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湖南弟子憶師恩浩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六日】一九九六年,我下崗了,一下子生活沒著落了。四十出頭的年紀,談不上年輕,也掂不上老。家中還有老小,更糟糕的是,當時的我又身患多種疾病,胃、腸、膽,沒有一樣是好的。面對突如其來的變故,自己真是千頭萬緒,百般無奈。整日裏胡思亂想,想著生活的來源,想著讀書的孩子,想著日後將要面對的一切……

一天,我獨自走在大街上,看見路邊有個相士,於是我順手抽了一簽。簽中有這樣兩句:「往東有財,往西有寶。」天哪,我都如此際遇了,你還開我這麼大的玩笑!?我苦笑著往家的方向走去(我家在相士攤位的西邊)。路過鄰居家門口時,善良的老人笑呵呵的叫住我,「小章,怎麼這一陣子整天無精打采的?我借了本書,人家都說好,我還沒看,你先拿去看看吧,也許對你有幫助呢?」我沒有說話,接著書一看──《轉法輪》,好奇怪的書名,正心裏犯嘀咕時,已經到家。

我順勢倒在客廳的沙發上,隨意的翻看起來。這一看,心裏也平靜了些,就感覺作者話語和藹可親,平易近人,字字句句沁人心脾。一種無形的力量吸引著我一直往下看。感覺說話間的功夫,幾個小時過去了,幾講看下來,我如同從另外的世界歸來一般。我突然意識到,自己多年來困惑的問題一下子被解開了,我無法形容當時內心的喜悅和興奮。

當看完前兩講時,我回過頭來看了看作者的照片(當時不知道師父是在傳佛法,也不知道甚麼是佛法),心裏面那個歡喜啊!後來,我就走上了修煉之路。隨著不斷的學法,自己的心態也發生了變化,身體上所患的各種頑疾都好了,感覺自己比任何時候都健康。這都是師父慈悲,大法的威德。已經和法結了緣,認定了這就是我一輩子要走的修煉的路,並甘願為「得寶」而吃任何苦,都無怨無悔。十年過去了,現在想來,原來「我被下崗」是表象,讓我得法才是師尊的精心安排。

雖然,我沒有參加師父的講法班,沒有看見過師尊本人。但是,只要時刻把自己當成修煉人,師父同樣會把我們當弟子看待。平時,自己做得好了,師父會高興;做得不好,師父也會慈悲點化。

記得那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我們每天清晨都在煉功點集體學法煉功,我和一些老學員經常教新學員煉功動作。一天,我做了一個非常清晰的夢:夢中我和另一位同修正在煉功點教新學員動作,然後,我嘴裏說,「開始學功就儘量把動作做到位,不然,師父看了會傷心的。」話剛落音,就看到師父從家中的法像上下來,面帶慈悲的微笑看著我,親切無比。激動的我突然醒了。我悟到:一方面,我感到得了法的一面,是那樣的純,那樣的真;另一方面,深感師父是多麼希望我們在幫助眾生得法的同時,兌現自己的史前大願啊。一種神聖的使命感油然而生。

有一段日子,自己法學得好,那真是愛不釋手。不管多忙多累,只要一看書,就甚麼累的感覺都沒有了。而且是越看越想看,越看越愛看,越看越明慧,越看越覺的大法神奇,整個人天天泡在學法的喜悅與佛法的無邊幸福之中。也不知道是甚麼時候,無意中看見大法書裏面有晶亮的光點。一開始,我沒有太在意,還以為是眼睛看久了,看花了。但是,後來發現光點是越來越多,他們還遊戲般的你出我沒,閃閃不停,到後來,發現書頁就好似天空、好似宇宙。往廣看,閃爍的星星滿篇,不如說是滿天、滿蒼穹都是;往深看,星星掛在穹空中,有近有遠,有深有淺,有大有小,有明有暗,銀白色的繁星中偶爾在不同層次又冒出些個紅、綠、紫透徹亮麗的彩星,真是美妙無比。看到大法的無邊內涵給我的展現之後,我悟到是偉大師尊在鼓勵我,這增加了我回家的信心,衷心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還有一段日子,由於我對利和情的強烈執著而影響了修煉。一天,師父讓我在夢中看到這樣的景象:人們在忙碌的修一棟高樓,很多人都沿著那個樓梯在往上走,我也在往上爬,而樓道的拐角處撒落了許多的碎玻璃。剛上了一層樓的我,回頭往下看去,地面很髒,有很多的糞便。這時,我聽見高處傳來一個聲音,「烏鴉(我原單位同事的外號),快上來。」實際上是在叫我:「悟呀,快上來。」接著,我出現在大樓的正前方,抬頭望去,不知道這樓修了多少層,就感覺看不到頂。而在七八層的陽台護欄上掛著一塊牌子,牌子上面非常工整的兩個黑字──「抓緊」。醒來後,我非常震驚:師父在夢中點化弟子!偉大的師父為了我們的提高,真是操盡了心啊!多年過去了,此夢境依然牢記於心,每每過關之時,都激勵著我勇往前行。

早就想寫了,只是出於種種人心,一直未拿起筆來。這幾天,看了《憶師恩》小冊子,被同修的話語深深的感動著,就如同自己也身在其中一般。在師父大法洪傳十五年之際,我也想通過自己修煉無數故事之點滴,表達對師父慈悲救度的感激之意,弘揚大法的美好,讓更多的善良世人受益。

由於自己層次有限,文字表達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