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闖過病魔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日】

  • 正念正行闖過病魔關

  • 常常發正念的點滴體會

  • 正念正行闖過病魔關

    受《明慧週刊》上同修文章的啟發,我也想把自己闖過病魔關的經歷和體會寫出來,希望對還在病魔干擾中煎熬的同修有所啟發。

    陰曆七月初一,有一位同修來我家按門鈴電話,當時是我外孫接的,我要去接他不讓我接,下意識的我從窗口往外看,一輛警車在門旁停著(其實,我們生活小區有好幾個警察司機,把車停在小區內)我誤認為外孫不讓接電話是和警察說話,內心一動,怕心上來了,正念也忘了,讓邪惡鑽了空子。

    後來我悟到不應該動心,有怕心不就是執著心嗎?常人心嗎?那不就是常人狀態,常人就應該生老病死。大約在當天三、四點鐘,我突然感到腰腿疼,像腰椎盤脫出一樣,實際比那還嚴重。我躺在床上,覺的翻身都很困難,上廁所拄著棒子都蹲不下去。我精神有點緊張,並感到它的嚴重性,明擺著是邪惡因素對我肉身的干擾。我一邊向內找,一邊求師父加持並向邪惡發正念,哪地方疼就往那地方發,一思一念都在鏟除邪惡因素。

    第二天三點多我起床煉動功靜功,起床也是很困難的,做第四套功法時根本彎不了腰。第三天早上三點十分開始往起伸腰,四點了才下了床站起來,走路都拄著棒子,我也堅持煉完了動功、靜功和發正念;白天學法。

    我想我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大法弟子不用拄棒子,把棒子一扔也能走了,但需要彎點腰才行。我去菜市場買菜並講真相,身體上的情況一星期後好多了,一個月後,一點毛病都沒有了。如果我躺在床上很可能就得癱在床上起不來了。當兩腿支不起身體時我想:我是煉功人,有師在有法在我不怕,我能走,這不是病,否定舊勢力一切安排。我真的神奇般的能走了。我沒躺一天。

    其實,實際情況比我寫的嚴重得多,由於水平有限,不能夠生動的描述,親身感受到了體會才深。

    希望還被病魔干擾的同修別把自己當病人,努力做好三件事,心性上來了,干擾也就清除了。


    常常發正念的點滴體會

    文/河北大法弟子

    我在一九九九年得法,自從師父叫發正念以後,我就每時每刻都在心裏發正念。有時間我就走到迫害過大法弟子的鄉、鎮、派出所、公安局、廣播局、法院、檢察院、縣委、居委會等一些地方發正念。用意念在每個大門邊寫上發正念口訣,然後在半空再寫上「滅」字,叫邪惡的東西全部滅掉。

    我有時看到新聞聯播時,就發正念的時候,新聞內容不看,就是近距離發正念。

    邪黨十七大召開的前幾天,我送孩子去幼兒園,看見路中間都是掛的歌頌邪黨的標語。我就一邊走一邊在每個條幅上寫上「滅」字,到家發正念也都鏟除它。結果不兩天我看見那些條幅陸續的在中間出現口子,然後陸續都斷了。有一條條幅出現一個大口子,還沒有斷。這是我自己的心促成的,因上面寫的是「××黨萬歲」,看見後心裏反感,執著叫它快點斷,結果起了反作用。

    這是我的一些做法,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