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救度眾生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日】我在勸三退方面做的比較順利,可能是因為這些年一直在講大法真相,打下了一些基礎,也可能與我自己的經歷有關。

我記事兒的時候,正是土改時期,我們家被共產邪黨掃地出門。上學時,又因所謂的成份問題被大學拒之門外,精神上受了很大的刺激,落下一身病,四十三歲就打勞保,老伴開玩笑,給我起了個綽號「十不全」。我的病,後來醫院都不收治了,只能等死。是師父給了我一個好的身體,我們全家人都感激和尊敬師父。不管在甚麼惡劣的情況下,全家人都很支持我。我們全家都參加過師父的親授班。

一九九九年中共邪黨對大法開始迫害後,我因兩次進京講真相,被惡警非法關進戒毒所、 拘留所、教養院等地進行迫害。二零零四年四月,又因講真相被非法判勞教兩年,但在師父的呵護下正念闖出,可是卻被停發工資至今。所以,我對共產邪黨的本質有著深刻的認識。

剛開始發九評講三退的時候,障礙較少,效果也不錯。我就是聽師父的話,師父叫我怎麼做,我就怎麼做。在大法遭受迫害後,師父每次講法都教我們如何講真相、救度眾生。我就想,同修們都很有能力,對大法的理解也很深,他們做著各種重要的項目;我年齡又大,也做不了其它項目,可是講真相、發資料,誰都能做,那我就好好講真相,在這方面多用心,把我這點能力都用上去,多多的救度眾生。

師父說「大法弟子已經成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而且每一位眾生都是一個天國世界的王、主,都代表著一個天國世界。我們肩負著這麼大的歷史重任,怎能不全力的投入,怎能不把救度眾生放在最最重要的位置?

以下是我講真相去的幾類地方:

一、 到各個早市給商販講,到後來講的差不多了,就開始給買東西的人講。

二、 到火車、汽車站講。

三、 到醫院講。醫院外面的花園裏,長椅上坐著聊天、看報紙的人,他們大都是陪護、 或病情較輕的病人。我就主動靠近他們坐下,一般他們都會認為我和他們是一樣的。我就主動跟他們搭話,很關切的詢問他們的病情,然後告訴他們誠心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心誠則靈,病都能好。他們一般都很高興的接受了,再給他們一些有關大法方面資料,叫他們帶回去傳看。

四、 到工地講。民工思想單純,幾句話就講退了。根據情況,有時多講點,有時少講點,不要起貪心,注意安全,他們一般都報真名,有時來不及記名,我就叫他們大龍、二龍……,然後趕緊離開。

五、 秋天大白菜、大蘿蔔上市,我就抓住這個供菜期,一個一個車去找著講真相。這些農村人很樸實,很容易接受真相,並一個勁謝你。這樣我就把準備好的資料送給他們,讓他們帶回家,給親朋好友傳著看,讓他們回去勸親友們三退。

六、 到花園、海邊講真相。那裏遊人多,方便講真相。

七、 穿大街、走小巷。這是我基本上天天都要做的。

八、 給學生講。這是我去年增加的項目。對小學生,我這樣講:孩子,學習好不好啊?一般都說還行。我立即關心的、慈善的笑著說,不行啊,孩子!學生的天職就是搞好學習。奶奶告訴你,國外很多國家都成立了明慧學校,按照「真善忍」做個好學生,要說真話、辦真事,對人要善良,要忍耐,小同學間有點小矛盾,忍一忍就過去了,同學之間和睦相處,這樣就順應了宇宙特性,就能開發智力,學習就非常好。在問他們能不能按「真善忍」做,他們都會說能。我又問他們聽沒聽說三退,一般都說聽到過。我說,那咱們就退了,給咱們的寶貴生命保個平安。他們有的報個名就退了。個別不退的就跑開了。

給中學生和大學生講,我先問,同學聽沒聽說清華、北大、蘭州等大學,特別是蘭州,早就開始退黨、團、隊的事。如果他們說知道了,我就說,那咱們也退了,保你個平安,用小名、筆名都行,不用告訴任何人,更不用向學校聲明,心裏記住,這個黨員、團員我不要了,天滅中共,我不能做它的陪葬品。另外,還要記住「真善忍」好,做個好人。他們一般都能退。如果他說沒聽說過三退,我就給他講一些,例如,天滅中共是天意,天意不可違;再講講「藏字石」,還有一些大預言家是怎樣預言的等等。還可以說,共產邪黨政府叫人們愛黨愛國,可是邪黨的高官子弟都在國外拿著貪污來的錢享福呢。這樣講下來,一般都能接受。我發現一個問題,給大學生或知識層次較高的人講,一般單獨講效果很好,兩個以上,效果就不理想,因為他們互相戒備。另外,講真相最好也是一個人,這樣他也不戒備你。我還發現給大學生講,比較好講,儘管他們受邪黨文化教育和毒害很深,但是,他們分辨是非的能力較強,對共產邪黨的本質有著一定的了解。

以上,就是我講真相的地點和對像。我每天就像上班一樣,上午出去講真相。(下午學法、發正念,清晨煉功。)無論颳風下雨,從不耽誤,沒有節假日,沒有星期天。(配合整體做事,和極特殊情況除外)上面講的八個地方,我十多天就輪一次,學校每天至少走一個。講完,我就開始穿大街、走小巷,每天都是這樣走啊、走啊,邊走邊不停的發正念。遇到有緣人就講,就像雲遊一樣,甚麼樣的人都能遇到,甚麼樣的怪話都能聽到,甚麼樣的臉色都能看到。我始終保持心不動,總是慈悲的、微笑著和每一個有緣人講。因為我每天出來的目地就是為了救度眾生。他們都說,這老太太真善良。這兩年多,我講退的人很多,有離休的公安局長、師團級軍官、有專業軍人、有職業律師、還有編輯、教師、畫家、街頭發廣告的、清潔工人、收廢品的、居民委的、保安,等等,等等,我在講真相,勸三退的過程中,沒有社會階層的障礙。

對於同修,只要能接觸到的,我都鼓勵他們走出來講真相(師父著急啊),並把我走的路線和一點小經驗告訴他們。有願意跟我一起講的,我就和他們一起講幾天。

當然,在講真相、勸三退的過程中,也有幾次被惡人舉報。雖然在師父的呵護加持下,幾次都正念闖出,但我想畢竟是自己有漏,才發生了這種不該發生的事。回過頭來看看自己這幾年走過的路,真是像師父說的那樣──跟頭把式的, 左一跤、右一跤的走到現在。主要原因就是法學的不深,沒完全溶於法中,好多執著心去的慢;與同修相處時,沒能做到寬容、忍讓。同修給自己提出不足,總想辯解,總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強調自我。有時出現求安逸的心。所有這些執著,追根到底,就是為私為我。要知道,舊勢力每天都在虎視眈眈注視著你的一思一念,一不小心就會被鑽了空子。我要精進修煉,儘快把這些不好的心去掉。我是師父的弟子,如果我做的不好,我會用師父的大法歸正自己,而不接受任何舊勢力強加給我的東西。對照大法,做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做一個讓師父放心的大法弟子。

我在講真相、勸三退中的體會:正法的進程,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們所能做的就是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心裏裝著眾生。只要我們走出來講真相,師父的法身就會把有緣人、可救度的人帶到我們面前,給他們提供一個知道真相的機會。只要我們聽師父的話,堅持講真相,就會收到良好的效果。我幾乎每天都能體驗到師父和正法神在幫我。

最後,希望有條件的同修,都能天天走出來講真相、救度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