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起家庭資料點這片天

——我的修煉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九八年得法幾個月後,弱不禁風的我就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過去的老病號現在步履矯健,真是身輕如燕了。我對師父和大法的感激之情深埋在心,從那時起,決心跟隨師父真修。

九九年「七•二零」,我和同修一起,為給大法說句公道話,到省政府去請願,結果被拉到省城體育館關押一天,直到晚上才被允許回家。

從此以後,電視機全天候二十四小時都是對大法和師父的誣陷,家庭環境變得異常緊張。親人開始責怪我,對我態度冷漠,甚至都不用正常的眼光看我。他們完全忘記了一個基本事實--是法輪大法拯救了我。當時我只有一念,不管家裏家外,壓力再大,我也永不放棄法輪大法。帶著這一念,我每天儘量多學法,每週看一遍《轉法輪》,後來三天看一遍,越看越想看,越看心裏越有主心骨。每天堅持煉功。這樣過了一段時間,家庭環境好像寬鬆了不少,也沒人監視我了。

就在這時,我丈夫出了大車禍,命在旦夕。由於我心中有法,在災難出現時頭腦清醒,也很理智。我在心裏對師父說:他是去是留,師父您安排吧,這是我的修煉之路。

我匆匆趕到醫院,丈夫看見我第一眼就用微弱的聲音跟我說:「我完啦!」我很堅定的回答他:「你沒事,有人保護你。」他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正因為他也有了這一念,十八天就出院回家了。所有認識他的人都不相信這個事實。丈夫心裏自然知道是師父救了他。

二零零零年,邪惡猖狂至極,看到人們被謊言、誣陷所矇蔽,大法弟子都心急如焚,必須讓人們知道事實真相,法輪大法是冤枉的。有的同修馬上動手印製真相資料,我開始參與傳送資料。這些資料向人們講述大法的美好,揭露惡黨的無恥誹謗和謊言。後來從明慧網上看到掛大法真相條幅能起到震懾邪惡,鼓舞眾生的作用,我與另外兩名同修一起製作大法真相條幅「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等,我們把條幅掛滿了大街小巷,也到附近的城鎮鄉村去掛。有時自己在家裏用小型佳能打印機打一些「法輪大法好」,「善惡有報是天理」等小紙條,發給認識的同修到處粘貼。

二零零一年,我們的資料點被抄,同修被抓,真相資料一下子變得匱乏,我們只好加倍做大法真相條幅來證實大法。二零零二年,製作條幅小組的一同修被抓,另一同修被迫流離失所,我成了一隻孤雁,倍感同修們在一起共同證實法的可貴。對同修的思念真是無以言表,不是眼睛在掉淚而是心在流淚,深感無助。那時還不知道發正念,只是無時無刻不在想著被惡徒抓走的同修們,怎樣少遭受迫害,何時能歸來一起證實大法。一天晚上,夢見我和許多同修在一起做真相資料、掛條幅,真相、條幅非常壯觀,耀眼,氣氛溶洽,同修們個個笑容滿面。我明白了是師父鼓勵我,讓我想辦法繼續做真相資料,儘管夢中同修都在獄中,但這件事情不能中斷,師父告訴我不能懈怠,不能等待;我不能總以孤雁難飛為由停步不前,師父在點化我去掉人的觀念,要我頂起一片天。

我馬上行動起來,購買了必需的設備,經過一些準備,我的家庭小資料點初具規模,可以嘗試運作啦。可是我沒有經驗,又不能與任何人切磋,再加上邪魔爛鬼的干擾,每一步都困難重重,有時犯愁,真是不知該怎麼辦。我只能自己摸索,認真閱讀所有機器的說明書,汲取一次次失敗的教訓,一點一點捉摸。就這樣,經過一段時間的艱苦奮戰,資料點終於能正常運轉了。我終於能自己製作供二十幾個同修講真相使用的資料,並能及時把師父在各地講法和經文遞到同修手中了。

雖然做出來的真相資料有欠缺,但從同修們說,在這黑雲壓頂時,能及時看到師父的各地講法和經文,那比甚麼都重要,都高興。聽到這些,慢慢的我內心有一種無以言表的喜悅也有一種說不出的美滋滋的感覺。好在我很快意識到,這是自己的歡喜心和顯示心起來了,於是提醒自己,大法修煉是嚴肅的,任何執著都必須去掉,否則被魔利用,後果可想而知。我必須確保資料點穩步正常運行。

一年以後,資料點覆蓋的面越來越大,需要資料的人數增多,工作量大增,相對資金需要量也大了,給我在各個方面都帶來了壓力。可每想到同修的渴望、期待,我真是無法回絕。我堅信有師父的加持,有法在,我一定能頂下去。在我能支撐的情況下,決不收同修們省吃儉用的一分錢。同修們多次傳遞給我的資金我全部謝絕,並讓轉遞的同修馬上返還給大家。

隨著時間的推移,積累了一些經驗,資料和經文做得比以前美觀多了,並且還可以大量製作精美的真相護身符了。開始幾年我用的是噴墨打印機,速度比較慢,學法煉功時間比較緊張,加上家務、單位的工作,說是「通宵達旦」一點也不為過。有時身體很疲憊,就請師父加持我,不論做甚麼都一邊做,一邊默念「法輪大法好」,念正法口訣。後來,在邪惡的干擾下,一些資料點被破壞了。這樣一來,我的工作量更大。每週印製二十五套《明慧週刊》,小冊子幾百本,真相資料更多達幾千份,每逢所謂的「敏感日」,還要抽出時間製作一些條幅去震懾邪惡。隨著工作量的增加,我又購買了激光打印機,再重新理順、摸索經驗與技巧。要完全駕馭這些設備,也同樣需要付出艱辛和痛苦。我個人的經濟條件已經不可能維持這個點的運行,這時才不得不把同修們傳遞過來的資金留下來。

要保持資料點穩定運轉,必須正念足;徹底去掉歡喜心、顯示心;大法弟子的資金必須真正用在講真相、救度眾生上;自己的言行必須理智清醒,要清楚的知道,一切都是師父在做,自己只是利用常人的能力動動手腦而已,真正的力量來自大法。這一點我是體會頗深。

在《九評共產黨》問世不久,為了清除惡黨邪靈救度眾生,我開始大量印製《九評》。有一次,做到半夜十二點,發完正念,躺在床上睡過去了,滿地的東西都沒有收拾。就在睡的正香甜的時候,一雙溫暖的大手撫著我的頭,輕輕呼喚我的小名,說:「起來吧,還有事呢。」這時我雖然一驚,知道是師父在叫我。可我睡意正濃,不爭氣地說:師父,我太累了,讓我睡一會兒吧!翻身又睡過去了。可我馬上很清楚的聽見機器的啟動聲,聲音特大,我猛的坐起,定神一看,機器沒啟動。我深感師父的用心良苦,自己愧對師父,愧對大法,愧對眾生。看一下時間,恰好是下半夜三點半,我把剩下的所有工作順利完成,正好到該去上班時間。

我們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徒,在八年救度眾生的風風雨雨中走到今天。對我而言,能毫不動搖的走到這一步,有師尊的關懷、鼓勵、呵護,也有同修的關心和協助,更有家人的支持、理解和幫助,我自知道感恩。我也體會到,大法弟子一定要修好自己,才能圓容好各個方面的關係,體現出大法弟子的威德。堅信師父,堅信法,按照師父安排的修煉之路,堅定不移的走下去,這樣,任何外來邪惡因素都無法干擾和考驗我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