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解除病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五日】

病痛

在企業埋頭苦幹的我,40多歲就患上胃下垂,胃炎,神經性頭疼,腰間盤突出,肩周炎等多種疾病。胃經常疼痛,吃涼了疼,吃多了疼,餓了疼,著點急也疼,頭疼時,疼的心慌,噁心,犯腰間盤突出時,連翻身都不能,我才40多啊,不知以後的日子怎麼過,更何況還有父母,公婆需我們照顧。

得法

在飽受病疼折磨,常年服藥療效甚微的情況下,經同事介紹,於一九九七年得法,看完一遍《轉法輪》,緊接著聽師父濟南講法錄音,聽師父的聲音,倍感親切、悅耳,一天半時間,聽完了第一遍,沒聽夠,坐在床上繼續聽第二遍,第二遍的第二盤剛換上,我聚精會神的聽著,突然小腹部位開始蠕動,不停的蠕動,我清楚的知道,是師父給我下了法輪,是驚喜,是感激、是幸福,我身不敢動,氣不敢喘、眼不敢眨,靜靜的感悟著、體會著,隨後,心急速的跳,淚不停的流。從那時起,我堅定的信師信法從沒動搖過。

第二天凌晨,我三點多起床,去煉功點學動作。

淨化身體

得法大概半月左右,一天早晨,在煉功點上正在抱輪,突然,我心慌,噁心、兩腿發顫、全身無力,我馬上原地蹲下,片刻,艱難推著自行車緩步回家,進門一頭紮在床上,動彈不得,想解大便,強起身,扶著牆到洗手間,在坐便器剛坐下,嘩嘩排的全是水。我心裏明白,是師父在為我清理腸胃,趴在浴池邊上,心慌,全身無力、眼睜不開,但心裏充滿對師父的無限感激。

一次,胃疼的厲害,從來沒疼那麼厲害過,躺在地板上,腿蹬在牆上、沙發上,手亂抓起東西抱在懷裏,疼傻了,丈夫同修站在旁邊看我痛苦的樣子,說「怎麼辦?咱上醫院嗎?」我笑了,他也笑了。我說「師父,弟子不擔心,沒動搖,但是疼的太厲害了,我有點受不了啦。」半小時後就輕多了。

消業最厲害的一次,是全身浮腫,腿腫的一摁一個大坑,能放進一個大棗去,腳脖子腫的穿不上襪子,連襪口、秋褲都剪開了,而且渾身奇癢,用手抓不能解癢,用帶鐵絲的刷子刷,刷輕了不管用,刷重了出血,出血的地方疼,不出血的地方照樣奇癢,那個難受勁是無法用語言說清的。一直過了二十多天,才消腫,才好轉,消腫後,我躺在浴池裏泡,用手輕輕一搓,全身掉了一層皮,我覺得,這次整個死了一個業力人,自己多大的業力吧,如不是得了大法,如不是慈悲的師父,自己現在不知會成甚麼樣子,對慈悲的師父是用「感激」能表達的了的嗎?

那次後,所有病全部痊癒。

洪法

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我,深感三生有幸,我迫不及待把這無比珍貴的高德大法,傳給我的親朋好友,我七十多歲的母親,八十多歲的姑父,我的姐姐、哥哥、弟妹、妯娌、表姐、表妹等多名親人相繼得法。

魔難

九九年七月大法受冤,大法弟子遭難,我們全家及修煉中的親人和所有大法弟子一樣,都遭到了非法抄家、拘留、勞教、開除、罰款、軟禁、進洗腦班等不同程度的迫害。

證實大法

大法受迫害八年中,受邪黨宣傳欺騙和指使的單位、街道和派出所人員,多次到我家進行騷擾,凡是來過我家的各路人員,都聽過我講真相。有的初來時很兇,聽真相後對法輪功受迫害表示同情,有的後來還退出了邪黨,親人遭綁架時,我曾去派出所講真相,並寫了勸善信,親手交給他們,告訴他們善惡必報的天理,勸他們為了自己的未來,不要迫害法輪功學員。我現在走到哪,真相講到哪,時刻牢記自己的使命。

我和我修煉中的親人,在八年受迫害中無人動搖,我們相互攙扶,相互鼓勵,堅定的信師信法,並按師父的要求,以各種不同的方式救度著世人,努力做著三件事。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