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利俊慘遭南京女子監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南京女子監獄積極配合六一零辦公室惡人,對被非法劫持關押在那裏的大法學員進行殘酷迫害,黃利俊是慘遭迫害的大法弟子之一。

黃利俊(音),江蘇南京溧水縣人,四十幾歲。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三年,被送至南京女子監獄,先後被關押在六、二、五監區。在六監區期間,一劉姓惡警(副監區長,後調至南通監獄)直接指揮並參與了對黃利俊的迫害。為了強制黃利俊放棄自己的信仰,惡警採用種種手段對她進行折磨,目前所能了解到的有:

1、只給少量的飯。有段時間長期給黃利俊極少的飯,她餓的沒辦法,用喝自來水充飢。丈夫探監知道了這一情況,難過的流淚。黃利俊安慰他:「沒事,沒事,自來水還甜絲絲的呢。」後來她斷然絕食抗議,獄醫強行給她灌食,在所灌食物中還加進了亂七八糟的藥物。

2、服刑人員在購買日生活用品後,要在寫有「罪犯」二字的帳單上簽字。黃利俊拒絕簽字。為逼迫她簽字,獄方就不允許她購買衛生紙、衛生巾等日常生活必需品,黃利俊就撿車間地上扔的包裝紙用。

3、惡警在凳子上、鞋上寫大法師父的名字,不坐就站著,不穿鞋就光腳;這樣還達不到目地,又在地上寫大法師父的名字。

4、在勞動車間的警務室,惡警長時間用電警棍持續電擊黃利俊,她一聲不吭。惡警氣急敗壞的喊叫:「你為甚麼不叫?你為甚麼不叫?你喊出聲,就放過你!」黃利俊就是不出聲。在車間裏勞動的服刑人員都聞到了皮肉燒焦的氣味,不少良知未泯者都難過的流下了眼淚。

5、惡警把黃利俊長時間捆綁在鐵床上,這種折磨容易導致人休克或死亡,所以她們在黃利俊身上接了測量心臟的儀器。

六監區的服刑人員大都很同情黃利俊,惡警壞事做多了心虛,就把她調到三監區。但很快又轉至二監區。二監區有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所謂「攻堅組」,企圖在這裏逼迫黃利俊放棄信仰。開始因為是在服刑人員宿舍,瞞不過大家的眼睛,所以迫害的方式限於罰站,不給吃飽飯。

2004年4月份前後,南京女子監獄政委吳曉鳳批准,惡警丁虹燕具體實施,把黃利俊單獨關入「親情會見樓」,七個白天六個晚上連續罰站,不讓睡覺。四個服刑人員分兩班輪流值班(薛守琴、戈長英、高倍蕾,還有一個姓名不詳)。對此,黃利俊絕食抗議。

那時正值初春,天氣還比較冷,尤其是早晚,黃利俊衣著單薄(因為冷說要加衣服,全部遭拒絕)。黃利俊腹中無食,倍感寒冷。惡警暗中指使服刑人員把毛巾用冷水濕過後往黃利俊臉上蓋,說是給她洗臉。此外,還把黃利俊夾在她們之間跳「兔子舞」,把黃俊夾推來拉去,以此來增加除罰站之外的體力消耗(服刑人員在獄中獄警讓幹甚麼就得幹甚麼,這關係到他們能否減刑)。

獄警還叫人端著碗筷裝模作樣的「勸食」,她們在一旁拍照。後來在黃利俊絕食已到極限時,惡警丁虹燕讓人把黃利俊的雙手捆綁起來。強行灌食。丁虹燕還惡毒的說:這下方便了,想怎麼灌就怎麼灌。這次對黃利俊的捆綁超過了幾個小時,致使黃的大拇指功能性損傷,兩個月後才恢復正常。惡警還暗中唆使夾控黃利俊的服刑人員用盆子敲她的頭,把她雙腳捆綁起來,用圓珠筆劃她的腳心。所有這些卑鄙的勾當都被隱瞞著,與黃利俊一組的服刑人員都想不到這六夜七天在「親情會見樓」惡人對黃利俊做了甚麼,其他的獄警也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情。

從「親情會見樓」回到二監區,折磨黃利俊的服刑人員有牙疼的,有發燒的。惡警丁虹燕陰陽怪氣的問黃利俊:「你不是說惡有惡報嗎?她們這不都好好的嗎?」黃回答說:「你問問她們自己吧。」從「親情會見樓」返回二監區不久,黃利俊又被轉調到五監區,是惡警怕所做的壞事泄漏吧。

南京女子監獄在非法關押黃利俊期間,在一月一次的接見中,要麼不讓她見家裏的人,要麼與家裏人通電話只能講到5分鐘,一超過話筒就出「故障」。

黃利俊非法刑期到2005年9月20日。在這之前南京市610辦公室進駐南京女子監獄。2005年7月1日前後,黃利俊被從車間強行拖到「親情會見樓」,進行又一輪的迫害,以達到讓黃放棄信仰的邪惡目地。指揮實施這一輪迫害的是南京610辦公室的項陽、柏正輝等人。在這次迫害期間,黃利俊曾被關禁閉室,不給洗澡,給的水只能勉強沖廁所。當時正值炎熱的夏季,黃利俊就用這其中的一部份水沖涼。610的人和惡警無論男女都能隨時通過監控器看到禁閉室中黃利俊的一舉一動。

這期間黃利俊還被長久罰站,不讓睡覺等等。惡人還採用了哪些手段,目前還不清楚。一個多月之後,傳出消息說黃利俊」轉化」了。黃利俊在這之前受盡了那麼多的折磨也沒表示放棄信仰,但在南京市610插手的迫害折磨下,傳出她被所謂的」轉化」的消息。如果黃利俊真的有這種表示,她肯定是因為實在承受不了折磨而言不由衷罷了。由此也可以看出610的折磨手段比監獄的更殘忍,更無人性。據傳,至2005年年末,南京市610和江蘇省610多次進駐南京女子監獄,在監獄的「親情會見樓」裏將獄方沒能成功的逼迫放棄信仰的大法學員進行殘酷迫害,直至得到他們能拿去邀功請賞的學員表示放棄信仰的材料。

據說,2006年7-8月間黃利俊又被非法劫持,現在情況不詳。望黃利俊的親朋好友人中了解情況者將黃利俊的近況反映給明慧網。

任南京女子監獄監獄長的毛君,政委吳曉鳳及曾任南京女子監獄管教部的副主任柏廣友等監獄管理階層的負責人,對黃利俊及其他在南京女子監獄遭受迫害的學員所遭受的殘酷迫害都罪責難逃。她們或直接或間接指揮參與或縱容了對大法學員的迫害。這裏也奉勸他們早日清醒,放棄追隨610行惡,真正為自己和自己的親人負責。江氏集團已窮途末路,等待它們的是正義的審判。這種審判就在旦夕之間。多了解一下世界,多借助一種渠道獲取信息吧。不要為了眼前的利益而任由追隨江氏邪惡集團的610把你們拖入無底深淵!

據傳大法學員王新春不配合迫害,今年春天被送進監獄系統的精神病院加深迫害,詳情不明。王新春是徐州沛縣人,被非法劫持前在沛縣教育部門工作。希望熟悉王新春的親朋好友及同修們關注她被迫害的詳情,及時予以揭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