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見我所走過的修煉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七日】我是年近七十歲的老年同修,一九九六年得法,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已走過了十一個年頭。自踏進修煉之門,師父就給我打開了天目;每提高一個層次,展現在眼前的都是一條修煉之路。從修煉開始,我一如既往的信師信法,師父給我層層開啟天目。在人世間看似平平淡淡的微不足道的一思一念,一舉一動,但在另外空間卻是驚天動地、壯觀殊勝的抉擇。

「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其實修煉中最大的障礙是人的觀念,人的觀念轉變了,人的執著也很快隨之消失,神的一面就展現出來了,哪怕上刀山下火海,又何足懼怕呢?但是要轉變人的觀念,唯一的辦法就是多學法。

下面把我天目所看到的我在一些層次中所走過的修煉之路寫出來和大家共勉。

剛得法的時候,我看到我們都在一個地洞下,周圍又黑又髒,環境很惡劣,只見從洞口伸進一條用繩索和鐵鏈綁成的梯子,我們都像找到救星一樣扶著繩索踏著鐵鏈往上爬。剛開始我的人心較重,對法理解不深,有好幾次爬到一定高度就往下掉,幸好每次都有一隻大手把我托起,放回梯上。之後我又迅速往上爬,終於出了洞口。

此時只見從天上放下許多繩索,要想上去,必須爬繩索。爬繩索已經夠艱難,往上爬的過程中,頭上還有許多障礙物,如天花板、屋棚等,看上去很難衝破,但只要我們一心向上爬,所到之處,那些障礙物就自動讓路,其實一點不難。

爬了一段繩索,不久就到了另一個地方,只見眼前出現了一條石砌的階梯,彎彎曲曲,直通天上。台階還是比較平穩,大家都走得比較輕鬆,台階的旁邊有休息的地方,還放著床鋪等供歇息。但我當時沒停留多久,只知道趕快往上走。

不久就到了另一個地方,石砌的台階不見了。往下望去,只見最下面都是黑壓壓的穿的衣衫襤褸的像乞丐般的人群,他們愁眉苦臉,生活在骯髒的環境裏,痛苦的掙扎,越往上人越少。此時呈現在我眼前的是一道銀光閃閃的滑梯。踏上滑梯,每一步都必須堅實穩健,一不留神就會向下滑,有許多人因為不夠精進而鬆懈,上去一段又滑下來一段。但只要腳踏實地,持之以恆,勇猛精進,滑梯一樣很容易爬了上去。

爬過滑梯,就看見眼前出現一根木柱,柱上布滿尖刀和釘子,也是直通遙遠的天際。爬木柱就更難了,柱上的尖刀和釘子隨時都會把自己的手刺傷,很多人因此而停滯不前,有的不敢上。我的手也被尖刀刺傷了,滿手是鮮血,我忍著痛,心中只有一個信念,「向上爬,一刻也不能停」,好不容易爬到頂了,再看看雙手,完好無損。

接下來,展現在我眼前的是一望無際的汪洋大海,在海中有一條火路,直延伸到對岸,紅紅烈火,火光沖天,要往前走,就必須經過火路才能到達彼岸。又有許多人認為,踏上火路,必死無疑,因此有許多人在此停了下來,不敢向前走。在這一站又留下了一批人。但勇者就是可以衝破一切障礙。

我慶幸當時沒有太多顧慮,毫不畏懼地踏上火路。奇怪的是,火雖然燒得很猛烈,卻燒不到我們身上,我們走得很自如。我方悟到那是人的觀念的障礙,只要走出人,就是神,神怎麼會懼怕火呢?

到了對岸,我看到了一個色彩斑斕的美麗世界,那種殊勝壯觀的景象簡直無法用人的言語表達。我們又到了另一個地方,眼前出現了一道道金柱,光芒四射。我知道那又是一道天梯,我們得向上爬。但不知怎的,許多人就是不敢走近金柱,不敢向上爬。

金柱分段,每一段都在周邊伸出許多橫丫,一層一層的,每上一層都可以在那裏找個位置坐下。每過一段時間,我們都會向上攀一層,一直向上攀,直攀到金柱頂。我坐在金柱頂上中間的位置,放眼向下望去,離地面已經很遙遠了,隱約可見那些衣衫襤褸的像乞丐般的人群已穿上住院病人服,一個個可憐兮兮,好像中了毒。我知道,他們中了中共邪靈的毒,必須救度他們,否則他們將與邪靈一同斃命。

此時,我看到半空中,我們資料點的同修在忙著趕製一些黃色的像籐制的椅,一批一批造出來後分給周圍的同修。我也不斷地從同修那兒拿到了這些籐椅,我把它們往下拋。那些接到籐椅的人,就坐上它,都露出歡欣的笑容。我知道這是他們知道真相後,生命得救的喜悅。而那些沒接到的,都在盼望著早日接到,我們往下拋的籐椅,都不會重複拋給一個人。

這是我最近所見的,我知道時間很有限,前路還很遠,我還得向上爬,師父在上面等著我們。

在此,還要提醒一些還在沉睡的學員,快清醒吧!你們要知道啊,師父真的是把我們從地獄撈上來的;而我們今生能得此大法,也是宇宙無量無計眾生所羨慕不已的幸運兒。如果因為人世間的得失放不下,或迷戀於人世間的假相,放棄大法或止步不前,將是你永遠永遠的遺憾。

以上是到目前為止我在自己個人的修煉狀態中、在自己的修煉層次中所看到的,不一定有代表性。偏頗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