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一切機會講真相、勸「三退」、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二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從得法那時起,大法的神奇就在我身上顯現。我原來患的嚴重貧血、神經官能症和大腸潰瘍等疾病全不翼而飛了。直到二零零五年醫院給我判了死刑──肝癌,才知道是後來修煉不精進,一些關沒過好,走了彎路造成的。有一天半夜睡覺,就覺右肝部像拔火罐似的,將我皮膚吸起半尺多高,連人都快吸起來了,然後「啪」地返回原位,從此肝癌神奇般消失了。是師尊以巨大的承受,再次給我新生。至今我無病一身輕,六七十歲的人,走多遠、上多高樓也不累。每每想起師尊救命之恩,真是無法用語言表達,唯有不斷精進做好三件事,才不負師尊厚望和自己的使命。

九九年「七二零」,惡黨誹謗大法,像天塌似的。當時我悟性很差,沒到北京去證實法,就在當地利用做生意的機會,現身說法,講大法祛病健身奇效和使人道德回升的美好,揭惡黨謊言。二零零零年以後隨著正法深入,我就發資料、掛橫幅、自籌資金複印資料發往鄉鎮。一天中午我腰紮、手提真相資料到鄰縣,剛把資料交給同修,就被惡人舉報,在師尊呵護下,我智慧的躲過惡警安全返回。回家後在陽台上,看到西邊大半天的神佛、菩薩張嘴在朝我笑,我知道這是師父和正神在鼓勵我。

《向世間轉輪》和《九評共產黨》發表後,我開始傳《九評》、勸「三退」。我勸「三退」起步晚,開始時先從親友講,然後找熟人退,隨後見人就講。不論走哪就把大法真相講到哪、勸「三退」勸到哪。開始是逐個退,後經常一家家退,三五成群退,而且很順利,最多一天退了五六十人,少時也退了三個五個、十個八個的,就連惡黨市委、市政府、公安局、檢察院等單位的一些人和離退休幹部,我都把他們給退了。還有市場賣米買米的、賣菜買菜的,醫院的醫生護士和病人,騎車走路的,田間地頭的,我粗算了一下,從開始到現在,約給三千人退了邪黨組織。

下面說一下勸「三退」的一些體會。零五年十月我去鄰縣做生意,途中遇到七八個官兵,在路邊幹活。開始我打算擦肩而過,但轉念一想不對,這是怕心作怪,要修掉它。師父在《洪吟二》〈快講〉中說「大法徒講真相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我想讓我看到不是偶然的,這是師父賜給我救眾生的機緣,於是我提前下了車。在招呼他們坐下後,我問他們家鄉有沒有學法輪功的,接著我給他們講大法在中國大陸受迫害的真相,還沒等我講完,一個當官的就打斷我的話,說起惡黨誣蔑大法的「天安門自焚」謊言。我也不和他爭辯,指著他們幾個軍人坐著的姿勢說,你們知道自焚裏有個王進東嗎,他打坐的姿勢就是你們這樣式的,再看看我們法輪功人是怎麼打坐的吧。於是我就把法輪大法修煉者打坐雙盤腿演示給他們看,還將「自焚」過程中王進東身上著火,頭髮、眉毛和雪碧瓶卻完好無損;劉春玲是當場被人打死,並非燒死等一些疑點說給他們聽,很快打開了他們的心結,他們開始覺醒了:「啊,原來天安門自焚是假的喲」。於是我趁熱打鐵,給他們講邪黨執政後,就是依靠謊言和暴力害死八千萬同胞,比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還多,禍國殃民,天怒人怨。天滅中共在即,快退黨團隊保命。一席話說的他們如夢方醒,連聲說:退!退!退!就這樣七、八個官兵都退了。

利用下鄉售貨,給村支書勸三退。零五年十二月我到一鄉村售貨,那裏同修說他們村支書是老頑固,活鐵嘴,要我幫著勸退。那天正好下雪,回不了家就住下了。第二天一早我就上支書家,正巧他從地裏剛回,準備吃飯,我們就聊起來。我跟他說,你黨文化灌的太多,今天我要救你。於是我給他講,我師父是來度人的,現在天要滅中共,「三退」保命等。沒等我說完,他就講惡黨那一套,甚麼「天安門自焚」、「四二五圍攻中南海」和「退黨就是反黨」等,真是中毒太深。於是我就認真給他做了解答,末了他還不肯退,但是他沒顯的不耐煩,說明我們給他清除了很多毒素,已經聽進去了,於是就說下次再來。到第二年正月,我履行諾言邀同修上他家勸「三退」。這回他沒說別的,只說「你們法輪功講,一人煉功全家受益,可我沒有(他妻子也煉功,但不精進),小兒子經常生病」。我首先當著他的面問其妻「你精進了嗎,每天三件事做好了嗎」,妻連連搖頭。接著我回頭對他講,我們這麼多人又來叫你退黨保命,讓你將來得福報,這不是叫你受益嗎?說到這他疙瘩解開了,當即拿筆寫了真實姓名,退黨了。

逢年過節,是我們救人的好機會。今年大年初二是我父親去世周年。頭天我把傳單準備好,初二凌晨打坐煉功時,我看到身前不遠,一個身穿金甲的護法神,手拿一柄長柄大刀,在我前面橫掃一下,就把我前面的魔清除了。我知道是師父鼓勵我,下鄉要大膽講真相,我正念更強了,發完六點正念,就出發了。一路上邊走邊發資料,發了一天,不知走了多少路,傍晚趕到老家。酒席上,我又向親友發真相資料,勸「三退」,這一次就退了四五十人。

戲場人較集中,是我講真相好場所。零七年二月鄰村在唱古裝戲,由於我心純念正,同時發正念,清除戲場內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結果我一去就給兩人退了黨,還給一家好幾個人退了團隊。清明節,我老家在唱古裝戲。我又帶真相資料和護身符挨個給鄉親們發,並勸「三退」,最後連戲班子的人也給「三退」了。

在大庭廣眾發資料,勸「三退」,開始還真有些怕。但經過向內找,發現怕心後面是私心,自我保護的常人心。我就以師尊在《佛性無漏》經文中「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教導來鞭策自己,同時加強發正念,請師尊加持,後來也就膽大了,當然也要理智。還有為了保證講真相、勸「三退」能做好,我平時除下鄉外,每天下午學法;早上六點發正念後,做家務、外出講真相勸「三退」;晚上有時發資料、貼不乾膠;再有時間就看經文、《明慧週刊》等。因此每到講真相,勸「三退」時,基本上都能心裏踏實,運用自如。

近年來,我深深體會到,講真相、勸「三退」的過程,也是不斷學法修心的過程。只要法學好,心性到位,正念很強,就能救更多的人。其實「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