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三退」的一點經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日】假期回東北老家乘計程車時勸司機退出共產邪黨,有時候路程比較近,就開門見山的問對方是否知道「三退」的事,對方一般會追問緣由,我就概述中共邪黨自一九四九年來通過各種政治運動屠殺八千萬中國人,比日本人殺的中國人還多;一九八九年屠殺在天安門請願的大學生;一九九九年開始鎮壓法輪功,迫害法輪功學員,造下了滔天罪惡,善惡有報是天理,現在神要淘汰它,如果入了黨團隊就趕快退出來吧,保平安。對方一般是答應的。

有一次乘車,司機聽我簡單的講了三退的事,就說:我早就知道共產黨不是東西,就說人家法輪功吧,在國際上威望那麼高,怎麼中國就不讓煉呢?現在乘客坐我的車,我都跟他們罵共產黨。──接著我勸他退出來,他同意了,很開心的要我留個電話給他,說以後再探討交流。

還有一天晚上,跟同修一起乘計程車回家,講到退黨的事,才講了一個開頭,司機就說:「要是退黨能到另一個世界裏去,我舉雙手贊成!」我們就說退黨是保平安的,勸他退出來,他同意了。他說:其實我對法輪功印象很好,法輪功,挺了不起。接著問我和同修是不是有甚麼信仰,同修說:「我就是煉法輪功的,你就記住法輪大法好吧!」之後司機向我們要了電話號碼,希望以後能聯繫。

我有個朋友是常人中很講義氣的人,我勸他「三退」時告訴他退黨是正義的,是支持正義,他一下子就同意了,並讓我幫他把他屬下的幾個人也退了。我只退了他自己的,直到他把那幾個屬下勸退了,我才給他們發聲明。

以前總覺的在東北勸「三退」容易,認為東北同修做的好,講真相講的到位,所以東北地區的常人容易接受「三退」,總用人的觀念認為南方人思想複雜不好講。後來回到南方,乘計程車時給司機講「三退」的事,告訴他法輪功在遭受迫害的八年裏,在國外獲得兩千多項褒獎。他問:「為甚麼?」我說,因為法輪功在被迫害期間從來沒有使用過暴力,一直都是和平的、慈善的制止迫害。後來我說:「你得退出來呀!退出來吧!」他說:「好。」我問了他的姓,幫他退出來了。在去深圳的大巴上勸一個年輕人退團,他同意了,說謝謝。買手機的時候,遇到一個年輕的老闆,跟他講三退,他只是笑,勸他退出來,他說:「我不相信這些。」我就看著他的眼睛,很認真的說:「……見到就是緣份,你得退出來。」他原本嬉皮笑臉的,突然懇摯起來,點頭說:「好。」我問他姓甚麼,他告訴了我,我就用他的姓幫他退出來了。──這些都使我反省,看到自己用觀念把人按地域區別對待是非常可笑的。

在所有勸「三退」的過程中,只要是心很純淨,真心救人,對方是容易接受的。那麼我以後再勸常人「三退」,就真得按照師父的要求,講一個就叫他明白一個,要嚴肅的對待,不能求效果和數量。真正明白的常人不僅有未來,他們還會正面的傳遞真相,這將為他們的未來奠定一個較好的基礎。

另外,關於用紙幣傳遞真相,一開始我有顧慮心,現在沒有了,是在反覆背《洪吟二》時被師父消去的。

起初在百元鈔票上寫「退黨」兩個字,收錢的人看見了也不說甚麼。但是一旦我有甚麼顧慮心,收款的人就一定會問是誰寫的,那時候我做的不好,沒有利用這個機會講真相,只是站在旁邊靜靜的發正念。現在經過不斷的學法我才明白應該在常人有疑惑的時候講真相,真心的救他,但是他們就像沒看見我給的錢上印的字似的,甚麼都不問。所以我就想著要不然創造一個說話的機會吧,就在一次乘公共汽車的時候把印著「天滅共產黨,退黨保平安」字樣的紙幣遞給售票員,一心希望她看見上面的字就問起來,或者把錢退給我,那時候,我就藉著這個機會講退黨的事了,但是沒有,售票員好像甚麼都沒看見。我就在想:這種做法也是一個有求的心嗎?好像不是吧。

很多時候,印著退黨信息的錢雖然是花出去了,可是總是感到遺憾,以後我會利用好紙幣講真相救人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