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工業大學教師莊偃紅第六次被綁架,再遭勞教(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九日】初冬的北京,冷雨飄過氣溫驟降。北京工業大學教師、大法弟子莊偃紅,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被惡警第六次綁架、非法關押在豐台區看守所。

莊偃紅被綁架時連警察也說「沒有證據」,而當時北工大教室內,學生們正等著她上課。父母委託律師給女兒做拘留期間的法律諮詢,但公安局卻違法地不准律師和與其見面,剝奪雙方的會見權。

近日有消息說,莊偃紅又被非法勞教二年,目前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


北京大法弟子莊偃紅

莊偃紅,女,四十八歲,北京大學哲學系本科畢業,後又在中國人民大學攻讀倫理學專業碩士研究生,畢業後在北京工業大學人文社科學院任教。一九九四年三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因堅持信仰屢遭迫害。

莊偃紅天生只有一個腎臟,自幼體弱多病,特別是她的偏頭痛,一疼起來非得吃含有嗎啡的止痛藥不可。當年到北工大任教之後,由於她的多病,幾乎每個學期都不能按時完成教學工作量,更別提其它的科研項目了。是修煉法輪大法,使莊偃紅的身體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她不僅已經能如數完成教學工作量,還接了許多科研項目。現在莊偃紅年邁的父母非常擔心,如果不能堅持煉功,莊偃紅的身體也許會回到從前的模樣,復發腎炎甚或導致尿毒症。更令人憂慮的是:北京女子勞教所裏迫害每天都在繼續著……

這次北京公安採用卑鄙的非法騙捕手段,於九月十一日早晨八點左右,公安先是進入北京工業大學教師住宅樓,朝陽區五十號一層物業辦公室,勒令關閉樓內莊偃紅老師家的電路,誘騙莊偃紅到物業詢問情況時,將其綁架,同時非法抄家。

一兩天之後,惡警在家中無人的情況下,又一次進行非法抄家,抄家時非常野蠻,家被抄查的一片狼藉,混亂不堪,就像進來過土匪。至惡黨迫害法輪功以來,這已是莊偃紅第六次被綁架了。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被迫在外流離失所的莊偃紅,被昌平公安分局非法抓捕,關押在昌平拘留所,遭到多次毆打。莊偃紅以絕食表示抗爭,又多次遭到野蠻灌食:被拘留所不法人員打倒,在地上拖拉,多人按住四肢和腹部,擊打頭部和臉部,強行將鼻飼的管子插入體內,導致咽喉部位多處戳破,吐血和粘液不止。

二零零二年一月,莊偃紅被轉至北京市公安局的「法制培訓中心」強制洗腦,晝夜遭到多人不停的輪番圍攻、辱罵等精神折磨,並被體罰,二十多天不許睡覺,每天只准在清晨睡上一至二個小時。

自零二年初起,莊偃紅被長期單獨關押在所謂「法制培訓中心」一間狹小的禁閉室裏,達半年之久,「法制培訓中心」禁閉室僅有約二米長,一點五米寬,前後都是密封的大鐵門。關在其中的人不被給予一個人存活的起碼條件:炎熱的盛夏,室外氣溫高達攝氏四十度以上,室內悶熱的令人窒息,心跳、呼吸都很困難。當莊偃紅要求門外站崗的武警開一點小窗口通風時,回答是:奉上級旨意不允許,只能這樣熬著,實在不行了就叫大夫來給打針,吃藥。幾週後,警方怕出事,才每天開一會兒朝向樓道內的門上的天窗,也只給開一條大縫。

被關押在所謂「法制培訓中心」的大法弟子的待遇,連拘留所和監獄中的犯人都不如,洗漱、上廁所均在禁閉室內,每一個舉動的變化都要向站崗的武警喊「報告」,獲准後方可做。其餘時間只許在鋪板上「端坐」,稍不服從就會遭到辱罵、訓斥、刁難。莊偃紅與外界處於完全封閉隔絕的狀態,不許與室外任何人員說話,不准寫信或捎口信給家人,其家人半年之中得不到任何有關音訊,生死不明,身心受到嚴重的刺激和損害。

半年多的非法關押使得莊偃紅身體狀況變得十分衰弱,出來後的二、三個月內,腎功能和腸胃功能極度低下,每天只能極少量的進水、進食,體檢結果血壓、血糖均不正常。而且反應遲鈍,記憶力減退,語言表達不暢,足見精神和心理受到了嚴重的刺激和摧殘。經數月學法煉功,才漸漸恢復到基本常態。

這次,莊偃紅在被綁架前一直在正常工作,教學任務非常繁重,她的工作受到學生和同事的好評,邪惡的綁架暴行嚴重擾亂了正常的教學秩序。莊偃紅的父母已年邁,身體都不好,特別是莊父身患癌症,女兒被突然綁架使老人受到極大打擊。家裏父母兩天後才被豐台拘留所告知「莊偃紅煉法輪功被拘留了」。

目前莊偃紅被非法判處二年勞動教養、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我們呼籲善良之士關注莊偃紅、關注惡黨不法人員在北京迫害大法弟子的新暴行。

北京豐台區公安局電話:010--63811992,010--63897701,看守所:010--83680063。

地址:北京女子勞教所八大隊 郵編:102609
電話:010-60278899-5819/6139(只能通過這個電話轉)
所長:朱、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