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勢力正虎視眈眈的盯著你的一思一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七日】最近一段時間,接觸一名九九年七二零之後得法的同修。在修煉之前我與他並不太熟悉。一次他說與我是同學。我對他態度不好,說我不知道。現在一回想此事,感到自己魔性太大,自責,一自責,心就開始不靜。後來想到,師父講過我們的一思一念舊勢力都給安排了,我不能再過多的自責了應該往前看,珍惜同修之間的緣份。

這位同修有電腦技術,幫我做過一些事,由於經常要他幫忙,腦子裏想到這位同修的時候也就多了,不知不覺中感到有物質往我的空間場壓,有時學法不靜,發正念不靜,還有鬧心的現象。師父的《轉法輪》裏講:「你想多了就是執著心」。「你想重了,你不就是執著追求了嗎?」自己意識到這也是一種情的因素,這種物質它會使我無名的鬧心,也在干擾我正念排斥它,否定它,我與這位同修接觸也不是偶然的。

嫂子與這位同修是同事,她在我面前提了幾次這位同修電腦技術好,我想這也許是師父不想落下一個弟子,同時這位同修又懂電腦,這也許是師父安排我們在正法修煉中共同圓容,協調做三件事的。

由於與這位同修接觸少,總想了解這位同修的心性,修煉態度如何,其實這已經在不自覺的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以前明慧上同修談過時間、疲勞、想像都是變異的神。用顧慮心想像同修的修煉狀態,那不是對同修的不信任嗎,同修是師父選擇的,自己有甚麼資格不信任?自身空間不純能不干擾同修嗎?能不被「間隔」嗎?由於後天形成的自視清高,自以為是把自己看的重,意識不到,在與這位同修交往時,談自己的一些事情,而且用自己的見解評論同修的工作環境,評價與他接觸的人等等,不知不覺暴露出顯示心,自己察覺不到。

有一次有事找同修來,同修的表情嚴肅,說有事說事,快說忙上班。自己當時不解,怎麼會這樣呢?但是意識到肯定是自身的問題。第二天早晨刷牙時腦子忽然返出師父的話:「一有了想抬高自己的念頭,學員就想你心性有問題。」想到這趕緊找經文看,師父在《如何輔導》中講:「首先要把自己擺在學員之中,不要有在學員之上的心。做工作有不懂的,虛心和大家共同探討。做錯了事,誠心的向學員講:「我也是個和大家一樣的修煉者,工作中難免有錯,我這事做錯了,那就按照對的做」。有一個希望大家共同把事做好的誠意,你看結果會怎樣?誰也不會說你甚麼也不是,反而會認為你法學得好,心胸坦蕩。其實有大法在,人人都在學。輔導員的一舉一動,好與不好,學員都會對照大法衡量,看得很清楚。一有了想抬高自己的念頭,學員就想你心性有問題,所以,謙虛才會把事做好。聲望是對法學得好而樹立起來的。一個修煉的人怎能無過呢?」

意識到之後想與同修交流,但同修卻不願來。說有時他聽我說話心煩,不想太多的切磋,而且他煉功也不想讓太多的人知道。

我想這也是舊勢力「間隔」我們的一種形式。本來同修之間有矛盾通過切磋交流向內找,可以很快化解開,對相互修煉提高都會好,如果不說會處於僵持狀態,無法破除舊勢力安排。

寫到這我並不是說同修如何的不足,其實這位同修在與我接觸期間一直做的很好,在法上堅信,做事認真,證實法也很熱心。是自己沒修去的人心障礙了自己,怕同修做不好,怕同修被落下,怕同修與整體脫離,顧慮重重,人心這麼重,舊勢力能不「間隔」嗎?想來真是慚愧!

下午學法時鬧心,索性放下書上功友家走一趟。跟功友切磋了一些講三退的經驗後,回來又返起那個狀態。心想這種物質怎麼這麼強,我怎麼心不靜?克制自己,聽師父講法,猛然意識到,那個鬧心的不是真正先天的我,那是後天觀念和業力構成的假我,我不受常人情的因素束縛,我不承認它,排斥它,消滅它。這樣一想,感到一種物質解體了,心情好了。

次日早晨看看師父在《美西國際法會講法》,「負責人實際上是協調人,能叫更多有能力的人參與,這才是關鍵。你自己一個人能起多大作用呢?整體上都能起作用,那才是負責人做得好。」(我不是負責人,但我明白師父的法是講給眾生的)

寫出這段經歷,希望新老同修再不要有像我這樣的過失,在正法修煉的路上走好每一步,共同圓容,協調好,做好大法弟子該做和三件事。

粗淺認識,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