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在唐山女子勞教所遭受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日】在得法修煉近八年來這是我第一次寫揭露被邪惡迫害的文章。為了徹底解體邪惡,今天我把這幾年所經歷的被迫害的經過寫出來公布於世。

1999年7月,我們像往常一樣去公園煉功(早4點多),當我和同修煉完靜功時,當地派出所就把我們驅趕回家,不讓我們煉功,從此破壞了我們整體修煉、提高的好環境。這是洪法、正法時期邪黨在大法與世人面前犯下的大罪。

2000年5月,我在傳師父的新經文《走向圓滿》時,被邪黨矇蔽不明真相的當地國安大隊的康學良、史金柱等人非法抄了我的家並綁架了我,我被非法扣留15天。在看守所裏面邪惡給我們吃的是有老鼠屎的黑饅頭和窩頭。

2000年7月,我們在中捷農場發真相資料時,又一次被抓。史金柱用橡膠棒打了我們半宿,當時只覺的腿要斷了似的,我們的身上被打的紫青爛腫,在夜裏我們只能趴著睡覺,半個月以後我才可以翻身睡覺。我們幾個大法弟子因煉功被打,惡警給我們帶上了五十多斤的腳鐐,惡人還指使不明真相的犯人往我們的被子上和身上潑冷水,讓我們凍著。在看守所當我們為了無罪釋放而絕食時,卻遭到了看守們與男刑事犯們的強行灌食。五六個大男人用鐵管子插進我的嘴裏,他們捏著我的鼻子,按住我的胳膊和腿,使勁的給我灌食,我上顎都被管子插破了。只覺的都要憋死了。

2000年11月,我們被送到唐山女子勞教所。第一天,我們在那裏煉功,遭到姓陳的隊長的迫害,把我們近30名大法弟子脫去棉襖,倒背著胳膊,都吊在樹上,當時就有暈倒的。惡警用電棍電我們、束縛帶綁我們、用膠帶封住我們的嘴,目地就是不讓我們煉功和背法。折磨我們最長時從晚上8點到凌晨4點,因當時是臘月的天氣,兩個胳膊擰著倒背,腳尖剛能觸地,胳膊都失去了知覺。有的同修被迫害的時間更長。之後,我們開始絕食,是為了拒絕去操場走步,要求釋放我們和在小號裏頭關押近半年之久受盡折磨的九名大法弟子。

被在小號裏頭關押的大法弟子中有一位叫「朱有榮」的大法弟子被迫害死了。當時我親眼所見,我在上下鋪的上層,挨著窗戶,看見四個刑事犯用一個棉被裹著一個人從小號裏往外拖,後面緊跟著幹警們,都慌裏慌張的。第二天早上惡警怕我們知道這件事情,就把我們倒鎖在屋裏,不讓我們出來。在我們整體大法弟子的努力下,終於把剩下的8位關在小號裏的大法弟子救了出來,她們都枯瘦如柴,頭髮像乾草一樣,說話喘氣都很費勁。惡警為了找到誰帶頭背法,煉功,就要把一名大法弟子關到小號裏去,我們大法弟子抱成一團,不讓邪惡迫害得逞。儘管如此,她還是被邪惡拽下了一縷頭髮,最終沒讓他們的計劃得逞。

我們有的大法弟子,把寫好的「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們師父清白」的橫幅掛在牆上,當時沒有不落淚的。後來惡警們為了進一步的迫害,把我們分散到各個小樓的房間內,隨後就遭到灌食、毒打、挨凍、罰站等殘酷迫害。特別是灌食時它們抓著頭髮,按著胳膊,把胃管從鼻孔插進胃裏,拔出來時,連血都帶出來了。有時給我們灌的東西還特別熱。好多大法弟子因灌的太多了都想吐。當我們早晨煉功時都要遭到蔡處長、劉秀娟、趙隊長、還有部份叫不上名的惡警們的侮辱和辱罵。就這樣的迫害持續了半年。

記得在絕食期間,最邪惡的迫害是在電視上播放天安門自焚假相後,她們更進一步的迫害開始了。強制轉化七天七夜,不讓休息,坐在小板凳上,不許動,不許上廁所,有的大小便失禁,渾身冒虛汗。有五個男隊長打我,不讓睡覺,直到轉化。惡警為達到轉化大法弟子的目地,使用了最殘酷的酷刑折磨。

我在2001年被釋放回家,感覺自己就像從閻王殿走了一遭,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與傷害。

2003年我在為了防止同修遭到迫害、轉移資料點時,再一次被綁架。迫害我最嚴重的就是康學博。在看守所絕食九天沒有放人,他們把我送到唐山女子勞教所,當時醫院說這種奄奄一息的人還往這送,我們不要,但康學博卻強行讓他們留下我,我再一次被非法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