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析不足 走好最後修煉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學員,當年在煉功點上當過負責人,七二零後在單位裏成了「重點人」,曾兩次進公安局。在修煉的路上不平坦,由於懈怠教訓是深刻的。

修煉前我是一個病魔纏身的人,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是大法改變了我,多年身體健康再也與醫藥無緣。

從二零零二年秋天開始第一次過病業關,表現症狀是咳嗽不止,不能平躺,夜不能眠,一個多月身體瘦了一圈,以後又有多次反復。二零零六年八月初又過一次更大的病業關,開始像感冒一樣,緊接著就是咳嗽,頭暈,心悸,坐臥不安,實在難以支持。那天下午,不料一陣暈眩,渾身大汗淋漓。濕透了衣服,小便失禁。然後就甚麼也不知道了。當時老伴和我嫂子在場(都是學員)立即發正念求師父相救,使我甦醒過來。這次過關在家休息整六天。

修煉到今天在我身上為甚麼出現這麼嚴重的問題?通過認真學法認識到我在修煉的路上滑坡了。師父在《二零零六年加拿大講法》中說:「說到方便,人修煉可以不出家、不入深山、不脫離世俗了,可是從另外一方面講,這一切卻造成了另外一個難度,你得做好那一切,哪方面都得做好,你才能走出來。」「可能有人想:我把家庭的事做好了就是修煉了,父母兄弟啊咱們更加親密就行了。你是又走入新的執著,走入了極端。所有的一切都得做好卻不能過,一過又是執著。而且對大法的態度要擺正,把自己真正的視為修煉人,如何精進,如何對待法,怎麼樣修,包括你看書時間的長短比重,都不能忽視,而且更重要,因為這就是你們的路,你們要走的路。你們就是要從常人社會中出來,你們就是要與正法同在、對眾生負責,所以才這樣修煉。」

師父的話點到了我的要害。從表面上看都說我人緣好,關心人,誰有事都愛找我,一天到晚忙的不行。雖然也在做三件事,談起來好像甚麼都知道,其實我沒有真正做到實修,把常人中的事情看的太重。又時同修給我指出來不足之處還不願意接受,認為在常人中修煉這樣就做到了圓容。結果長此以往常常因為常人中的事把學法煉功的時間輕易給擠掉了,講真相也往往是隨遇而做,再發展下去出現了名利心、妒嫉心、爭鬥心,常人中的情也往外泛。在修口上也是有犯戒。因為懶散吃不了苦,煉功十年了到現在才雙盤上,疼得厲害就停幾天。修煉提高一步不容易,向下滑思想一鬆真是一瀉千里。

修煉是極其嚴肅的,不是兒戲。師父捨不得丟下一個弟子。關鍵自己能不能把自己視為真正修煉的人。我雖然在較長一段時間裏是一個「混事兒」的弟子,師父還沒有把我放棄,千方百計的點化我,挽救我,救我於危難之中。那天當我的生命處於危急關頭時,老伴閉眼發正念求師父時,她看見師父的法身站一圈。我老伴對家人說:「沒事的,沒事的,師父在救他。」當我醒來聽到她說出這個過程時我真是熱淚盈眶啊,淚不住的流,真是師恩浩蕩。

冷靜的想想自己,教訓深刻,對不起師父,對不起自己世界裏的眾生,我要振作起來,明析不足,精進實修,走好最後修煉的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