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新年禮物」(圖)

——記二零零七年德國法輪大法法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十日】(明慧記者吳思靜、德祥德國報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下午兩點,在德國維茲拉(Wetzlar)的青年旅社的會議廳裏坐滿了法輪功學員,還有一些來晚了的人站在後面,百分之六七十的人都是高鼻深目的西方人,其他的是中國人,大家一起靜靜等待二零零七年德國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的開始。

高精度圖片
法會現場

高精度圖片
法輪功學員交流修煉心得

高精度圖片
法輪功學員交流修煉心得

每年年底德國法輪功學員舉行新年聚會和法會已經成為了傳統,從九年之前開始,活動地點是位於德國南部奧頓森林(Odenwald)的埃爾巴赫(Erbach)市的青年旅社裏,從去年開始聚會移師到德國中部的維茲勒(Wetzlar)的青年旅社。參加聚會和法會的學員大多來自德國,也有奧地利和瑞士德語區的學員趕來參加,今年的法會還有來自波蘭和匈牙利的學員。

在承辦晚會中放下怕吃苦的執著

法會首先由來自柏林的Erika•Zhang女士和大家就參加新唐人電視台的節目製作和參與籌辦二零零七年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和大家交流了她的修煉心得。作為有全職工作的公司職員,張女士把所有的業餘時間和每年的休假時間都用在了新唐人的節目製作、採訪等工作上,經常需要工作到深夜。對她來說,時間上的挑戰和心性上的考驗都很大。

當她得知柏林新唐人準備舉辦二零零七年新年晚會時,她總是在迴避這個項目。想到承辦晚會要付出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加上目前已經承擔的工作,她覺的難以應付。後來通過不斷學法,她意識到自己的迴避,原因其實是觸動了她的怕吃苦的執著,經過思考,她最後還是接受了籌辦的工作。在全心全意的做這個項目的過程中,她不但放下了怕吃苦的執著,而且還能夠在必要的時候,默默的圓容別的同修做的不盡人意的地方。

紐約街上推票中的修煉

來自德國西部的Angela•Xie談到她在紐約街頭發關於聖誕晚會傳單過程中的修煉經驗。簡單的發傳單中也包含著修煉心性的因素。當她克服了自己的成見穿上了仙女服來到大街上發資料的時候,效果出乎意料的好,剛穿戴好往街上一站,就有人拿著攝影機來採訪她。

但Angela隨之有了歡喜心和安逸心,她想:「穿上這行頭可省心多了。」這一念就不對,結果接下來資料就很難發出去了,行人像看不見她似的。Angela悟到,任何不純正的念頭都不可以有。

波蘭議會中的中國人權討論會

波蘭學員Tomek介紹了幾個月前在波蘭議會中舉行的關於中國人權的討論會。會前,會議的組織者之一對所有的發言者都將批評中國人權而感到不安,Tomek一開始也被他的不安所帶動,怕他取消討論會。但他馬上意識到這種負面的念頭不正,他在整個討論會上始終在發正念。

討論會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開的非常成功,會後,那個會議組織者不再不安,而是平靜的對Tomek說:「我之前不知道中國人權狀況這麼糟糕,更多人都應該知道這些。我們將報導這次會議,並將文章發表在議會的官方網站上」。

因地制宜,中國廚師的修煉道路

身為中餐館廚師,同樣來自魯爾區的王先生證實大法的方式和別人不太一樣。他從上午十點半就開始工作,一直工作到晚上十一點半。週末和節假日是中餐館最忙的時候,這樣,他就無法參與很多星期六和星期日在德國各個城市舉辦的法輪功的講真相活動。所以給中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打電話講真相就成了他救度眾生最好的方式。

從第一次用顫抖的手撥通電話,心跳加快,到現在不為任何惡警的任何辱罵動心,並且能夠心懷慈悲的給對方講法輪功的真相,在這個過程中,他不僅去掉了怕心,而且還克服了許多爭鬥心、歡喜心、求安逸心等執著。

中西學員在景點講真相

德國的慕尼黑(Muenchen)和科隆(Koeln)都是中國遊客經常光顧的地方。這兩個地方的法輪功學員幾年來一直堅持在景點給中國遊客發《九評共產黨》,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

慕尼黑的中國學員潘女士因為修煉法輪大法在中國曾經被警察追捕,在大陸流離失所了三年後,於二零零四年來到了德國。一想起在中國冒著生命危險發真相資料的日子,一想起現在還有很多中國學員在艱苦的環境下堅持講真相,她就分外珍惜國外的寬鬆環境,即使颳風下雨,冰天雪地,她也堅持天天到慕尼黑的景點講真相。

她今年六十九歲了,但是面色紅潤,皮膚光滑,聲音洪亮,精神十足,沒有一個中國遊客相信她是快七十歲的人了,她就告訴他們,正是因為煉法輪功,她才有這麼好的身體。

潘女士經常把「小蜜蜂」挎在肩上,把錄在「小蜜蜂」上的《大紀元退黨聲明》和《退黨歌》的MP3放給大陸遊客聽,把「天要滅中共,退黨保平安」的橫幅掛在脖子上,讓大陸遊客看,手裏還發著真相資料,口裏還勸著大陸遊客「三退」。大陸遊客經常把「天要滅中共,退黨保平安」的橫幅和潘女士一起拍攝下來,帶回國內。

從大陸遊客的變化,潘女士能感受到天象的變化,她覺的,現在對她惡語相向的少了,遊客和導遊們對她的態度越來越好,有許多導遊見了她就招呼他們的團員:「來,過來聽聽,受受教育。」

住在科隆附近的德國學員Ralf雖然不會中文,但是他發現,在景點給中國人講真相,中國學員有語言優勢,但是德國人也有德國人的優勢。他的存在就讓中國遊客看到,原來還有外國人煉法輪功!這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個思想衝擊。

Ralf用英文對中國遊客友好的說:「我們驚嘆於古老的中國文化」。還告訴他們,「我們修煉法輪大法受益匪淺。我們非常珍惜的這麼美好的東西是來自於中國的。」。大多數情況下中國遊客都會感到驚訝,不過他們大多數人的臉上還是會出現一個微笑,那個被惡黨醜化了的法輪功修煉者的形像在他們的心目中動搖了。Ralf還對他們說:「我們無法理解,為甚麼這麼好的東西會被惡黨迫害,這違背宗教信仰自由,違背自由表達意願的公民權,也違背天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當Ralf問他們是否是黨員,或者曾經是團員或少先隊員時,他們經常公開說,他們是黨員。如果他不是黨員,他也曾加入過共青團或少先隊。那麼Ralf就告訴他怎樣三退,三退對他的未來是多麼的重要。現在,越來越多的中國人直接在科隆就退出了中共的各種組織。

用心給媒體拉廣告,放下執著

兩位參與給為講真相而辦的媒體拉廣告的同修從不同的角度分享了她們在其中的修煉體會。

阮女士是這樣介紹自己的:「我一輩子都是念書,搞科研,不樂意也不善於與人打交道,而且養成了所謂『嚴謹的科學態度』,一是一二是二,嚴格按照試驗結果做出結論。我對買進賣出的事反應非常遲鈍,沒有一點經濟頭腦。而銷售要注意客戶的反應、對價格的接受能力等,及時改變自己的策略,頭腦要靈活。」

在剛開始的一段時間,阮女士因為拉廣告不順利,經歷了數次沮喪,甚至是絕望,她曾經不想再拉廣告了,但是她認識到「正法的需要就是修煉者的選擇」,「在常人中,不管你具備甚麼能力,不具備甚麼能力,當證實法需要你時,就不應該強調想不想做,能不能做,有沒有條件做。不把個人原因作為選擇的標準。正法的需要就是修煉者的選擇。人中的能力和本事是大法賦予的。」

她認識到了一向障礙著自己的一個執著:執著於自我。認為自己的事情重要,很少顧及別人的感受。給大紀元拉廣告,讓她不得不和人打交道,結果矛盾變的突出,而讓她看到這個執著。她覺的好像修煉中的一座大山被搬開了。

王女士作為職業翻譯,不斷認識新的翻譯客戶,每見到一個新客戶,她就會想這個人有沒有中國人客戶群,或者大紀元的廣告能不能幫助他開發中國人客戶群,如何開發。如果想做,她就積極的幫他想,怎樣做廣告能取得更好的效果,比如突出他的產品的甚麼特點,多大的廣告合適,在哪一版更好等等。

另外,她還利用各種機會尋找潛在的廣告客戶,在外出乘車的時候,一上車就找車廂裏的廣告看,想這個做廣告的企業或個人是不是也可以在大紀元做廣告。在汽車裏,她看完車廂裏的廣告,就看馬路上的廣告。看別的報紙的時候,也留心看廣告:為甚麼一個廣告客戶選擇這一家報紙,甚麼樣的廣告客戶一般會做多大的廣告,哪個季節甚麼樣的廣告最多,她還在琢磨,如果她是某一個客戶,她會怎麼做某個廣告……

網絡講真相

Oliver是一個不懂中文的德國學員,但是他的Skype上的好友名單裏有一千五百個大陸中國人的名字。兩年以來,他通過電話、傳真和Skype給中國人發關於退黨的信息和法輪功的真相。兩年前,他還是一個計算機新手,而他的想救度中國人的心使他克服困難,在兩年時間內成為網上能手,熟練的運用各種軟件,通過一位中國同修的幫助,他不斷和中國人交流,越來越多的中國人通過他發表了三退聲明。

比學比修共精進

下午六點,法會結束了,走出會場的時候,不少學員還在和別人討論著剛才聽到的心得報告,也許自己也可以用更多的方式去講真相,救度更多的世人;或者現在可以更加用心的把自己的事情做的更好。

「今年的法會給我的感觸很大,最主要的如何與其他同修之間的配合問題,在法會過程中,尤其是最後一個發言稿件中,我在法會上讀著翻譯稿,好像我的執著心被去掉了,思想被淨化了,私心都被法溶化了,讓我對未來充滿了信心和希望。」埃娃瑪麗,一位德國法輪功學員,在參加完法會之後對記者感慨的說。

學員蔣女士認為,聽了法會,感到德國學員普遍都在跟隨師父正法進程中,無私的放下自我,按照師父的要求在證實法中昇華,雖然每個人做的項目不同,但他們在證實法中建立的成果讓人很感敬仰。跟同修相比,她找到了自己的差距,更覺的法會的珍貴。

西人學員米海會後表示,因為法會上學員的發言都很好,但我們往往只能聽到表面的東西,更深的內涵要靠我們靜下心來才能領會。他建議應該每天認真閱讀明慧網,因為那裏每天都有學員的心得,對我們的修煉幫助很大。

亦有不少學員被長期堅持在景點講真相的老年學員感動,有的西人學員在會後認為,自己真的不應該總是只注意身體的某些變化了,比起那些學員他們感到了差距。還有不少是第一次參加法會的新學員,普遍反映能參加法會真是太好了,感到過去注重個人修煉,今後一定要多走出來,溶入講真相、救度眾生的行列。

三天以後就是新年了,參加法會的杜女士說:「對於我來說,這個法會就是最好的新年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