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報應真是確有其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五日】幾年以前我坐長途客車回老家,車長是一位中年大姐,我和她閒聊並有意把話題引到了正在遭受迫害的法輪功上,當然目地是藉機告訴她和車上的乘客法輪大法遭受到迫害的事實。我告訴她法輪大法好,並給她講了一些迫害真相,最後告訴她善惡有報是天理。她不住的點頭,當我給她講了惡報實例之後,她立刻興奮起來,說:「你說的我信,確實有因果報應。」緊接著,她就給我講了一個她親自見證的因果故事:

那是我在高中的時候,正趕上「文化大革命」,你知道的,那時候「紅衛兵小將」整天就是搞武鬥,整人的,批鬥會天天開,在學校就是鬥校長批老師,隨便擱上個罪名,就開批鬥會鬥上一陣。在批鬥會上,學生變著花招折磨老師,戴高帽、掛牌子、潑墨水、畫花臉、各種酷刑等。

有一次,這些流行的招法都用完了,我們班一個平時看上去很老實的男生忽然想出一個怪招──抓來一堆「洋拉子」(一種生存在樹上的蜇人的蟲子,人的皮膚碰到後,會馬上被蜇起一堆小疙瘩,又疼又癢,並且會持續好多天),他們把老師的袖管、褲管都用繩子紮上,然後從後脖領和褲腰把「洋拉子」倒了進去。老師立刻被蜇的滿地打滾。那個滋味,就別提了!老師的痛苦表情深深觸動了我。

後來文革結束了,在清算「三種人」時,不少人都遭到了清算。可是因為這在當時不算甚麼大事,那個男生又不是甚麼頭頭,就甚麼事都沒有過去了。時間一長也就沒有人提起了。

如果不是後來的一次同學聚會,我也幾乎忘記了那一切。

那是幾年以前的事了,我們高中同學搞了一次聚會,多年以後再次相聚大家自然有很多話題要聊,最主要的也就是回憶高中時在一起的日子那些令人難忘的往事。大家口無遮攔的互相提起那些學生時代可笑愚蠢的往事。我再一次想起了那件事。就開玩笑的說那個男生:「你還記得往老師身上倒洋拉子不?」

他說:「記得」。
我說:「沒想到你看上去挺老實,損招兒還挺多!」
他苦笑了:「別提了,我因為那件事遭報應了!」
「是嗎!」我著實吃了一驚!
「是的。報應不在我身上,在孩子身上。」他說。

「我生了個兒子,全家人都很高興,可是沒有想到,不久孩子就患上一種怪病,每隔一階段,身上就會起一片一片沙粒那麼小的小紅疙瘩,孩子哭鬧不止。折磨的我們倆口子精疲力竭,坐立不安。看了很多大醫院,看一個地方一個樣,各種治療方法也都試過了,都沒效。說來也奇怪,那些小疙瘩過一些天自己就會好。我不禁想起高中時那次『洋拉子』的事。心中很是愧疚。六年以後,孩子的病終於一次比一次輕,不治自癒。」

「所以我真的非常相信善惡有報是天理。」大姐說。

這件事正好說明了「人不治天治」的道理。有些人做了壞事,以為沒有法律制裁或者是有當權者撐腰就可以萬事大吉。其實更嚴厲的天治在等著他。

我有一位高中同學,在一次同學聚會上,閒聊中得知她丈夫在某個居民委工作,上級經常讓他幹一些迫害大法弟子的事。那次同學聚會正值元旦,他們居民委管轄的小區有一個大法弟子,他們怕大法弟子到北京上訪,就把大法弟子關在一間屋子裏,讓我那位同學的丈夫看著。後來,我的弟媳到她家去辦事,因為弟媳跟她是好朋友,我再次囑咐弟媳一定告訴我同學的丈夫大法真相,不要參與迫害,可是他不聽。不久,我回老家,看見弟媳,她告訴我,我那位同學的丈夫死了。是晚上喝完酒睡覺猝死,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

幾年以來,我發現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一些人往往有這樣的論調「政府讓我幹的」、「上級讓我幹的」。看看那些惡報實例,這些人應該好好想一想了,為自己和家人的未來著想,趕快停止迫害,因為善惡有報是真理,報應來的時候,連那個讓你幹壞事的也要一起受到懲罰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