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年得法真修一顆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十日】我是一名退休老師,今年73歲。1997年6月,我有幸與大法結緣,敬讀《轉法輪》這部法輪佛法,我心情激動,我懂得了高層道理,我記住了師父所說的:「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為了早日功成圓滿,我努力去執著心,加速同化真善忍。

修煉的第七天,我在清除不好書籍的同時,發現了一些陳帳,是我過去開小商店時人家欠我的賬目。經清點,有四十多張欠據,近千元錢。為了要回這些錢,便開始動腦筋,想辦法。結果,想得滿腦子都是錢,煉功入不了靜。這時我發現要帳裏面圍繞著錢包含著許多執著心,同時我也悟到這些心正是修煉人應該去的心。於是,我跟老伴(她也煉功)商量,我說:「咱們都是煉功人,修煉就是去除執著心,把這些票據燒了,這帳也不要了。」我老伴也同意,她說:「燒的是欠條,去的是執著心,值得。」自從這些票據焚燒之後,我和老伴的心都平靜了。

但是,更大的考驗又來了。15年前,我最喜歡的一個兒子因鄰里糾紛被一個姓孫的人給釘死。這位姓孫的被判15年徒刑,今年刑滿釋放。這些年我一直在想著去報殺子之仇,當年之所以沒報這個仇,就是因為孩子們太小,我老伴自己撐不起這個家。現在,我年歲已大,拼一次也值得,該報這個仇了。有時為了報仇越想越氣,心非常難受,像挖去一塊肉一樣,這些年一直是這樣。修煉法輪佛法之後,我明白了高層次的理,認為我兒子被殺也是有因緣關係的。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再動常人之心,不能再有殺人之念。這顆心放下之後,多年深重的仇怨化解了。家人再提起那位殺子仇人時,我的心態穩定,再沒有怨和恨。我女兒說:「爸爸可真變了。」

大的考驗過後,小的考驗不斷。一天,我們正播放師父講法錄像,錄放機突然發生故障,需要馬上請一位技師修理,要請的這位技師和我有些過節,已斷交多年,從不說話。是請他還是不請他呢?這時我悟到這不正是去除我恩怨之心的好機會嗎?於是我主動去請那位技師,當說明來意之後,人家欣然而往。可就在這時有人前來告知,錄放機故障已排除。我馬上明白了,師父在去我這顆心呢!考驗是多方面的。

我家東鄰也是自蓋的小二樓,房頂比我家高一點,有一條排水管自房頂下來後對著我家東圍牆,下雨時水往我家院內淌,我就想了一個辦法,把水引到他家院內。當時覺得心裏很平衡,修煉大法之後心理就覺得不平衡了。用大法衡量這不是爭鬥之心嗎?為了去除這顆心,我主動拆除了引流裝置,使他家雨水仍然往我家院子淌,心裏倒覺得挺坦然。

另外,我在修煉中生出慈悲心之後竟發生了一件奇蹟。我家有塊菜園年年蟲子成災,年年噴洒農藥滅蟲。今年也和往年一樣買了一瓶敵敵畏,用水稀釋後發現是假藥。面對這瓶假藥,,我猛然間想起了我是煉功人,修佛之人應以慈悲為懷,怎麼能殺生呢?於是我和老伴商量,今年菜園不噴洒農藥了,老伴也贊同。結果今年的菜園沒鬧蟲災,長勢喜人,還獲得了大豐收,比鄰居家噴洒農藥的菜園長得還好。

我們老倆口修煉法輪大法之後,儘管時間不長,所有的老毛病、疑難病全好了,身心健康。現在我們一個心眼地修煉法輪佛法。

[此文為1999年迫害發生前的修煉體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