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的鼓勵與呵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三日】我被非法關押回家後,從惡警處要回了我的電腦和其它一些物品,其中包括空錢包。剛拿到這些東西時,我對每一個從魔窟出來的東西都是謹慎的翻了又翻,防止他們會在某個裏面加入竊聽器之類的東西,這個錢包也不例外。

後來我又一次遠離家鄉,帶著這只錢包,每天使用,從來沒有發現甚麼異常。有一天晚上,我突然注意到錢包的一個夾層明顯的有一點點的鼓。幾個月前,我也曾意外發現這個地方有點鼓,當時用手仔細摸了摸,也沒有發現甚麼東西。後來它又平了。今天怎麼又鼓了?我挺好奇的又把手指頭伸進去,一下掏出一個金色的鈕釦一樣的東西來。心裏越發好奇了:怎麼會有一個金色的扣子呢?邊想邊把它翻轉過來。

思維在那一瞬間停滯了:竟然是那枚法輪章!那枚被壞人抄家抄走的小法輪章!當時的心情無法表述。這枚小法輪章是一位同修在艱難的環境下保護下來並轉贈於我的。

幾年前,有一次我去這位曾經多次被邪惡抄過家的同修家中,他看到我過去,馬上站起來從門上邊摸出這枚法輪章來,一枚底色類似白色的、精緻的小法輪章,說:這是他們專門為我留的,因知道我得法晚,不可能有這個。難以想像在那樣的環境下他們是冒著甚麼樣的凶險留下這枚法輪章的。後來這枚小法輪章跟隨我輾轉多個地方,兩年前在我被邪惡綁架後,被它們抄家抄走了。可今天,他又回來了。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鼓勵我好好修煉,師父從沒有放棄過我,一直在看護著我。

在魔窟中被邪惡從頭髮到腳趾頭的幾個月的殘酷迫害,身體的每個部位幾乎都受到了不同成度的重創。剛出來的時候,我那原本因修大法健康的身體徹底垮了似的。整個身體都在無休止的遭受著病痛的折磨。曾經被折磨的失去知覺而跛了的左腳雖然好了,可是左腿卻經常突如其來的、莫名的劇痛,每次疼痛上來,即使在下雪的冬天我也會全身冒汗,然後一動都不敢動,雖然每次疼痛不過持續幾分鐘或十幾分鐘,可那種痛苦卻是徹骨的。整個胸、腹腔如空了一樣,每時每刻都在疼痛,這種疼痛嚴重的時候,我覺的胸、腹腔好像要裂開了,有好幾次我因為疼痛而不能移動。我不能長時間的坐著,坐一小會便要找東西靠下來,否則痛的無法忍受。我不停的學法、背法,用了幾個月的時間背會了《轉法輪》,在這個過程中身體也在逐漸的恢復,但是一直不能全好,只是疼痛的範圍一直縮小,疼痛的成度一直在減弱。一年多後基本已經沒有大礙了,只是右胸腔的疼痛還沒有完全消失。

不久前,右胸腹相連的地方又莫名的疼痛起來,並且還很嚴重,每天都在折磨我,持續了幾天也沒有緩解的跡象。有一天晚上,我發完十二點的正念躺下休息,以往要不了一分鐘便能入睡的人,那天卻不知為甚麼幾分鐘了還清醒著。

忽然我清楚的感到自己的腳開始往上飛,一點點的飛高,並且急速的螺旋式的旋轉,然後整個身體像倒立一樣。我感覺自己進入了一個很深的空間,不是躺在床上了,而是在虛空中,然後伸過來一雙巨大而有力的手,我清楚的意識到這是師父的手,但是卻沒有看見師父。這雙手握住我的雙腳用力捏,並向上捏我的腿,然後雙手按在那個折磨我幾天的痛處,用力的往下壓。我的意識很清楚,但是身體卻像被定住了一樣,一動也動不了,持續了十幾分鐘,然後我被從那個狀態中送回來,幾分鐘後,我酣然入夢。第二天早上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摸一下那個被師父調整過的地方:一點也不痛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