大法。但是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至今還在遭受中共惡黨的瘋狂綁架;中共的監獄、勞教所、六一零洗腦班、醫院等迫害場所仍然非法關押著大批的法輪功學員。

女研究生林鐵梅被勞教所和醫院合謀殺害,年僅三十三歲

廣西大法弟子林鐵梅於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八日被廣西女子勞教所和復退軍人醫院合謀殺害,年僅三十三歲。資料顯示,在林鐵梅之前,已有三名大法弟子在這家醫院被迫害致死。

林鐵梅,女,未婚,三十三歲,廣西博白縣人,北京醫學院研究生畢業。林鐵梅因為堅持信仰和向世人講清真相,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四年期間兩次被廣西博白縣公安局綁架,送勞教所遭受非人折磨。個子高挑的她被折磨得僅剩五、六十斤,曾被送博白縣醫院搶救,但還沒等痊癒,博白縣公安局就迫不及待把她送回勞教所繼續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林鐵梅去北京依法上訪的路上被綁架,被送廣西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勞教所教育大隊的梁素貞、呂登雲及其手下惡警,對林鐵梅等堅定的大法學員進行所謂的「嚴管」,派吸毒犯人二十四小時輪流看管,不許睡覺,長期體罰、銬掛、坐在地上反銬,有的被整夜反銬;每天洗澡、上廁所都必須得到惡警的同意,不允許購買日用品,不許親人探視,不允許任何人為她們提供物資或幫助。

勞教所對林鐵梅進行非人折磨,把她的手腳大字形長期綁在床上,大小便都在床上。惡警還指使吸毒人員毒打林鐵梅,用拖把布和臭襪子塞住嘴巴,用膠布封住嘴巴,並強制戴上頭盔,銬住雙手,關進「龍宮」,直至嘴巴周圍腐爛。

林鐵梅不得不長期絕食抵制迫害,卻遭到惡警野蠻灌食折磨。二零零三年十二月,據目擊者說,林鐵梅被惡警迫害的非常嚴重,戴手銬、戴背銬、戴鐵帽子、還用膠帶封嘴,被折磨的滿身紫黑色;還被惡警用電棍電擊和其它酷刑摧殘。

廣西女子勞教所把林鐵梅折磨的精神恍惚,生命垂危,卻散布謠言說「林鐵梅瘋了」,是煉法輪功變成了這樣的。二零零四年農曆新年,勞教所惡警還放話出來說林鐵梅保外就醫了。實際上是把她關在一間秘密屋子裏,每天銬著,不許睡覺,冬天就坐在木板上,也不給被子。

對林鐵梅喪盡天良的迫害並沒有到此為止。她又被轉移到廣西玉林市復退軍人醫院,這是一所地級市的精神病醫院。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林鐵梅家人到醫院要求見人,遭到醫院方面無理拒絕。十多天後的十二月八日,林鐵梅在復退軍人醫院被迫害致死。該醫院出具的死亡報告單聲稱林鐵梅「猝死」。

事後,醫院不敢面對記者的採訪。家屬拒絕簽字火化,博白縣政法委、「六一零」為掩人耳目,給林鐵梅的家屬一萬六千元了事。

林鐵梅在醫院被迫害期間,她的主治醫生是周雄,護士有梁展威、陳文蘭、蔣北蓮、閔家愛。

吉林通化市大法弟子王玉芳近日被黑嘴子勞教所迫害致死

王玉芳,女,五十三歲,吉林省通化市二道江鄉樺樹村人。二零零五年八月九日,當地派出所警察闖入王玉芳家進行非法抄家,把她綁架到通化長流看守所迫害。之後,王玉芳被非法判勞教三年,劫持在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在黑嘴子勞教所王玉芳遭到野蠻摧殘,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

後來黑嘴子勞教所見人已經不行了,才通知家屬把王玉芳接回家。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八日,王玉芳到家時已奄奄一息,不能進食,更不用說站立行走了。三十七天後,二零零七年元月二十五日王玉芳含冤離世。

四川武勝縣大法弟子段遠樂被迫害致死,年僅二十七歲

段遠樂,男,二十七歲,高中文化,家住四川省武勝縣農林鄉,曾患有嚴重的癲癇病,到處求醫花去不少錢卻醫治無效。九八年段遠樂開始接觸法輪功,修煉後身體完全康復。段遠樂的父親目睹兒子的身心巨變,覺的法輪功太好太神奇了,也開始修煉大法。

出於善良樸素的心願,段遠樂要把大法的美好告訴別人,讓別人也受益。二零零四年底,他自己買了一台電腦和打印機,開始在家做真相資料。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六日,由於貪利小人的舉報,重慶市合川國安大隊秦夢雲、馮雲等惡警非法闖進段遠樂家中,把段遠樂和他父親從家中綁架到合川國安大隊。他的父親被警察勒索了一筆錢後被放回家。段遠樂在合川國安大隊遭到秦夢雲、馮雲等惡警的酷刑逼供,接著被劫持到合川看守所迫害四個多月。

之後,段遠樂又被轉送到四川省武勝縣看守所繼續迫害。直到段遠樂被迫害的生命垂危,看守所怕承擔責任,才通知其家人。家人到武勝看守所時,段遠樂已暈倒在地,口吐白沫。在這種情況下,武勝縣「六一零」、國安大隊的惡警竟然強迫家人以取保候審的方式把段遠樂領回家。

二零零五年農曆冬月二十七,已被折磨的完全脫了形、無法行走、頭部和麵部多處傷痕、精神恍惚、語無倫次的段遠樂被帶回家。見到他的人無不傷心落淚。

在家人細心照料下,段遠樂身體稍有好轉。由於武勝縣惡警不斷的上門騷擾,通知段遠樂判緩刑三年。一系列的迫害使段遠樂身體一天不如一天,於二零零六年十月七日在家中去世。

段遠樂去世後,惡警到段家中施壓,不許家人將此事傳出去,否則會找家人。至今家人都不敢說出段遠樂被迫害的更多細節。

安徽合肥市七十二歲的朱廣珍老人慘遭毒打摧殘 含冤去世

朱廣珍,女,七十二歲,家住安徽教育學院宿舍。九九年七二零後,朱廣珍曾三次去北京為法輪功蒙冤依法上訪。第二次上訪時,朱廣珍被送往安徽省駐京辦,期間遭到保安人員的罰蹲、毒打、猛踢,腿部被踢青,後被送合肥市看守所非法關押。第三次上訪,朱廣珍被警察送往河北一縣看守所關押。她拒不妥協,絕食八天後闖出看守所。

朱廣珍回合肥後,因堅持講真相,散發傳單,保護真相資料,前後三次遭遇綁架。最後一次是在二零零二年農曆新年前,合肥「六一零」夥同市公安局廬陽分局金寨路派出所多名警察,非法闖入朱廣珍家中抄家、綁架。朱廣珍被惡警強行抬上警車時,身上穿的皮夾克都被撕破。在非法關押期間,朱廣珍曾絕食一個月。不久,她被非法判刑三年,送安徽宿州市監獄。

在宿州監獄,老人因堅持修煉,惡警唆使犯人抓住她的頭髮往床架上撞,門牙被撞掉。三年期滿,朱廣珍又被非法延長半年,於二零零五年七月回家。老人在宿州監獄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導致視力急速衰退,身體極度虛弱。二零零六年七月,朱廣珍老人含冤去世。

* * * * * * * * *

歷史上許多著名的預言和聖人留下的名言中都談到了今天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在如今世風日下,道德一日千里下滑的年代裏,法輪大法的傳出,使千千萬萬的人在遵循「真、善、忍」的修煉中道德歸正,身體健康。人類幾千年來苦苦等待和期盼的正在人間展現。但是中共這個反宇宙、反人類的邪靈就是要踐踏人性,破滅人類的希望。為了達到其罪惡的目的,中共用盡了集古今中外最邪惡的手段,對法輪大法及其大法修煉人進行了系統的滅絕性迫害。七年多來,為了讓世人能得到真相,大法弟子巨大的承受和付出令天地震撼。願世人都能珍惜這萬古機緣,用正義和良知共同結束這場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對人性的褻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