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和同修探討學生的學習問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六日】我也是身在大陸的學生,關於如何對待學習,師尊講的已經非常明白了。學生就是要認真對待學習,就應該學習好。大法弟子不是應該無條件的按照大法的標準去做嗎?當我們遇到甚麼事不知怎麼做時,一定是自己有執著。目前在大陸還有政治課,我覺的可以就把它當作跟別的課一樣的學。我們都知道沒有邪黨就沒有大陸的這種政治課,可是邪黨甚麼時候消失?至少在法正人間之前,不會因為影響我們今天的學習就馬上讓它消失。

邪黨是為大法弟子而存在的,否則一天也不讓它存在,馬上讓它倒(當然這是舊勢力的邪惡安排)。這位同修在這個問題上的狀態和我去年考試前的狀態很像,自己沒明白法理就過不去,心裏就煩。其實煩本身就不對了,就是有要提高的了。我們就是在常人社會中修,很多事都不應侷限於應該怎麼做和不應該怎麼做,這麼做那麼做當中提高的是我們的心性。要說應該做甚麼,師父告訴我們大法弟子當前最重要的事就是救人。如果通過政治課能把政治老師救了,能把學校的同學乃至同學家長救了,不是把「不好」變成了「大好事」嗎?

上次考試前我的同學叫我一起去報政治課的補習班。我一聽,馬上說:「我不去」,原因就跟這位同修想法一樣:邪黨的東西我才不要呢,寧願考不好也不要背那些東西。還認為這是最大限度的放下自我了:看,我寧願不要我的前程也不要它,我要最大限度的放棄人的東西。可是,通過一年的學法修煉,才發現那樣做恰恰不是真的放下自我而是真的沒放下自我。為甚麼呢?下面大概說說這次的做法,原因不用我說,同修自然能看出來。

我這次報了個政治班,當坐到那裏聽課時我就不斷的發正念清理邪靈爛鬼,這樣做不是為了邪靈不干擾到我(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我比它已經高出不知道多少了,它搆不著我),而是不要干擾世人、眾生。其實講課的政治老師也會說邪黨如何如何不好的,人明白那面也知道它是甚麼東西,但是作為政治老師這個職業也要掙錢吃飯,所以就教大家如何不用管它的理論就能應付它那些題。

課間時我就跟坐在旁邊的人講《九評》,幾乎不用別的話題,直接講「三退」,發現好多大學生還根本不知道三退的事,而且相當反感政治課。上課時看到坐在那裏的幾百人,想到師父說的這些生命的來源,曾經都是各個世界的王啊主啊,現在卻在這裏無可奈何的上課,想著他們如何才能得救,眼淚都要出來了,我第一次體會到慈悲對待眾生的感覺,甚麼「上這政治課會不會影響我」之類的想法,不知道甚麼時候已經完全沒有了。

回家就找到同修交流如何配合救度這些與我們有緣的生命,最後決定由三個同修在最後一節課下課時去發盤,另外的同修配合發正念。最後一節課時我發正念時想:「解體操控世人的一切邪惡,讓他們接受真相從而能得救。」有了救度眾生的願望師父就給弟子們安排了最好的。之前每次上下課時只開一個最多兩個門,最後一天上課時突然開了三個門,三個同修正好合適!幾分鐘的時間不到兩百張光盤全都到了世人手中。聽發盤的同修說常人都是搶著要的。

同修啊!咱們不是要為別人著想嗎?我們不想要政治課,世人也是真的不想要政治課啊。我們不能以「我」想不想如何如何就迴避某些事,而要以眾生需要我們為他們做甚麼為衡量標準啊。師父說:「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世人上政治課也是沒有辦法,作為大法弟子我們就把有人的地方都當作我們救人的好場所,哪裏都一樣,不管我們做甚麼,只要我們的心是用在救人上,做事情的出發點是為了眾生的就是好的。跳出自我狹隘框框快快「搶人、救人」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