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文化】豁達心胸 不妒不嫉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五日】古人說:「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無慾則剛。」以寬宏大度的態度去對待別人,是一種美德、一種風度、一種仁愛無私的境界。人生之路需要寬以待人,成功之路更需寬以待人。

敢容超過自己的人,北宋文壇領袖歐陽修便是這一信條的實踐者。他對蘇軾的推舉便是一個例證。史載,嘉祐二年二月,歐陽修以翰林學士身份任主考官。當他閱到《刑賞忠厚論》這篇文章時,十分高興,便準備取為第一。由於考卷上考生的名字是封住的,歐陽修以為這文章是他的學生曾鞏寫的,為了避嫌,便只取為第二名進士。《刑賞忠厚論》其實是時年二十歲的蘇軾寫的,蘇軾在考試中顯現了他卓越的才學,以後又在殿試中得中。蘇軾對主考官很是佩服,以後又送了幾篇文章請歐陽修指點。

歐陽修得知《刑賞忠厚論》不是他的弟子曾鞏寫的,而是初出茅廬的蘇軾所寫,心裏覺的很對不住蘇軾,竟讓他屈居第二。他看到蘇軾以後送來的文章更是讚歎不已,於是寫信給當時名望頗高的梅堯臣說:「蘇軾的文章實在是好,老夫當避路,讓他出一頭地。可喜!可喜!」蘇軾得到歐陽修等文壇名流的指點,文章越來越好,後來果然出人頭地。

有人對歐陽修說:「蘇軾才學極富,若公識拔此人,只怕十年之後,天下人只知蘇軾而不知有公。」歐陽修一笑了之,以敢容的胸懷、由衷希望別人進步、成長、超過自己的曠達心境,扶植了蘇軾、曾鞏、蘇轍等人,為北宋文壇的繁榮奠定了基礎,後來幾人都成為「唐宋八大家」之一。

至和元年八月,宋仁宗將歐陽修調到秘書省太史局與宋祁同修《新唐書》。書成後,按慣例書前只署史局內官位最高者一人的名字。當時歐陽修比宋祁的官位高,因此,御史決定《新唐書》只署歐陽修一人的姓名。但歐陽修卻說:「宋公於《列傳》亦功深者,為日且久,豈可掩而奪其功乎?」宋祁知道後很受感動。歐陽修謙讓、不奪人功、能納百川的胸懷,贏得了後人的尊敬。

胸懷寬廣的人,他們為崇高的理想而付出,以天下為己任,「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視名利淡如水,把榮辱化煙雲,遇挫折不灰心,逢得意不輕浮,處逆境仍從容,有「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心境,有「山臨絕頂我為峰」的瀟洒,有「梅花傲雪姿更豔」的高潔。

相反,心胸狹窄的人,妒嫉、自私、鼠目寸光,為了區區小事斤斤計較。他們今天害怕誰超過自己,明天又擔心誰走在他前頭,一生不得安寧。更有甚者,在妒嫉心驅使下誣陷好人,壞事做盡,他們縱然得勢於一時,最終只能使自己成為孤家寡人,必定逃脫不了歷史的懲罰。

例如唐代奸臣李林甫知道自己在朝廷中名聲不好,凡是大臣中能力比他強和受到唐玄宗重視的官員,「必欲百般去之」。他陰險狡詐,表面上甜言蜜語相結交,背後卻陰謀暗害,時人稱他「口蜜腹劍」。同時為相的張九齡、裴耀卿、李適之等忠臣先後被他排擠罷相。為了專權固位,他竭力阻塞言路,誣陷好人,屢興大獄,排除異己。

有一次,唐玄宗在勤政樓上隔著簾子眺望,兵部侍郎盧絢騎馬經過樓下。唐玄宗看到盧絢風度很好,隨口讚賞幾句。第二天,李林甫得知這件事,就把盧絢降職為華州刺史。盧絢到任不久,又被誣說他身體有病不稱職,再次降職。

李林甫當了十九年宰相,一個個有才能的正直的大臣全都遭到排斥,或殺或貶,一批批鑽營拍馬的小人都受到重用提拔。李林甫專權跋扈、禍國殃民,這個時期,「開元之治」的繁榮景象已盪毀無存,接著出現的就是「天寶之亂」(天寶是唐玄宗後期的年號)。李林甫死後,人們才鬆了一口氣,都罵他「死有餘辜」。這時多人告發李林甫與番將阿布思謀反,唐玄宗遂追削李林甫官爵,籍沒其家產,子婿流配。人們都說李林甫「惡有惡報」,罪有應得。

我們中華民族歷來以善良、寬厚著稱,以寬容為美德,以妒嫉為可恥。只有具備豁達的心胸和容人的雅量,才能給人以溫暖、感化和醒悟。因為這是善的力量,它可以觸動生命的本質,可以解體一切不正,可以無所不包和無所不能,正如哲人所說:比陸地寬廣的是海洋,比海洋寬廣的是天空,比天空寬廣的是人的胸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