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州勞教所迫害大法學員的更多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日】錦州勞教所的罪惡,已經在網上多次揭露。現在我做一些補充。

1.錦州勞教所衛生所的罪惡

多年來,錦州勞教所衛生所在對大法學員的迫害中,已經完全成了中共流氓集團的工具。對絕食的大法學員,衛生所的醫護人員們不是救死扶傷,而是協從惡警直接參與對大法學員的邪惡迫害,採取的灌食手段極其野蠻,二零零三年四月大法學員石忠岩就是被醫務所惡人野蠻灌食致死。二零零五年,大法學員戚明力為了抵制灌食,用牙咬管子致使無法被灌食,醫務所惡警史貞山就用灌食的管子在戚的鼻腔內來回反覆的插,而且還打他的頭。惡警對大法學員野蠻灌食時,手特別重和狠。惡警孫立和宋延明也是如此,有時插管時造成大法學員鼻腔出血,他們便一邊指責大法學員,一邊硬灌。

有些大法學員身體出現了病態,夠保外條件,衛生所卻配合二大隊惡警,阻止法輪功學員保外就醫。目前大法學員李勇、胡紹偉、邵明剛、戚明力身體被迫害的已經十分嚴重,醫務所的惡警就千方百計阻攔他們保外就醫,甚至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送進來時,身體有病,不夠接收條件,他們也強行收下。大法學員戚明力來時腿被嚴重打傷,他們不給體檢就收下了。後來家裏人在外面得知戚的腿有截肢的危險,向他們反映時,他們也是搪塞,不給辦保外。

目前他們還勾結石化醫院協從他們迫害大法學員。胡紹偉、李勇身體被迫害得很嚴重,被他們送到石化醫院敷衍處理一下就完事了,這其中也有二大隊惡警的欺詐。

錦州勞教所衛生所獄醫史貞山家的住址:錦州市古塔區定安裏74號-91號東

衛生所電話:所長:0416──4575187
      內勤:0416──4575020
      值班室:0416──4575023

2.錦州勞教所所謂「駐檢辦」是虛設機構

錦州勞教所駐檢辦只是一個虛設的假招牌,表面上是為了對勞教人員「公正」對待而監督勞教所的權力機構,但是大法學員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時,他們根本就是站在中共惡黨的立場上勾結其他警察對大法學員進行打壓和迫害。這些年來他們從來沒有真正解決過法輪功學員遭到非法迫害的任何問題,甚至在迫害非常嚴重時,更是視而不見。二零零五年初,大法學員戚明力、苗建國、胡紹偉為了反迫害而絕食,那個駐檢辦的所謂頭頭王××從形式上也來了解一下簡單情況,實質上不但沒有解決法輪功學員提出的要求,而且和惡警們站在一邊打壓法輪功學員。

3.「四防」犯人的惡行

四防犯人陳長彬給惡警白金龍賄賂,他就能一次又一次來到二大隊行兇。以前他曾經以瘋狂的迫害大法學員討好惡警,此次他又想從法輪功學員身上獲取甚麼。但是由於形勢的變化,他沒有了市場,但他為了獲得自由自在,用金錢與物品收買了白金龍,便可以「指使」警察按他的意願任意調崗或做一些其它事。有的警察也看不慣,但是面對「大隊長」他們也是敢怒不敢言。陳經常向白金龍、李松濤彙報法輪功學員的情況,以此來獲取他們的歡心。類似情況,在二大隊以前經常出現 。四防犯人平時的小恩小惠就能令惡警們得意忘形,他們已經完全沒有了警察的形像。

邪惡的二大隊利用「四防」強行限制法輪功學員的一切自由,他們給「四防」施壓,看管期間不允許看書、聽收音機等等,不允許吸煙用打火機,不允許有「危險品」,讓他們全天二十四小時不離開法輪功學員,眼睛不許溜號地監視學員。但是二大隊為了賺錢,在二零零六年五、六月間在外面收了一些手工活,強制讓法輪功學員進行奴役勞動(此產品銷往海外)。當時由於「大班」人少,嚴管的不讓幹活,就讓四防幹,有的四防找到惡警說:不讓我們看書、用打火機,卻讓我們用剪子幹活?說的惡警無言以對。

二零零七年一月六日,錦州勞教所二大隊所謂的「大班」解體,目前那裏堅定的大法學員仍然被隔離。一月十日大法學員李凱被非法送到這個黑窩內,被隔離十二天後,於一月二十二日被嚴管。

目前被嚴管的大法學員和「四防」的分配如下(括號裏為四防犯人):

李連軍(趙海、王亮);
張鵬雲、李凱、劉全旺、翁宏俊(李剛、王德軍);
王志剛、閆柏、戰志剛、王清林、李鳳田、劉元(范厚才、王武庭);
邵明剛、李勇、戚明力、胡紹偉、苗建國(龐玉平、孫國梁)。
門崗:陳長彬(此人極壞)、劉錦權、高是明

目前大法學員郭偉還在新收大隊。

各屋還是由以前的幾個惡警管理,只是張加彬不管大班,只管門崗,他們目前用四防充數維持這個邪惡的二大隊,這段時間他們給四防開會比較勤,而惡人陳長彬經常向白金龍彙報大法學員的情況,他還賄賂白金龍(這些情況司法局、紀檢、勞教所的頭頭及管理科都不知道)。

4.惡警趴窗戶的醜聞

目前邪惡的錦州勞教所仍然沒有停止對大法學員行惡,以前他們為了隔離法輪功學員,將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的窗戶上都用不透明的膠帶貼上,以此來阻止法輪功學員互相見面。如今這裏的邪惡之徒們為了對「四防「施壓找藉口,以此來監視法輪功學員,他們將窗戶底下抽去一條膠條,然後偷偷摸摸的不間斷的趴窗戶來監視「四防」和法輪功學員的一舉一動,然後用邪惡的規定說「四防」睡覺等手段強制他們嚴管法輪功學員。其實這是一種變相迫害大法學員的手段,這種行為與做法完全是惡黨流氓特務的一套,經常在背地裏幹不正當的勾當,有時惡警完全像個幽靈一樣遊動在走廊之中,賊溜溜地偷窺。

5.多名大法學員的健康狀況令人擔憂

邪惡的勞教所欺騙隱瞞大法學員身體健康情況,阻止大法學員保外就醫。目前在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中有幾名被迫害的十分嚴重,但勞教所採用哄騙的手段,對他們隱瞞實情。他們向有關部門表白說有病檢查出來,只要符合標準就保外,實質上以千方百計阻攔病情嚴重的大法學員保外就醫,以此達到迫害大法學員的目地。

李勇:血壓高達到240.在市中心醫院檢查時,院方稱為建院史上所見此年齡段血壓最高的。當時勞教所謊稱正在為其辦理手續,後又不了了之了。而零零六年八月,李勇血壓再次升高,要求保外,勞教所不理,李勇絕食抗議,卻遭到灌食迫害。

邵明剛:高血壓最高達260,勞教所也是不聞不問,以後再量血壓根本就不告訴本人情況。

戚明力:被非法送來時腿就有傷,他告訴獄醫史貞山,辦案單位偽造證據強行將他送來的,史卻不理會,硬是將他收下。由於長期非法關押加上迫害,目前他兩腿麻木沒有知覺,右腳耷拉著,行走十分困難,而勞教所卻不聞不問。有時家人找時也只是敷衍一下,以前的腿傷家裏曾拿片子鑑定,完全夠保外條件,可勞教所卻不放人。

胡紹偉:視神經炎,腿腳不便,還有嚴重的心肌炎。可醫院卻說查不出病由。勞教所幹警李鳳林、劉興江、李松濤,還有司法局齊放等人,曾在胡絕食期間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答應,只要查出病夠條件就給保外,可是後來卻杳無音信。胡二零零六年八月感到身體極其不適,院裏帶他檢查發現他有嚴重的冠心病(勞累性心絞痛)心臟明顯移位,勞教所仍不給其辦理保外。後來胡心臟病發作,無人理睬,九月九日胡絕食抗議,遭到灌食迫害,期間在石化醫院灌食時,惡警竟將管插到他的肺裏,險些造成胡死亡。目前勞教所對胡沒有答覆,他們的就是要討好惡黨對大法學員進行長期的迫害。

目前錦州市勞教所二大隊隊長白金龍、管理科唐丹萍、器械科張立軍等人仍追隨中共,繼續直接或間接迫害和刁難大法學員及家屬,在每月的接見日,一次只讓幾名家屬進去,其餘的在外邊等著,接見時間只給半個小時,還讓獄警看著,進去之前還搜身檢查,查出所謂的他們認為「不合格」的東西,就不讓進去,並口出狂言。不配合檢查的也不讓進去見人,幾個門衛警察的態度也很邪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